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02章 忤逆
大道惊仙 第0002章 忤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离可没有被谁吓的惊慌失措,他神情淡淡,好象跟他就没什么关系。

    在这个传统守旧的年代中,妾是没有资格做‘娘亲’的,亲生儿子也要叫她‘姨娘’,只有正室太太能做‘娘亲’,然而在叛经离道的陆离眼中,亲娘就是亲娘,什么嫡呀庶啊的,少扯淡吧,我娘亲才舍不得骂我是孽畜呢,二太太心里何曾当我是她的儿子?

    陆离这时望向平时与自己关系还行的老七陆吾,“七哥,你去把老爷请过来。”

    “好的,老八。”陆吾一惯与陆离同仇敌忾,因为他绰号‘七庶’,与八庶同病相怜呀,这会儿心里甭提多解气了,喜孜孜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更忘了身在何处,窜起来就飞奔出堂,别人想拦他时,他早一阵风儿似的冲出了后宅大院,嘿嘿,好速度,老七。

    众皆还在震惊陆离那句‘我娘亲已逝多年’的话呢,陆吾都跑没影儿了。

    二太太的脸已经不是铁青了,而是快要漆黑,还好她也有修行底子,虽远不能达到‘先天秘境’,可也不至于给气晕过去。

    “来人,给我把这个逆庶拖出去重杖一百,打死了帐!”有了老太太的话,二太太终于发了飙。

    两个亦有修为的婆子还没抢步入堂,就听陆离对老太太道:“老太太,就今儿这个事,拿到祖祠去和列祖列宗们说道说道,谁是谁非?老太太啊,孙儿以为,主家的太太,心一定要正,不然,遗祸不远。”

    轰!

    整儿天寿堂差一点就炸了。

    什么什么?八庶说老太太和二夫人主家不正?

    老太太一口逆血就到了嗓子眼儿,二夫人更是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栽倒当场。

    主家不正,这名要是传出去,她们婆媳两个都不用再活了吧?

    “孽障啊,你、你……你不遵礼法,连你‘娘亲’都不认了,你还有脸指责哪个?”老太太嗔目怒斥陆离。

    陆离仍淡淡道:“老太太你心里清楚,当家太太何曾当我是她儿子了?我住那地儿比狗窝强多少?二哥又住的什么院子?二哥每月的修资配丹是1500枚,我才10枚,这是拿我当儿子看待啊?二哥身边的奴婢都拿50枚修资配丹,拿10丹的我算个什么东西?仆奴凌架于主人之上,这就是陆氏治家的礼法?还是要告诉世人说我这个庶子连猪狗也不如?哦……礼法面前有的我份,配发修资时我就如猪似狗了?太太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儿子的?”

    “你你……”老太太的脸也变成了黑铁片,二太太更要气的晕厥了,八庶陆离对她赤果果的控诉叫她脸面荡然无存,谁也搞不清一惯受气包般的陆离今儿是中了什么邪?鬼上身了不成?居然把老太太和当家的二太太都怼懵了。

    “打死,老太太,打死这个忤逆畜生,逐他出府是便宜了他,没得放他出去丢我们陆氏脸面……”大少夫人陆袁氏语出诛心。

    陆离不屑瞅了她一眼,“大嫂就不要‘关怀’我了,你做的那些事我多少也知道点,大哥闭关修行中,我劝你要遵守妇道,不然照样拉你到祖祠去以正族法,那才叫打死了帐呢,我那点小错哪能和你比啊?你是不是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了?人在做天在看啊,这是修仙之世,天上飞来飞去仙人可多着呢,你真不怕应了果报?还是以为仙人们眼都瞎了?”

    大少夫人陆袁氏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地去了,骇的面无人色,手捂着胸口感觉气都出不上来,能吓成这样,感情她真的不干净啊?满堂诸人的目光刷一下全集中到了陆袁氏脸上,尤其二太太那冰寒的眼神儿,似乎在说‘你这个贱妇还真敢偷人’?

    但是老太太只是瞪了眼陆袁氏,却没有在这个时候追究她的意思,毕竟是家丑啊,她眼又转到陆离身上去,“后宅之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你这个孽障不知尊老敬长,反污太太主家不正,逐你出府真是便宜了你,让老爷来,请族法……”

    陆离正色道:“孙儿愿与二太太、大嫂、二哥一起受族法惩诫。”

    呃,不光扯上陆宝,连陆宝亲娘二太太和大嫂陆袁氏也扯上了。

    陆宝急了眼跳起来,“八庶,我这会儿可没招惹你吧?你这黑了心肝儿的拉上我做什么?”

    “二哥,这事因你而起啊,你不抢我的晴儿哪能闹到这个地步?如今老太太要请族法家规,岂能少了你的份?二太太和大嫂子也要去一趟呢,小弟我是知道老爷有多公正的,咱们娘儿几个就看看谁能从这顿族杖下捡回一命……”陆离一脸满不在乎的说。

    堂里堂外的人都被陆离的‘无耻’给震惊了,陆宝可是老太太的软肋,再说还咬着二太太不放,二太太这会儿都快吐血了。

    只见老太太气的嘴唇哆嗦、手也哆嗦、浑身都在哆嗦,面色已然紫绀。

    陆离却知道这老太太命硬的很,气是气不死的,何况老太太也被奇珍丹药堆的快进入‘先天秘境’了,身子骨壮着呢。

    “老爷来了。”

    外面传来了老七陆吾的声音,他终于给老八搬来了救兵,入来还朝陆离挤了下眼儿呢,其实一路上他已经添油加醋的把老二陆宝给卖了,所有的错都堆到了老二陆宝头上去,偷眼一看亲爹老子那脸色果然泛了青。

    陆宝看见铁青着脸进来的父亲,吓的直往老太太身后躲,浑身哆嗦的都已经不能控制。

    “孽子,你做的好事,你要不要连你爹屋里的人也要两个过去?啊呀,气死我也……来人,拖了这个畜生出去大杖一百。”陆衡入来冲着陆宝大发脾气,看那架式恨不能立即就将陆宝给就地正法了才消气。

    “陆衡你嚷嚷什么,你有能耐先把你老娘我打死,”老太太死死护住陆宝,老母鸡护崽儿似的。

    至孝的陆衡一看,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母亲啊,这忤逆子,简直、简直不当人子,如何能要他弟弟屋里的人啊?”

    “哼,横竖不过是个贱婢,还有这个孽畜,他连他娘亲也不认了,他屋里的人怎么发落我还做不了主啦?”老太太也是恨的陆离不要不要的,居然打发黑了心肝儿七庶陆吾去请老爷,这个贱种怕是不知说了陆宝多少坏话吧?

    “母亲啊,孩儿虽不孝,可礼法还要不要?”陆衡无奈,只得给老母亲跪下要个说法。

    老太太闻言一窒,不知下话怎么接呢,要,就得叫陆宝也去受杖,还有二太太呢……不要,她怎么面对祖祠中的列祖列宗?

    这阵儿反倒是没陆离什么事了,他装好人的上前就将父亲搀扶起来,毕竟父亲都跪了,他没有站着的道理,他不想跪就得把跪在老太太面前的父亲给扶站了先,陆离非‘陆离’,当然不想跪这个主家不正的老太太,说实话,这一屋子人的死活,没几个能叫陆离放在心上的,但鹊巢鸠占了人家‘陆离’的躯体,父恩还是要报的,这也是一道大因果,会纠缠一世的大因果,自己岂能轻视之?

    修仙入道者,最重的就是因果,皆因诸劫的大小都与因果息息相关。

    “父亲,我带晴儿出府吧……”陆离实在不想跟这一窝子人再纠缠什么了,出了府以后两不相干,自己要做的正事还多着呢。

    陆衡仍气的够呛,“为父就知道你二哥欺负你,不然你上午怎么会找为父说出府的事?这个孽障……”他手指着陆宝,咬牙挫齿,可知道有老太太护着他,今儿也拿他没辙,不过这口气是怎么也顺不下去的,硬憋的老陆一口逆血反涌,口唇间顿时就殷红一片。

    如此一来把老太太和二太太也吓的神色大变,现在陆府就靠二老爷撑着,大老爷在帝都为官,若陆衡倒下可怎么是好啊?

    “父亲,你这是何苦?你自修行你的道,一但羽化登仙,世俗中事父亲还是要放手的,能管则管,管不了就不要管,各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缘法,生死早由天定,父亲你操太多心也没用的,嗔怒不戒,于道修不利,望父亲慎思之。”陆离继续劝说父亲。

    满堂诸人这时候看出来了,这个八庶陆离居然和二老爷一付父子亲情相融的美好画面,反倒是众人看好的陆宝与此格格不入。

    二太太无比怨毒的盯了陆离一眼,恨不能找把剑就将这个孽畜陆离给戳死,大少夫人陆袁氏自然也恨的陆离欲死不能的,其它人除了惊震陆离此时的表现,倒没有多少代入感,因为她们大都清楚这家里的事,陆离一惯被欺负,他终于忍无可忍挺起脊梁要反抗。

    有一双极明亮的眼神儿就盯着陆离呢,正是来自炕沿边坐着的凌素素,她这一刻都要承认以前是看‘错’了陆离,以为他就是个挺不起脊梁的‘八庶’,谁曾想今日见识到了他叛经离道又极具男儿气势的一面,他刚刚说那句话也叫人深思,是啊,这是修仙之世,每个人要放下的东西太多,不仅仅是嗔怒,还有七情六欲,不然谁敢指望长生仙道?

    老太太是个人精,听出了陆离也不想大闹的意思,就忙对儿子陆衡道:“就让他出府吧,予他一些小产业去自立也罢,我还想多活几年,再不想看见他了,他屋里人就随他去,把身契也发还了,以后死活也和我陆府没半点关系……这个孽障叫他离了宗族罢。”

    老太太这话就不是简单让陆离出府的事了,这是要把他彻底驱逐出族,陆家就当没过陆离这个子嗣。

    出族?

    陆离一哂,自己压根就不是‘陆离’,出不出都无所谓呀,更没有真的代入‘陆离’想做陆氏子嗣,为找气受啊?还是犯贱?

    可陆衡却脸色大变,忙道:“母亲,离儿未犯被驱逐出族的大错,此事若拿到族长老会上去讲怕也要闹出笑话来。”他没有听到之前陆离数落他正室夫人的那些话呢,不然现在这个事就不好收场了,别人也不会提的,二太太其实心慌的很,也怕老爷知道这些。

    “哎呀,你就别烦我了,你看着办吧,总之,我不想再见到这个孽障。”老太太单方面和陆离划清了界限,欲断祖孙情份,她也反应过来,今天这事在族长老会上嚷嚷开,连自己宠溺的二孙子陆宝也要搭进去的,也就不提叫陆离出族的事了。

    这闹的让陆衡非常为难,他看了眼陆离,意思是你要不给老太太赔个不是?但想想老母亲那脾气,道个恼赔个情管什么用?罢了,然后扶住陆离肩膀说,“离儿,你这就出府吧,为父再把州城南边的‘紫丘庄’过到你名下,我儿也好维持个生计……”

    老太太一听‘紫丘庄’要给八庶,就欲阻止,但看见儿子眼里的痛色和嘴角的血迹,心就一疼,毕竟他们是亲父子,再绝情的话真要伤他的心,最终嘴张了张也没有发出声儿来,陆离再忤逆,仍须承认他是陆氏血脉子嗣的,就算驱逐出族也改不了这个事实。

    二太太一看老太太欲言又止,也就没敢说话,大少夫人陆袁氏更看得清形势,她公公做主的事轮得到她置喙?心下虽恨可也没辙。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宏亮的声音传来,“我不同意,八庶,你敢辱我嫡母,你活腻味了吧?”

    这声音在厅堂震响,下一刻陆宝就惊喜大叫,“是大哥,是我大哥出关了,八庶,我看你还嚣张?祖母,我大哥出关了。”

    “大少爷出关了,大少爷出关了。”

    再看二太太的脸立即精彩起来,象只刚下了蛋的老母鸡一样荣耀,“我儿速来,替为娘治治这个忤逆庶畜。”她再盯向陆离的目光中居然是满满的杀机,恨不能立时就结果了陆离的狗命。

    二老爷陆衡也是一愣,长子陆慎出关了?那不就是说他进窥了先天秘境第二阶‘凝元境’吗?本来这是一桩极叫陆氏全族振奋甚至举族大贺的喜事,偏偏在今日此时撞上陆离这个事,陆衡都觉得好事要变坏事,大儿子的那个脾气,自己也摁不下去的。

    “夫君啊,你总算出来了,妾身快被八庶欺负死了,这忤逆庶畜污妾偷人,妾不要活了啊……”大少夫人坐在地上就哭叫起来。

    这无疑是给火上浇油啊。

    堂外的晴儿腿软的都快坐地上了,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想和八爷出府自立怕是要等下辈了。

    嗖!

    一道人影浮光掠影般闪过,人已立在了厅堂之中,长身玉立,气势威然,背负一柄古剑,身上法袍飘飘,一股凛然杀气散出。

    没错,此人正是闭关了快三年的陆衡的长子,如今楚州陆氏的世子大少爷陆慎。

    也是二太太的嫡长子,难怪她敢说那么嚣张的话,有儿子给她撑腰了呗。

    老太太更是大乐,拍着炕沿笑起来,“慎儿,快快入来,让祖母看看我乖孙儿,可是修成了‘凝元境’?”

    那陆慎盯死人一般盯了一眼陆离,朝祖母微躬做礼,“不错,祖母,慎儿已修至二阶凝元,适才的事,慎儿也都收在感知之下,本不欲出关,还要固巩数日,只是这八庶太过忤逆,祖母、母亲大人先安坐,待慎儿先收拾这个八庶。”

    “好好,你快收拾了那个贱种,死活不论,正我陆氏礼法为大。”二太太立即给儿子下令。

    但是陆衡却上前一步拦在陆离身前,“夫人你糊涂,多大点事?怎么就死活不论了?”

    “老爷有所不知,你未来时,这忤逆子数落妾身一堆不是,若不能严惩这孽畜,妾身何颜存世?今日有他无我……”二太太横了要杀陆离的心,言罢就给大儿子递了眼色,她知道自己儿子发威,他父亲也拦不住的。

    “不可……”陆衡虽未到先天秘境,也是武道至巅了,不会软弱的让妇人做他的主。

    哪知陆慎已失去耐性,朝陆衡一摆手,“父亲,你性子软弱,优柔少断,不是做大事的性子,我既然已经出关,父亲你就卸下族长安心去修行吧,府中族中的一应大小事自有我来做主,八庶,你跪下吧,给老太太、太太磕头赔罪,我就清理门户送你上路!”

    此言一出,杀气满布,堂里堂外都为之死寂。

    陆衡气的浑身发抖,“陆慎,你仍当吾是尔父?”他心都抽搐了,想不到长子说出这番伤他心的话来,还要杀他亲弟弟。

    虽同父不同母,但亦属血亲兄弟啊。

    这期间,陆离只冷眼旁观,他只言片语未发,冷眼看这些上窜下跳的怎么做死。

    那陆慎看了眼父亲陆衡,淡然道:“父亲此言差矣,我三年前入先天秘境,其实就是父亲退位之时,这都三年了,父亲仍未有这样的觉悟?可见智性愚钝,当闭关静悟之,族中亦有先天强者为族长之成规,此乃祖宗成法,父亲不是要违背祖法吧?”

    这番话把陆衡逼进了死角,叫他欲辩无从。

    陆衡浑身发抖,脸色颓然,但说道:“我辞族长位,你放过你弟弟陆离吧,你是修道人,沾染杀弟因果,就再无登仙可能。”

    “哈哈哈……”陆慎大笑一声,“父亲,我陆慎乃是万年不遇的奇绝天才,什么因不因果,我命由我不由天,八庶今天死定了,就算他那个贱婢生母从棺材里爬出来也救不了他……”

    陆衡噗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人在瞬间苍老了十年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道:“离儿,为父救不了你啊,为父无能……”

    这一幕看的榻上的老太太都心生不忍了,到底八庶还是自己儿子的亲子,让他看着亲子就戮,谁又受得了?

    老太太就道:“慎儿,先叫人把你父亲扶下去……”就是别让他在这里看那一幕了。

    陆慎也知父亲还是父亲,自己亦不能生生忤逆之,但八庶,今日死定了。

    而陆离却伸臂挽起了父亲,“父亲莫恼莫忧,没多大的事……”

    所有人听见陆离这句话,都懵逼了脸。

    八庶真吃错药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