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05章 两个狗东西
大道惊仙 第0405章 两个狗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05章两个狗东西玄元庆一直跪到了法界太阳升空,那道冰冷的府门也没有开启。

    他的心如亿年寒冰一样的凉,凉透了。

    但能怪谁呢?

    这期间,他跪着看到了绝心府中开启的‘高圣巨劫’,晋升者居然是……他的母亲萧若,那气息他太熟悉,所以知道。

    萧若不仅晋升了高圣,还连连晋升,到达高圣后期境的至巅,距离巅峰境只差一步。

    然后,玄绝心就把被自己媚‘晕’头的陆离带来见阿娘。

    趁他还没晋升高圣来见阿娘,是给双方面子上下台阶,不尴尬,一但陆离晋升了高圣,半步至圣都不会放在眼里了呢。

    陆离也不是那么肤浅的性子,玄绝心是他要‘推’出来争皇权廷枢之位的代表,当然要给足她面子的。

    “你的阿娘自然是我的‘阿娘’喽。”

    一句话,就把玄绝心给蜜倒了。

    这才是大人物的天阔胸怀啊,这才是我要找的‘男人道侣’啊,比那个叫‘玄尊非’的强万倍,那人,不提也罢。

    为人夫、为人父,居然照料不了‘妻女’,何颜存世?

    女儿又不是不争气,是修成了巅圣的存在啊,可人家仍要与你划清界限,‘休’你生母,你奈之何如?

    “夫君啊,你说,玄氏如今的状况,争廷枢治权,真有可能?”

    玄绝心问他。

    陆离淡淡一笑,“不过是以力取之,有什么难度吗?真正的难是‘治枢’,皇枢位尊,但皇廷分权太厉害,等于诸氏族大宗门瓜分了廷分,皇枢不过是拿到了最顶尖的那点权力,真正要执行落实皇枢的意志基本谈不上,这一切要改变,等拿到枢权再说吧,只要最强的实力才能改变一切,而我们现在做不到这一点,诸多氏族上面都有九阶至圣,他们才是令我们真正忌惮的存在,而不是瓜分掉廷权的那些氏族,没有至圣他们什么也不是……”

    “对的,夫君,你是说我们拿到枢权并不难?”

    “能与你分庭抗礼的半步至圣不存在,他就是拥有皇品神器也打不过你,因为我们也有,论神通手段,你属于碾压他们全部的那种,根本不必为了此事忧虑……”

    “人家还想你也进入五人届选团队嘛,你答应人家嘛……”玄绝心居然抱着陆离一条胳膊晃啊晃的撒娇。

    还是当着她生母萧若的面,萧若都看不下去了,微微侧首,转望殿外风高云淡的虚空。

    以女儿捶爆半步至圣的实力,她都想不通女儿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和这个陆离说话,可见他在女儿心目中的地位。

    好吧,女儿与‘女婿’如此不要脸的秀恩爱,她只能当看不见了。

    同时,也叫萧若对陆离充满了更好奇的念头。

    此子还没高圣啊,真是期待他晋升高圣之后会如何强大?

    “我还没有晋升高圣,等等再说……”

    “什么嘛,借口,休想糊弄人家,这是玄严坤的全部精粹,还有玄印坤除了脑袋之外的骸躯,相当于两尊半步至圣,你要炼融了,还不能晋升高圣吗?我才不信呢……”

    “他们可是无价之宝啊……”

    陆离接过两个封印小结界,如同水晶珠一样,一个稍大,一个稍小,缺了头颅就等于少了五分之一精粹,头部很重要,不然也不能使萧若差点晋升到达巅圣高度。

    “夫君啊,你先炼融了他们,晋升了高圣,再宰那个什么‘冠军侯’,不是更具有把握?”

    “你没懂我的意思,我在恶阶前宰了他,我的底基又能扩增一个度,晋升之后的实力才更加恐怖,若是恶阶后再宰他就没有扩基的机会了,境界一但升了不好再‘退’吧?呵呵……”

    “这样啊,那你现在宰他,有多少把握?”

    “八分以上吧。”

    “那足够了吧?”

    “差不多。”

    他们两个人谈这些,可把萧若给惊坏了。

    “诶,女儿女婿,你们说什么宰冠军侯?那个王日天吗?这事是不是有点……”萧若就咽唾沫了,这事太大了吧?

    这是要开罪廷枢的大事,那‘冠军侯’可是廷皇的至宠亲信,非同小可啊。

    玄绝心淡若道:“阿娘,无妨,我夫君要宰谁就宰谁,若非他要亲自动手,我一把手就能捏出那个冠军侯的蛋黄来……”

    真心没夸张,捏死都不叫个事。

    “可是,他背后毕竟有廷皇一脉,要三思啊,女婿。”

    廷势浩大,萧若担忧是正常的。

    “阿娘,你大约不知那冠军侯还有一位至圣的师尊呢,”陆离笑道:“不过也没有什么,他背后的至圣要是出手,我们这边也会有至圣出手制衡他的,这个冠军侯是死定了,虽则我与他无怨无仇,但他偏偏是我晋阶中最大的‘收获’,只能怪他的命苦吧,恶贯满盈的人,遭到最大的报应是顺畅天心的事,这天地之间还是存在正义的,我就是要弘扬正道之光!”

    这是多少官冕堂皇的杀戮借口啊。

    至圣?

    冠军侯还有一尊至圣师尊?

    而女婿背后也有至圣?

    好吧,这样的大事压根不是自己能够参言的了,萧若觉得还是让女婿女儿他们自行决定吧,自己跟着操什么心啊?

    “啊,原来如此。”

    ---

    胡叫天陪着九殿下龙炎智来见‘冠军侯’王日天。

    龙炎智和王日天的交情可谓深厚,他们多次共噬一女的,前后挟噬,绝对是一个战壕中的‘战’友。

    当年,龙炎秀的母妃就是被他们两个挟噬而亡,最后被噬的只剩下一张皮。

    不过,他们今日相聚是为了刚刚传来的一个大消息,‘相系’玄氏传出惊覆天地的消息,巅圣玄绝心捶爆半步至圣,当场拿下了两大半步至圣并封印,是玄印坤和玄严坤,捎带一个巅圣‘玄天华’。

    可能说玄氏的实力遭到了重创,但是能这么算吗?那玄绝心又算什么?她独捶两圣的无敌存在,不算是玄氏的力量?

    尤其此女还是他们‘噬名单’上的优选之一,如此实力叫他们如何下手?避之犹恐不及吧?

    “……怎么会这样?”

    “想不明白啊,难道是玄印坤玄严坤他们受了什么暗算?”

    “这不是没有可能啊,不然怎么会被突然冒出来的玄绝心以一压二的封印?又或是她暗中拉拢了玄云坤玄剑坤,三人联手把另二圣封印的?”

    “这个可能性也有,总之,从玄氏传出来的消息,我们只能信一半,呃……胡叫天来做什么?”

    冠军侯看了眼跟着九殿下的‘胡叫天’,这是一尊小高圣,喽蚁角色罢了。

    “还是三珍堂天帝被杀那破事,居然被胡叫天查到了一些情况,那个杀了我们天帝执事的狗东西居然被‘千异斋’包庇,还被送到了灵惠仙宫,之后千灵惠就发了威,捶爆了他们多宝联盟的半步至圣,引出至圣干预,要立其为皇,这个千灵惠之前比龙炎秀和千绝心要差一个境界,但也是我们噬名单的上一个目标,它乃乃的,怎么就都突然强大了呢?”

    冠军侯道:“你不是怀疑这些事和那个杀了我们三珍堂天帝执事那狗东西有关吧?”

    “就是有一丝疑念,但不知此人是什么境界,怕最低也是高圣吧?不然有胆子在三珍堂灭杀天帝后安然离开?”

    “也是,不过,我认为,我们眼下要做的更要紧的一件事是提升实力,晋升半步至圣,”

    “我也是这么认为,你的意思是先朝龙炎秀下手?”

    “不错,眼下只有她的阴元至丹可能供给我们最大的收益了,不然就还要跑一趟荒古遗迹,届选大赛前,我们必须晋升半步至圣,而届选新规要在开赛前一日公布,到时候七v七的新规一出,嘿嘿……他们都不得傻眼?他们去哪凑七尊强者?尤其是七尊半步至圣?也唯有我们皇族才有吧?”

    原来这里面藏着这种变化的。

    九殿下点点头,“那我们就先拿下龙炎秀吧,以免夜长梦多……”

    “那就今夜?”

    “今夜。”

    ---

    然而当九殿下引着冠军侯进入皇宫,潜至‘炎秀宫’后却发现,龙炎秀这宫压根空寂如死,连个侍婢都没有呢。

    龙炎秀去哪了?

    莫不是感应到了巨大的危机临身,先一步避出去了?

    其实龙炎秀也不是‘避’出去了,而是她今夜有约,某个人约她共参秘契。

    当巨大的危机降临到她‘炎秀宫’时,她都已经在与陆离的共参之中获得了极其巨大的收益。

    同样的,陆离也达到了引发八阶高圣天劫的高度。

    但陆离不会在这个时候晋升。

    他要先杀冠军侯。

    龙炎秀是食髓知味,骑着陆离就没准备下来,哪怕晋升到了梦寐以求的至巅‘半步至圣’,她更觉得要伺候好情郎了。

    她终于体悟到了玄绝心捶爆半步至圣的‘实力’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什么样的自信。

    她心中还有一个念头就是替母妃报仇,若不是情郎要杀冠军侯,她早就动身去宰这个狗东西了。

    “亲爱的,冠军侯的神魂你要封印住给人家啊,我要报大仇……”

    “知道。”

    “还有一个仅次于冠军侯的大仇,是九殿下龙炎智,我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我要把他活活的抽髓挫骨……”龙炎秀美眸里闪动着刻骨的仇恨之芒,似能将虚空戳出两个黑窟窿的那种锋锐眼神。

    “冠军侯留给我,他是我的‘劫运’,别的就随意你……”

    “嗯,夫君啊,我一会就去杀人呢……”

    “也不必急于一时,在皇宫廷枢不太妥,如果能够进入遗迹,那就完美了,这是千异斋至圣给的建议,他言在遗迹之中发生什么,九阶至圣也但不过手,最多就是他们带一张至圣符篆吧,嘿嘿嘿……”

    “可是去遗迹……这个不好谋划啊,尤其届选在即,只怕难以成行……”

    “也未必,你不是说他们盯着你吗?有可能对你下手,你要去遗迹的话,他们会放过这个良机?”

    “对啊,我做诱饵,让这两个狗东西上当,嘻嘻……你用点劲儿嘛……”

    “呃,还不够用劲?”

    “再用点嘛……”

    “好呀!”

    次日,消失的龙炎秀就出现了。

    并且从廷枢某殿传出了‘龙炎秀’公主要去遗迹试练一番的消息。

    收到这个消息的九殿下和冠军侯顿时狂喜。

    这叫踢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送上门来了,哈哈。

    又一日,皇廷就定下了‘次日’开启一趟荒古遗迹之试练,参与者皆为皇族或亲系。

    而冠军侯就是亲系,他妻子是公主嘛,他是‘驸马’。

    一场杀戮也悄悄酝酿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