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10章 启战的备忘录
大道惊仙 第0410章 启战的备忘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10章启战的备忘录佐特尼心中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脚。

    自己摊上一个爱作死的上锋啊,战巡舰去不了,她还要申请一套‘光武机甲’去?

    光武机甲是强大吗?

    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件拥有了超能力的‘人’的盔甲,虽然比人大了n倍,可是能与战巡舰的自御力相提并论吗?

    战巡舰还能扛住四至六小时,光武机甲的能量最多只支撑两个小时,这已经极限了。

    而且光武机甲强调的是‘个人’作战的能力,与战巡舰又不一样。

    但是只要出了神圣守护圈,无论你是什么都要面对无尽天魔的攻袭,它们如蝗虫一样麻麻密密将你围死,如同空气中的尘埃糊你一身,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任何存在都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啊。

    甚至你出去了,就别想着再能回来,基本上是回不来的。

    “对不起,指挥官阁下,我不能执行您的命令!”

    “我明白你的考虑,我要一套光武机甲并不是要出去,而是留着有其它的用处……”

    “这样……那好吧,我去申请。”

    副官佐特尼心里一叹,还是去了,人要做死,拦也拦不住的,哎。

    苏畅的目光仍盯着继续扩散的冲击波边缘弧线。

    那令人心惊魂颤的弧线,何时停止?

    其实整个圣祭联邦都轰动了。

    太多人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临了,无数地方已经乱了起来,联邦政府不得不出动军队去维护万里疆域内的骚动。

    “是星爆吗?”

    “不可能,”

    “是的,不可能,在十二万光年内的范围内没有任何一颗星辰存在,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星暴。”

    “是,绝对不可能,也不可能存在一颗与天蛮魔星同等质量的‘暗星’,否则它们间互相作用的‘力’早就把这片星域扭曲了,它们并存的可能性也不存在。”

    “那是什么?”

    “这个……好象只能找修真者来解释一下吧。”

    “算了吧,修真者的话也不可信,我倒是觉得可以叫圣祭公会的人来解释一番,神秘的圣祭之力还是更靠谱儿些。”

    “这些年,我们都在神秘的圣祭之力的守护之下才得以生存,这一点我们是要承认的……”

    “可是苏氏的高圣说过,这不是什么神秘的圣祭之力,而是修真者中九阶至圣的法阵神通,我们到底要信谁呢?”

    “我绝不相信什么修真者的言论,那个狗屁高圣的法器我们也剖析了,得到了什么?不过是堆中子质晶,不家什么?简直是不可理喻,他彻头彻尾就是个骗子,他没脸面对我们,才选择投进深渊的吧?哼……”

    似乎,这个说法也能成立?

    联邦议会的核心大佬们对此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毕竟苏氏高圣不再是高圣了,跌了境界之后,人进了深渊,说什么闭入死关,极可能是自己不想活了,进了死渊……他这么做也在告诉世人,这个世界没有希望了。

    毕竟人家不是高圣也是‘天帝’,一尊天帝的能力,是超越了‘光武机甲超人’的,帝国试过,根本打不过‘天帝境’的修真者,十个光武超人都不是一尊‘天帝修真者’的对手……

    其实他们很想弄明白修真者是靠什么凝聚了那么强的能量,一尊天帝境修真者居然拥有堪比超级战舰的能力。

    不过苏氏一族也就三两尊‘天帝强者’,他们都没有进入联邦政府序列任职,他们都在秘境潜修,极少出世,苏高圣的嫡脉孙女苏畅是唯一在联邦序列中任职最高的苏氏代表,概因她个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超科学院’,是院士呢。

    但是超科学院注重的是‘力’与‘能量’的研究,对于人体进化的研究已经搁浅太多年了,都是天蛮神晶养育出来的生灵,哪怕先天不如‘天魔异种’强大,但也拥有着不变蜕变和进化的生理机能,早脱出了生老病死的范畴。

    对于人类来说,死亡的威胁只会来自于‘灾难’‘战争’‘刑罚’这些。

    尤其是灾难,不可预测的灾难,诸如非常的星爆,但是天蛮魔星再不会有外来的星爆冲击了,它只有自己酝酿星爆。

    所以,眼下这个冲击波恐怖扩张的弧线,让圣祭联邦大帝国全民陷入了恐慌之中。

    就在大佬们惊疑不定的这个时候,有秘书进来汇报。

    “……萨利摩家族的代表向联邦议会递交一份备忘录……”

    “……”

    萨利摩家族?

    那个圣祭公会的发起家族?

    自称是圣徒的家族?

    好吧,这个圣祭公会借着神圣无比的‘圣祭’折腾的不错,但是大佬们心里知道,他们就是在折腾,为他们收获利益而不断的编造谎言、骗局、阴谋……但无奈他们拥有可观的信众群体,甚至早就渗透进了联邦议会和军联会……

    总之,圣祭公会即使有‘害’也成为了联邦议会现在无法铲除掉的一个‘毒瘤’,它的根子太深了,甚至成了许多大家族汲取利益的一柄利器,当初没有想到它会发展成这个规模,如今想取缔是不可能了。

    而圣祭公会有个死对头,就是‘修真协会’。

    它们之间存在受众冲突,虽说修真者的群体十分有限,但是在民众中悄悄修行的人不知凡几。

    两个‘会’要争夺受众信徒,自然就会有冲突,有矛盾,彼此这间就不可调和。

    近年来圣祭公会已经全面取胜,压制了修真协会,过去一段时间苏高圣事件之后,修真协会几乎沦丧贻尽,协会连主持日常工作的人员都没有了,门庭冷落的不可想象,但也造成了一定的反弹,联邦社会中毕竟有不少修真者存在,他们从各方面表现出不满的情绪,带到了工作中、日常生活中,给现实中的社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联邦议会才公示了‘苏畅’的提拔和任命,把她竖立成新的修真者旗标,让潜在的修真者群体看到一个属于他们的‘希望’,不至于骚乱到某种程度,去影响社会的秩序等等。

    ‘少将’执掌超级战舰是联邦的首例,因为苏畅的特殊而被推成,按照联邦军联会的规定,超级战舰(星空战堡)最低也要中将才能够执掌,甚至前‘三十六艘’必须是‘上将’执掌的。

    这一百零八艘战舰分为‘天级三十六’和‘地级七十二’,天级全部上将坐镇,地级全部中将坐镇,少将是唯一特例。

    不如此不足以显示其的特殊性。

    谁都知道一百零八艘超级战舰在灾难来临时会成为救命的生存堡垒,它拥有进入星空生存一段时间的能力。

    能够执掌一艘超级战舰就是一种‘保障’,是联邦议会对你的一种‘认可’。

    比起萨利摩家族执掌一艘天级战舰的现实来说,修真者们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何况不是全部修真者能够得到苏氏的认可。

    从苏高圣时代开始,苏氏大抵只收黄肤黑眼的人种进入修真协会,其它肤种的人也不信奉‘修真’,他们更多的是信奉圣祭的神力,他们更愿意以‘圣徒’身份自居,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但有一点他们也要承认,就是修真者的身魄真的好强,以一抵十甚至数十都不是问题,个人能力极强的说,这一点受到了广泛认可,也换来了更广泛的压榨和排挤……所以修真者在联邦序列中各个体系中都寥寥无几,可以说少的可怜。

    苏畅身边的可用的‘人’都是蓝眼珠子白皮肤或黄毛碧睛者,很少能看到一个黄种皮肤黑眼睛的同类。

    她深深知道更多的黄肤同胞都生活在联邦帝国的最底层。

    萨利摩的备忘录这次又是针对修真协会的。

    ‘……我们圣祭公会需要从军方精选出256名黄肤黑睛的女性,让她们成为新一批献祭圣女,这是神圣大祭祀降临下来的法旨,不可违背……与这次冲击波有十分重要的关联,想要这冲击波不再扩散冲击到我们的天蛮星,就必须圣祭一场,所以精选出来的黄肤女必须都是有修真经历的……’

    “……”

    好吧,大体内容就是要从修真协会中选出256名女性,让她们会充当圣祭中的‘圣女’……

    所谓的‘献祭’嘛,是一场极其隆重并要抱着神圣心态去观摩的盛典,它会举行七天七夜,由圣祭公会中核心成员们亲自进行献祭,一个个的开发圣女们,让她们在无限的欢乐中收获神圣的洗礼,全身心的开放对圣徒的虔诚信奉……

    最后,备忘录里还提到了修真者首脑‘苏畅’……‘做为联邦修真群体的代表性人物,苏畅必须接受神圣的献祭洗礼,最后的‘圣烛’必须由她的身体承受并点燃,才能够阻止神秘冲击波给天蛮星可能带来的巨大灾难……’

    献祭圣烛,是十分残忍的一项献礼,要将活生生的‘人’做成一个倒‘t’形,立在祭坛上,在t字顶部中间插上所谓的圣烛,圣烛点燃后溶化的圣脂流淌下来,糊满献祭者的身体,终至全身燃烧贻尽……这不是圣祭,而是残酷的死刑。

    啪!

    大佬之一的超科院首席狠狠一拍书案。

    “荒唐,圣祭公会要挑起与修真协会的‘战争’吗?”

    “是的,这是彻底要消灭黄种黑睛人的宣战书吧?诸位怎么看?”另一位大佬也表态,他是唯一的黄肤黑睛代表魏天然。

    黄肤黑睛人占了联邦总人口30亿的十分之一还多,所以大佬中有黄种人一席之位,只是他平素发言甚微,从来都是被众人打压排挤的对象,他的提议没有一次获得过认可的,说话和放屁也差不多。

    但是今日他必须表个态。

    至少他看得出来,超科院的院长胡斐利大佬是不同意这个备忘录的。

    胡斐利的影响很大,超科院是联邦最重要的能源研究院和光武生研中心,胡斐利是杰出的能源生研教授院士,倍受世人的尊敬和爱戴,而且,苏畅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他怎么可能同意把‘苏畅’点了圣灯?

    “其实……圣祭公会不过是找了个‘开战’的借口吧……诸位看不出来?”

    又一位大佬发言了,他是军方巨头之一,军联议会的副主席麦迪逊,他是位体形肥胖如球的老者形态,笑容可鞠,但传闻他拥有一条能令女性疯魔着迷的棍子,无数贵族美妇甚至孤芳自赏的美人们都愿意与他有旦夕之欢,成为他的情妇之一。

    这位大佬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他无数的追随者放发一顶绿茵茵的礼帽。

    当然,这只是传闻,没有哪怕一个人站出来指责他。

    开战?借口?

    “到了这个地步?”

    “或许是因为苏高圣的‘死’吧,修真者被彻底拔除的日子到了,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发言的是联邦枢府的一位大佬,是枢府二号,被称为枢务卿的罗杰夫。

    枢务卿是仅次于联邦枢府‘主席’的主持日常工作的大佬,因为联邦枢府主席一身兼任军联会主席,又是联邦议会主席,是联邦的第一大佬,他不可能事事亲为,枢务有枢卿,军联会有军联副贰,议会有议会的副主席,他总掌全局。

    “还有一点,诸位也都知道,最近刚刚当选的圣祭会新一任会长是大佬最小的儿子‘迪奥尼’……”

    “……”

    迪奥尼?

    联邦大佬杰科那个最混蛋最狂妄最能搞事的儿子?

    他呢什么资格担任圣祭公会的会长?

    一定是萨利摩家族把他抬出来当旗帜的,要扯着他这张虎皮为所欲为。

    胡斐利怒哼了一声,他知道麦迪逊和枢务卿罗杰夫都是大佬‘杰科’信重的人,他们语气中已经透露出了对这份备忘录的隐晦支持,他们并不看好什么圣祭公会,他们完全是冲着‘迪奥尼’的脸面去的,因为迪奥尼是杰科最宠溺的小儿子。

    那个迪奥尼混蛋到什么地步,举个事例说明一下就知道了,他最被世人津津乐道的一桩事是将自己的姨夫送进监狱,然后把自己的‘姨’给抱到他的床上,事后还和人吹嘘说‘那个没有物家伙耽误了我姨多年的人生享受,真是该死一万次。’

    对自己人都能下得去手,外人对于他来说还能算是‘人’吗?他会在乎谁的感受?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