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23章 入赘不可能
大道惊仙 第0423章 入赘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23章入赘不可能陆离早在美婢入来前就收了皇器‘羲道斩’。

    继续装病号吧,平卧秀榻之上,身上盖着香喷喷的锦缎绵被……好象自己光溜溜的寸丝未裹。

    在美婢们大呼小叫中一阵折腾,折腾来一位美似天仙的‘小姐’来。

    这小姐颇有几分大家气势,临近榻前,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姑爷’,看到他一眼比星辰还要灿亮的眼睛时,徐秀雯的芳心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只看这双眼睛,自己就觉得捡婿这个事是靠谱儿的……

    眼是人心灵的窗户,眼里的内涵很丰富,看一眼他的眼睛就知道这个俊男是个有才华的,因为他眼神并不空洞、茫然,也没有恐惧和惊慌,可见此人是个沉得住气的‘主儿’。

    三四个美婢簇拥着小姐,一双双美眸都放出光,看意思恨不能扑上去啃陆离几口,她们可是亲手把这只‘姑爷’给洗出来的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洗了个干净,该着手的地方都着过了,那叫一个爱不释手,姑爷那皮肤,跟缎子似的……真是找遍了也没找到一个跟针眼儿大小的黑点,没有,绝对没有……

    “你叫什么?”

    徐秀雯含着一丝笑问,她俏脸也微微泛着绯色,毕竟这‘姑爷’是陌生的,哪怕被自己全看光掉了。

    如此俊美无暇似晶玉的一个男子,看着就舒心畅意了,大小姐自然有好语气好态度对他。

    “陆离。”

    “字呢?”

    “字道羲。”

    “好名,陆离陆道羲。”徐秀雯颌首,“哪里人氏?”

    “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徐大小姐有些不满,但看着他真诚的眼睛,却气不起来,便在榻边坐下来。

    “如何不知?”

    “忘了。”

    陆离淡淡含笑说。

    “不想说与我听吧?”

    徐秀雯也含着笑说。

    一个有些情急的美婢插嘴道:“赶紧说了吧,好姑爷,惹恼了小姐,竹片子伺候,你两片腚子岂不是要遭殃?”

    呃,这小妞儿倒是会为她主子造势啊?

    果然,徐大小姐微微挑了下秀眉,那意思是,你小心喽,我这婢子可没吓唬你呢。

    “呃,真记不得了,也编不出来,什么都忘了,怎么编?腚子遭殃也没奈何,只望小姐板下留情侧个……”

    噗哧。

    徐大小姐笑了,没想到他这么回答的,还叫板下留情呢,这人……诚诚君子也。

    “你身上也没有什么伤,也不象遭了劫匪的,可是把脑袋磕着碰着了?才忘了事?”徐秀雯耐心问。

    同时她也盯着陆离的眼睛,若是有意骗她,也未必就能逃过自己的细心观测。

    陆离微微摇头,“那日,天塌地陷,就看见天破了一个好大窟窿,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个,还真是意识消失前的真实写照。

    徐秀雯也没再他眼睛里看到不诚意的东西,就只能信他了。

    便道:“日后若发现你今日说词骗我,也饶不得你,一顿竹片子是少不了的。”

    “呃,好,”

    陆离回应的一个干脆利索。

    似乎一顿竹片子真没放心上,也是啊,他这身体,刀枪不入、水火不浸,竹片子算什么玩意儿?

    “可你记得自己叫什么?”

    “当然,有些东西铭刻在骨子上,如同与生俱来一般。”

    “那就敢忘了亲人这些?岂非胡言诳我?信不信我叫婢子们赏你一顿板子?”徐秀雯抓住了陆离语中漏洞,你既然说有些东西没忘,却又说忘了一切?难道你父母兄妹这些都不值得你搁在心上?

    陆离抬手揉了揉眉心,“似乎有一些记忆的,父亲叫陆什么来着,我在家中行八?有些兄弟姊妹……但是,想不起来,不知家在何处,要不,小姐帮我画个图挂出去,看是谁家丢了我,让他们来认认?”

    噗!

    徐大小姐又笑了,“岂有此理,我徐秀雯的姑爷何等尊贵?岂有画像外宣之理?又不是通缉要犯……慢慢想办法便是,你也无需着紧,我会安排人帮你打问,毕竟有姓氏,只查各州陆氏便是……”

    “呃,姑爷?”

    陆离指着自己鼻子。

    “怎么?委屈你了不成?”

    “那倒没有,观小姐花容月貌,品小姐慧质兰心,应当是人间极品,配我,也还能凑乎……”

    什么叫‘也还能凑乎’?

    徐大小姐勃然作色,银牙暗挫,柳眉倒竖,美眸嗔瞪……

    不过,看着陆离从容淡若的笑脸,神情飞逸间的自信,她的火儿突然就没发出来。

    倒是三四美婢惊的够呛,姑爷不会说话,恼了小姐,屁股要开花的啊。

    只是……咦,小姐怒则怒矣,怎么就没发作出来?

    平素自家小姐可不是善忍的茬儿,稍有逆违必叫你皮开肉绽长个记性,再严重点的打断一两条腿也不是个事。

    当然,更严重的脑袋搬家的事也是有的,小姐手中之剑,向来犀利锋锐的很。

    她可是远近闻名的‘紫虚观’的内门弟子,身手也是高绝的,剑气都能击出十丈远,这种身手,哼哼哼。

    姑爷这皮姣肉嫩的,不知小姐厉害,更不知小姐火爆脾性,她看似温雅,可常常含笑出剑的啊,整人的时候可都是笑盈盈的,把你脑袋整成一颗烂西瓜她的笑容也不会变呢。

    陆离自然也感应到了这位徐大小姐骨子里了隐藏的杀性。

    不过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呢。

    何况,姑爷就是姑爷,她既然认定的自然不会轻易下歹手,顶多给你点皮肉之苦的教训,又怎么会喊杀喊屠?

    而且此女骨子里隐含刚直秉性,便知是个善恶分明的主儿,看似任性的脾气,不过是心有所定的行为罢了,也就是说她一但认定你恶,你就惨了,认定你善就不会把你怎么着了,她有主见,而不是事非不明,里外不分。

    “你们先下去吧。”

    “是,小姐。”

    所谓的下去,也不过是出了香闺卧室罢了,在卧外伺候着。

    这几个贴身美婢没一个简单的,一个个体态颀长,柔中含韧,韧中带坚,都是修习了武道练家子啊,陆离自然看得出来。

    倒是自己在她们眼中定然是个文弱书生,因为她们绝不可能发现自己这具躯体之中蕴含着怎样的狂暴威能。

    香闺中只剩下二人。

    四目相对,味道就有些变了。

    徐秀雯嗔眸收敛,轻咬朱唇啐道:“饶你一遭,念你初犯……”

    “呃?何事?”

    “还有脸问?什么叫‘凑乎’?”

    “呃,玩笑之语,娘子勿要见怪,不如此,不足以显示我心内的得色啊,”

    这样啊?

    徐秀雯仍嗔眸道:“观你眸中神色似是稳重,却不想也出不羁之言,下次再犯便叫你尝尝本小姐的家法,竹板炒肉丝,抽不烂你两片腚子便跟了你姓……”

    “不跟我姓?难道是我入赘了啊?”

    “你以为呢?”

    捡回来的‘姑爷’只能入赘昔日的相府,相权虽已不在,但徐淮道仍挂着‘太师’虚衔的,正一品的存在啊。

    “你给我一刀吧,入赘是不可能的。”

    陆离冷了脸,闭了眼。

    “你……”

    徐秀雯立即长身而起,杏眸圆睁,怒气暴涨,但同时眸底闪过一丝对陆离真正的‘欣赏’,这是个不畏强权的男儿。

    “你可知我父亲曾乃本朝权相,虽退位仍为‘太师’,当今圣上仍对他礼敬三分……”

    “那又如何?不是我入赘贵府的理由,我堂堂男儿,顶天立地,撑起乾坤苍宇,你倒是敢叫我入赘?”陆离坐了起来,铜色的精壮胸膛露出来,反映的光泽扎的徐秀雯的杏眸微迷。

    阁外三四美婢都吓的面如土色了,完了完了,姑爷性刚至此,不入赘?这事……完了,这么好的人儿啊,天呐……

    她们洗剥干净的俊人儿,心里都存着晋妾再升‘如夫人’的念头呢,这下岂不泡汤了啊?

    但这种事她们万万做不了小姐的主,甚至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能说。

    此时的陆离,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弥散出来,根本不是徐秀雯大小姐的气势能压住的。

    “小姐相救之恩,陆离自有回报,入赘一事休提,免伤你我之间相救恩义……哦,找件袍子给我,总不能光着腚走……”

    “你你……”徐秀雯气的浑身发抖,“我就捡回一只白眼狼吗?”

    这话叫陆离微微一怔,苦笑道:“恩是恩,好吧?入赘是入赘,两桩事,好不好?大小姐?”

    “你睡在我香闺秀榻之上,我名节何在?”

    “那我娶你喽,名正言顺的事,让我入赘也可,问问你们家有谁胜得过我这柄刃斩?”

    陆离随手一指,‘羲道斩’噼哧一声,就飞出闺房窗棂,插到了庭园空地上一块巨大青石板上,入石如腐。

    徐秀雯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奇形光刃,璀璨耀眼,能清晰看到刃体中流转的恐怖能量。

    自己苦修十五载,元气纯度也达不到那种高度。

    就是师尊的元罡都不可能达到那种纯度。

    所以徐秀雯不能不震撼。

    而且是太惊骇了。

    “好吧,你是我恩人,我也不能太过份了,你家人谁要是能把它拔出来,我入赘,也把这件奇刃送给他……”

    拔出来,就这么简单。

    谁拔的出来?

    皇品神器,比一颗恒星还要沉重,只不过它的威能被天地法限禁锢,但它自体仍是皇品神器,‘人’怎么能拿得动它?这世界的神仙出来也撼不动他丝毫好不好?憋出屎来也不可能‘拔’起它。

    陆离又道:“或是,你请更厉害的人来也行,我说话说数,一言九鼎。”

    “你、你欺负我……”

    呃。

    徐秀雯突然就从‘大小姐’转变成了小娇女,她何等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刃的奇巨宏威,什么请人之类,她才不会,如此奇珍当然是自己珍藏了,岂能分享给别人?宝不露白啊,不然会招来横祸,这道理她太懂了。

    美眸含怨,一付受了委屈的模样,杏目蒙上一层雾色,估计很快能化成水流出来,这才叫女人啊,眼泪多厉害啊。

    “我、我怎么欺负你了嘛?来来来,坐下来……”陆离一探手抓住徐秀雯的手腕。

    根本就不容徐秀雯有丝毫的‘反抗’,哪怕她苦修了十五载,身手真心不错,但在陆离面前真连条毛毛雨也算不上,搓扁捏圆都由他,根本不可能有半丝半毫的抗力。

    这一坐,直接坐陆离腿上去了,她也不想啊,脸皮哪有那么厚?可是陆离拉过去的,反抗不了啊。

    腰被箍住了,屁股还被捏了一把,徐秀雯那个纠结无奈啊,十五载苦修狗屁不是啊,根本‘挣扎’不了一丁点啊。

    陆离一付正色神情的道:“入赘这样的糟粕观念就不要针对我了,这个世界没谁能承受得起……”

    说着他勾住徐秀雯圆润的下颌又笑道:“苍生亿亿兆数,你我相遇即是缘份,你能捡到我,是你的幸运,可不敢遭塌了我啊,我是什么样的存在,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我肯定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天地法限禁锢了我的能量,那件我的本命神器你知道有多重吗?”

    徐秀雯茫然轻摇螓首。

    陆离指了下窗外明媚剌眼的太阳,“大该比这个世界的太阳重一万倍吧,而你们所生存的这颗星辰只有那颗太阳的数十万分之一,你觉得这个世界能找出一个拔得起我那件东西的强者吗?根本不可能……”

    “你、你在说梦话吗?”

    好吧,徐秀雯完全不信陆离,以为他脑病发作了。

    啪!

    陆离照她翘臀一侧来了一巴掌。

    打的徐秀雯嘤咛一声,娇羞万状,身子往他怀里缩了两缩。

    “你自己去试一下就知道了。”

    下一刻,徐秀雯发现自己被‘送’到了大青石板前,呃……这么厉害?仙人手段?

    她惊震的回头看了一眼陆离。

    陆离耸耸肩头,一撇嘴,一摊手。

    徐秀雯强压着内心中惊起的波澜,伸手握住那奇刃,入手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握住了‘天’。

    她暗中发劲,起……呃,发现自己倒飞起来,刃没起来,把自己给倒吊起来了,汗……裙摆飞扬,玉腿……好吧,跑了点光,赶紧跳了下来,一脸羞红,飞身穿窗回到了香闺之中。

    果然是撼不动分毫。

    这次徐秀雯都不顾什么矜持了,一屁股就坐到了陆离怀里去。

    “我信了。”

    真好的智慧,这就信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