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22章 炸碎时空
大道惊仙 第0422章 炸碎时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22章炸碎时空时空传送阵被封冻?

    艹尼二大爷的,陆离忍不住心里大骂,这是我秘空中的时空传送,怎么会被封冻?皇品法限都不能封阻?

    他忘了自己的皇器有残缺,不能够运转完整的法限。

    不然就算是九阶至圣,意念神威也不能够渗透进皇品神器法限之中来做怪。

    但你不完整的法限就难以封阻九阶至圣的强横意念了。

    陆离下一刻就钻进了‘时空符篆’之中,皇品神器不靠谱儿啊,就只能再信一回这枚神奇符篆了。

    此时的符篆之中‘装’着一颗纯粹的魔晶星,晶莹剔透的令人心魂颤抖。

    这才是宝山,真正的至宝至物,可惜还没有抵达绝对安全的彼岸,它最后是不是姓陆现在真不知道呢,哎……

    啪哧!

    至圣的大手伸下来,一把捏碎了‘时空传送秘阵’。

    幸好陆离跑的快,钻进了符篆之中,不然也要跟着遭殃呢,这至圣神威太它玛的恐怖了啊。

    碎掉一座时空传送秘阵也没有什么,龙炎秀那里还有,那个九殿下和冠军侯身上也都搜出了时空传送秘阵,他们都是自己能够催动时空秘阵回去的存在,也是做好了遭遇凶险要自己跑路的准备嘛。

    眼下愁的是怎么应付这只至圣化身,这家伙恐怖的没边了啊。

    “咦?人呢?”

    至圣化身捏碎了时空传送秘阵居然没有发现什么?

    隐约‘看’到一缕淡芒消失,似乎躲进了无尽时空维度之中。

    的确是这样,那枚符篆就如微尘一样,融进天地之间,它似能钻进任何的时空维度中去。

    千百亿万的时空秘层在它面前一一打开,被它穿越穿透……

    陆离好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惊喜起来。

    我艹,这才是好宝贝啊。

    居然拥有如此神妙的能力?而且它与天蛮魔晶星互相结合在一起,等于拥有了无穷的能量之源,这不正是陆离设想的吗?让这枚时空符篆化为天蛮魔晶星的‘法限’根本,将这枚天魔蛮晶星锻造成一件新法器的雏形。

    只是它们这般结合,已经初具雏形之态,且暴发出了比皇品神器还要巨大的多的威能。

    这都不成什么型呢,都比皇品神器牛逼了,真要成了什么雏型,皇品神器连它的屁也闻不到吧?哈哈……

    不过,它的本源气息难以改变,天魔古蛮气成了被至圣追踪的唯一缺陷,可真没办法改变这一点。

    符篆本身的能量似乎是另一种神妙的东西,而不能提供给它穿越时空的动力,非得消耗天魔古蛮气才行,陆离也是醉了,有利便有一弊啊,在这个时候偏偏成了被至圣追踪的利便,真它玛的没辙了。

    千百亿万的时空也不能阻止至圣的力量,被他层层穿透,紧追不弃。

    “‘混沌虚空神道无界术’……”

    陆离没办法了,只好施展玲珑这门无上神通试试。

    这是混乱时空化为无界的一门神奇秘术。

    顿时之间,时空七零八乱,混乱一片,再寻不到了边界……

    “咦,有点小神奇……不过也没什么,拔乱反正,重塑时界……”

    虚空晃荡之中,混乱的形态顷刻就消失了。

    去尼玛的……这么变t啊?

    至圣就是至圣,我玲珑宝贝的神通秘术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玩的啊。

    陆离也不准备再献丑了,全身心钻在符篆之中,苦悟它的神妙,他相信只要参悟出符篆的神妙奥义,就绝对能摆脱至圣的追杀,毕竟这枚符篆得自于‘天地法限’之中,是九阶至圣都不可能得到的那种神奇存在。

    “就不信参悟不到什么东西来……混沌光近法,一瞬亿年……”

    陆离在驾御符篆逃跑的过程中,开启了一瞬亿年的参悟。

    就不信这个邪了……一瞬,十瞬,百瞬……千瞬……

    老子有的是用之不竭的天魔古蛮气,何况用这个元炁催动混沌光逝法更省,一量劫就能催动一次,一千次才耗了千量劫,简直是九亿牛毛的一根也算不上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终于在不知穿透了多少时空之后的‘万瞬’之后,陆离脑壳中发出一声‘啵’的异响。

    一道极玄奥的意念开花结果了。

    ‘亿兆时空微尘本如大至法’。

    渊海一样的符文分解开来,天河般的汇入陆离的神窍之中。

    陆离的修为顿时节节暴升,寸寸狂涨。

    后期境突破、巅峰境突破……啵啵啵……高圣大满圆,半步至圣之巅……

    这枚符篆的威能好恐怖好吓人。

    这门‘亿兆时空微尘本如大至法’一入窍,立即就将陆离的修为顶到了高圣至巅的大盈满‘半步至圣’之境。

    陆离一下万倍的增强。

    是的,他比自己前一刻要厉害一万倍不止。

    ‘啵’。

    又一声响。

    是‘混沌虚空神道无界术’的进阶形态出现了。

    ‘虚空神道混沌无限大界术’。

    呃。

    进阶状态是‘大界术’?

    因为时空符篆分解出来的全是时空秘力的符文奥义能量,直接催促这门时空大术先行进化了。

    可以说它融入了一些‘亿兆时空微尘本如大至法’的法限才产生了大蜕变。

    玛的,老子试下威能。

    陆离猛然一挥手,‘虚空神道混沌无限大界术’就打了出去。

    千百亿万层时空猛的扭曲、重叠、变异。

    最后发出啵的一声巨响。

    炸了。

    炸的陆离自己都头昏脑涨的差点没晕过去。

    最后清明的意识只‘看’到时空炸出一个无边无际的比黑洞还要黑的大窟窿,他就神眩魂颤的‘睡’着了。

    这威能,艹了,好象把千百亿万层时空一下全炸塌了。

    什么至圣的化身,什么也没有了……

    ---

    当陆离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秀床上。

    嗯,百分百的秀床,飘溢着女子淡淡幽香的那种秀床……绝对是充满了女人味道的。

    呃……这是什么地方?

    耳际中听得外面锣鼓宣天的热闹动静,好象又一次回到了人间……

    是人间吗?

    听着声音挺象的啊。

    “哎呀,咱们小姐运气真好,捡了个姑爷可俊死了,我看了,亲眼看了,浑身上下全看了,俊的不要不要的……”

    “全看了啊,那个……大不大?”

    “大大大,跟驴的一样,小姐可有得乐了,我都喜欢死了,”

    “你这小蹄子还要不要脸?”

    “我是小姐近婢,第一婢,通房我第一个,哼,你们羡慕不来的呢……”

    “是,我们给姨娘你见礼了……”

    “免了吧,嘻嘻……”

    卧房外几个美婢娇言笑语的,让陆离恍然觉得自己似乎是‘转世投胎’了呢。

    难道真的又成‘人’了?不能那么苦逼吧?

    这要成了‘人’,一切一切的苦修岂不是全它玛的作废了?

    陆离忙一抬手,手指搓捻之间,皇品神器‘羲道斩’就出来了,璀璨的光芒流转,能割裂虚空的威能荡漾着……

    好吧,这就放心了……

    下一刻,陆离的神魂意念‘飘’了出去,先看下这是个什么世界再说。

    没谁发现‘姑爷’神魂出窍出巡天了。

    陆离的神念笼罩这片天地,一目了然,果然是一片人间乐土,这颗星辰……非常的普通,还只是‘行星’,好吧,这样的星辰就是灰渣一样的存在,连光都不发,嗯,对的,恒星才会发光发热,行星不能够。

    转过来又‘看’了眼那‘太阳’,好象与当初家乡的太阳没有太大的区别。

    远处有一座山,孤仞入云,颇有几分仙气。

    就见孤仞绝壁上有几字:紫虚正阳峰。

    哦,紫虚正阳,也算名符其实,此峰之下蕴育着一条灵脉,集天地日月精华之气而成的一条灵气之脉,看来这紫虚正阳峰是一处修道所在,‘看’峰峦之间不少殿宇楼台,在去雾缭绕之间颇得几分仙境之意……

    称之为人间仙境倒也不为过。

    近处是一座极繁盛的大州城,如蚂如潮的生民们在街市上流淌……

    是的流淌,在陆离眼中,他们就是‘流淌’。

    再远处些,似乎弥漫着杀劫和血腥,那边……应该是边境地带吧?

    两国边境有杀戮血腥是正常的。

    陆离基本确定自己是到了‘人间’。

    还被某家大小姐‘捡’回来当了姑爷,话说这家小姐挺开明的啊,捡回个俊男就敢做‘姑爷’?必然是受宠的千金啊。

    陆离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虽然皇器还是皇器,但是似乎它的威能释放不出来了?

    呃……

    陆离收回了神念,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羲道斩’上,细看,威芒只限于刃体寸余范围闪烁。

    他忙以意念催动了一下,指着榻外一个锦墩。

    可是羲道斩的能量根本不能溢出刃体。

    呃,这是……

    能量被封印了,只限于刃体外寸许活动范围,这它玛不是把皇器给废了啊?

    难道这天地之间的法限还能够封住皇品神器?

    就算这颗行星的全部能量加一起,都扛不住自己这皇器一击吧?一击必然碎为齑粉的好不好?

    问题是皇器能量释放不出来,你奈之何如?

    这是法限封冻了能量的原因,倒不是皇器本身出了什么毛病。

    皇器都不能释放能量了,那自己……岂不是也无法外放元炁了吗?

    一念及此,陆离用食指点了一指出去。

    好吧,连毛的一丝元炁也没喷出去……艹了,这是怎么回事?

    体内的确还澎湃着无穷无尽的天魔古蛮气,按理说自己一指点穿这颗行星都不会存在问题的,可是元炁释放不出来。

    自身能量也被法限封禁了。

    突然,脑海之中闪烁了一点亮芒。

    陆离心下微微一动,捕捉到那丝亮芒,下一刻,芒点在神窍中分解开来,‘此乃‘天地法限’之外的禁地,不可施放陈灭性的能量,天地法限会自动禁锢能量体的肆虐,要遵照入境随俗的规矩,天地间的平衡不可打破,不可逾越……’

    原来如此……

    那不能释放能量,岂不是无法离开这个‘行星’?自囚了啊?

    陆离立即想到这个大问题。

    甚至皇器空间都不能开启,想装点东西或取点东西出来也不可能了,至少在这个受到‘天地法限’屏蔽的世界不行。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自己可是‘超人’的存在。

    但是超人的能力被天地法限禁锢了。

    怎么会来到这里啊?

    想想可能是炸塌了千百亿万时空被‘崩’到这里的吧?

    而这颗行星处于哪个纪元呢?‘半蛮古’?还是‘荒古’?又或是‘蛮古’?

    不过,这个世界要是有修道成仙的路径,那就是天地法限留下的唯一‘生门’,超能者只能循这条路离开平凡的世界。

    一念及此,陆离也就不急了,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是相当怀念‘人间’烟火的,能重历俗世平丹中见真趣的一切,也不枉这一趟,既然天意如此,说明自己‘生命’中缺这一段经历,想想刚出世时,的确太快的就进入了仙界……

    如今的陆离是能沉得住气细细品味一切的‘陆离’了,再非曾经的陆离,千百万年他也等的起,在‘法界皇廷’世界之外渡过纪元的岁月,下一刹那回去,还是自己离开未久的那段时期,倒是无需担忧什么……

    总要在这边寻到‘天地法限’的生门,才能想办法离开这禁锢自己能力的平凡世界,慢慢来嘛,都不算什么的。

    思绪平静下来时,一美婢入来。

    她行至榻前,美眸忽闪忽闪的看已经睁开眼的陆离,一脸惊喜的表情。

    “啊啊……姑爷醒了,姑爷醒了,快快去告诉小姐……”

    “醒了?醒了吗?快快快……”

    “……”

    ---

    相府,中堂。

    曾经的一代权相‘徐淮道’已经退位三年余,他也年近七旬,垂垂老矣。

    但是老家伙身子骨还是健朗的,他身材高大,颇有岳峙气势,虽须发皆白,但面如婴嫩,一双黑瞳神光流转,只从表相看就知道他精通修行,看他神光奕奕的精神头儿,怕仍有夜御诸美而不疲的能力啊。

    此时,徐淮道正在中堂之中与爱女掌珠徐秀雯说话。

    “……爹爹,良人已经在女儿榻上,女儿清白已染,还望爹爹成全则个……”

    “你啊,你要气死老夫不成?哎……明相之子也是佳婿也,虽有些跳脱不羁的性子,但年轻人嘛,你兄弟几个都不是如此吗?你怎么就看不上他?论文才武道,明子皆一时之选,出品能成章,上马能提枪……”

    徐秀雯垂美眸道:“爹爹,此人性浮,寡情,薄幸,不义之名也满世界传,爹爹岂有不闻?若非他尊长为相,怕是爹爹也未必看得上此人吧?我知爹爹欲谋复出,非明相执言不可,但明陵浩此人似忠实猾,可未必会如了爹爹的愿,尤其明府上的丑闻也是世人皆知的,子偷父妾这种事,从明府中传出都不是一次了……”

    “你呀你呀……诸员府上这等事又算什么?连皇室都有父妃子继的事,总之,‘妾’这种东西上不得台面,就是个府上养的伺候奴婢,贵客登门打发个‘妾’去伺奉是主人给客人的一种礼遇,也是一种态度的表达嘛,其‘妾’不过是个说法,与娼何异?世间女子皆视‘妾’位可贵,是因为她们身在奴坑,想从这个坑里爬出来,不做妾做什么?还想当夫人啊?”

    说妾贱,奴岂不更贱?

    一言以蔽之,女人在‘男尊女卑’的世道背景下就是这么个卑贱位置,动辄触规被杖毙或拉出去赏给仆奴的比比皆是。

    谁又何曾把她们当个‘人’的看待过?

    碰上个好的‘主子’那是福,碰上寡情薄义的能不能活到二十岁都是大问题。

    说起来徐淮道刚纳的小妾才十六岁,比他闺女徐秀雯还要小两岁呢。

    这时代,16岁不出阁的女儿家算大的了,一般14就出了,十五六岁当娘的都不在少数,象徐秀雯这样二九年华的少女都要称一声‘老’了,二十岁的更被称为‘老闺女’,怕都不好嫁出去,人家怀疑你有毛病,

    在户人家的小姐,十五六岁必然出阁,在这年月的女人们都早熟些,十四五都长开了,完全能承担做女人的一切呢。

    徐秀雯被爹爹逼着与明陵浩之子明华结亲,但她坚拒不从,这不,赶着两日前上庙回来在野外捡了个‘人’,洗出来一看那个俊秀啊,徐秀雯一咬牙就把俊男搁自己秀榻上了,这世道这种事与贞洁挂勾的,徐秀雯也是豁出去了,先把自己名污了,这个俊秀男子怎么看都比那个‘明华’强啊,论眉论眼论身板儿……哦,自己倒是没见过‘明华’的身板儿,但是这无名俊男的身板儿实在是‘扎眼’啊,她才不信那‘明华’会强过自己捡回来这个呢。

    做为昔日一代权相的掌珠爱女,她还真有挑婿的资格,放出话来,‘身上有一个黑点也不要’,谁都没辙,这就是相爷的千金,人家就能这么挑你,你赶紧的回家洗净了查查,身上哪有黑点印记之类,拿把刀剜了再说……

    对于女儿的任性,徐淮道也是曾有领教的,这次更彻底,捡了个人就弄秀榻上去了,他就恨不能把那个捡回来的小子千刀万剐了才解恨,坏了老夫的大事啊,可眼下这个事摆不平了,女儿的名声更重要呐。

    这死丫头把自己捡回个姑爷的事都放出去了……这还能怎么整啊?

    徐淮道是干生气没办法。

    这时,有美婢来报,“小姐,姑爷醒了……”

    徐秀雯立即起身,“爹爹,女儿先去了……”

    徐淮道翻了个白眼,能说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