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02章 凄惨下场
大道惊仙 第0402章 凄惨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02章凄惨下场阴阳秘契同参是分为两种,大参是本尊本体,小参是意念化身。

    两者间的区别就不说了,肯定大参受益宏大,小参受益甚微,甚至小参只是在表达一种‘态度’罢了。

    陆离只有一个本尊,人龙合源的本尊,也是至强的本尊,二女谁先谁后的问题,倒是成了她们之间的一个新讨论。

    “……你们俩也不要争了,这样吧,谁更愿意说服氏族出资,谁先?”

    千灵惠是这么提议的。

    龙炎秀就不吱声了,她是从心底里不太支持本族,生父下密旨灭了生母,并诛尽其母族,何等残忍暴行?她怎么可能想叫本族受益?她就恨不能砸碎这个‘族’,他们去给母亲做了陪葬。

    但龙炎秀还是本能的把最浓的恨都放到了执行者‘冠军侯’的身上,这狗东西居然奸噬了自己生母,他合该暴死。

    同时,她也深恨其父,这个一头灰泥的生父就无视冠军侯的恶行,现在还在重用他,灰泥脑壳上长出绿茵茵的一层毛来。

    所以,龙炎秀不乐意其族获益,即便要得益,也是自己‘上位’,把氏族踩在烂泥了,但是这个想法不现实,没几个人支持自己的,何况上面还有九阶的至圣,自己也就想想罢了。

    倒是玄绝心比较乐意说服本族,她可凭此在族中提升地位,甚至成为一尊巨头,毕竟实力决定一切,也有本脉一族支持自己的力量,虽然弱小一些,但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不出万年就能培养出自己的势力,进而入主‘整族’,叫九阶至圣都改而支持自己,千灵惠不就做到了吗?自己也打爆一尊本族的‘半步至圣’,引至圣老祖的关注,这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男尊女卑不是这个世道的法则,只论实力的,只要你实力强横,就是你‘尊’。

    玄绝心是满怀野望的秉性,不象龙炎秀个性有些孤僻,她亲族惨祸给她造成的打击甚大,致使她性子孤僻。

    所以哪怕龙炎秀是皇族中的巅峰境高圣‘公主’也不被廷皇看重或赋于权职。

    廷皇龙越天当然不会用一个恨死自己的‘女儿’。

    “那就我先喽,嘻嘻!”

    “哼,不理你们两个满眼‘利益’的坏女人,我先回宫去了……”

    “哈……洗白白的等着啊,”千灵惠还逗趣了一句。

    换来龙炎秀一声怒哼,她人就破空而去。

    龙炎秀一走,玄绝心苦笑了,“其实,我说服氏族的可能性不大……我亲族这支的力量较弱,撑不起我啊……”

    “你需要他们撑什么?你拥有了打爆‘半步至圣’的实力,是你自己撑起一族好不好?”

    “也是啊……我就是担心,受益能那么大啊?毕竟你当时是后期境的底子,受益大说得过去,可我是巅峰境……”

    “受益是肯定的,就算你进不了半步至圣,但修为超越我之上还是有可能的,看他传授你多少喽?以后我们更是姊妹了,我也没有什么要瞒你的,因为以照他的性子,可能会象对我一样对你,他有一视同仁的习惯,我现在这么拉拢你,就是提前卖好啊,这你也看不出不?”

    “好吧好吧,信你就是了,”

    千灵惠又道:“氏族的事,你想怎么解决还不随你?当你拥有了捶爆‘半至圣’的实力,你就会有诸多想法了,因为你是那种比我更适合为‘皇’的存在,到时候你族真的在届选大胜,不得考虑你这个捶爆‘半步至圣’的无上存在怎么安顿?我怕你们玄氏老祖都要发出声音的,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其实你该担心的是他对你爱宠多少才是,宠的少了你得到的就少了啊,这不明摆着的事?”

    “你不会是叫我放弃掉一切矜持去讨好取m他吧?”

    “我不希望你这么做,万一你的宠超越了我,我找谁哭去啊?以后我们可能是姐妹,也有可能要宫争啊,嘻嘻……”

    “算了,你少扯这些,我们能争什么?他什么也没有,我们各自把自己在氏族中的地位稳固才是最真的,所以彼此之间要引为奥援才对,争个屁呀?争着去啃那个东西吗?你先啊,我让给你……”

    “你滚……”

    两个巅峰境女高圣笑的简直没了形儿。

    ---

    那夜,皓月正明。

    玄绝心就坐在陆离的身上晋升了‘半步至圣’,那一刻,她有一种想要大哭的冲动。

    太多年的企盼,太多年的宿愿,太多年的等待,尽在他‘一瞬亿年’的大神通中到来了,难以言述的那种自信从骨髓深处喷薄而出,有种伸伸手就能撕开万重天的自信,有一拳把半步至圣捶落神坛的信心……

    最后所有的膨胀和信力都化成了小腰挫动的力量。

    “你要榨干我吗?”

    “可能的话,我会那样做的,敲骨噬髓,绝不留情,你乖乖给我躺好了吧……”

    这是玄绝心的声音。

    “呃,你不应该是去找你们本族那些大佬的麻烦吗?”

    “已经去了啊,难道需要我本尊亲临?太看得起他们了吧,我一念化身就足够他们拿出最诚意的态度了,嘻嘻,本尊当然继续‘讨好’你呀,亲爱的……”

    哎……玄绝心,这是坠落了啊。

    ---

    玄氏祖祠,夜半沉寂。

    玄绝心却出现在了祖祠之外,望着这座气派非凡的祠堂,她感慨万千,不想有一日我也能‘尊临’此祠。

    以前,她对这座祖祠只有满满敬畏的心态。

    今夜,她对这座祖祠生出‘驾御’的之念。

    是的,就是要驾御。

    在实力为尊的这个世道,什么规矩不规矩,都是强者让弱者服从的‘借口’,从没见制定规矩的强者服从过‘规矩’,他们只会践踏,但他们会说此规不合时宜,要修改,这就是强者的嘴,践踏叫做‘修正’。

    玄绝心现在就想做一位规矩的修正者。

    “何人?夜闯祖祠,还不退下?”

    祖祠乃重地,每日都有轮坐轮守的巨头,他们都是氏族中的太上长老。

    玄绝心这个巅峰高圣也是长老会的‘太上长老’,只是言微罢了,四尊半步至圣都一致认为她不需要值守祠堂,自行去修行去吧,其实就是不叫她接触九阶至圣的‘法相’,怕她从法相上领悟了神秘莫测的‘至圣奥义’。

    无疑这是对巅峰境高圣的一种排挤打压。

    奈何,她虽是九阶至圣老祖的嫡脉孙女,可是现在掌族的不是她祖父那支,眼看嫡出五服就不叫嫡了。

    她就是第五代,称为末代,所以即使修成了巅峰高圣,也不被看好,只是氏族中顶层战力之一,该当她出力时必须出,也就这么点作用,哪怕是巅峰境的高圣,在这样的世族豪氏之中也过的不如意啊,上面有四尊‘半步至圣’压着呢,要是只有一尊的话那可能就不一样了,四尊,他们彼此之间的勾斗都忙不过来,又怎么会叫你介入?自然一致的先排挤你在外呗。

    轮守在祖祠之中的自然是四大半至圣之一。

    除了他们,非他们亲嫡子孙都不能随意进入祖祠,这是族规,谁犯都要严惩。

    想分享至圣法相这种无上资源,等你修成了半步至圣或许可以。

    “是七叔祖?怎么?不认得绝心了?”

    玄绝心淡淡回应。

    “哼,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跟我说话?”

    祖祠内传出了威严无比的质问,换在以前玄绝心都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谈有面对人家质问的机会。

    七叔祖也觉得这个玄绝心今夜是吃错了药。

    “其实,我也就是想见见玄祖法相,毕竟我也是‘太上长老’,对吧?”

    “哼,规矩早改了,十万年了,你假装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是想问问,改这个规矩时,七叔祖问过玄祖老人家吗?”

    “这种小事需要问老祖宗?你吃饱撑坏了吗?我们四大半至圣决定不了这样的事吗?”

    “既为一族,本当一视同仁,你们让自己的嫡子嫡孙进去,不让我这样的进去,这种排斥做法,没脸和老祖宗说吧?”

    “你放肆,找死吗?”

    七叔祖暴怒。

    一只元炁大手就从祖祠里伸了出来,“嘿嘿,你需要到氏族秘牢中反省反省……”

    另一个声音突然传来,“祖父,罚她把阴元至丹献了我,就饶了她这次吧……”

    “也好……”

    这祖孙两个就把玄绝心的‘命运’给判定了。

    那元炁之手落下来要拿住玄绝心的身躯,她也躲的念头也没有。

    喀嚓喀嚓!

    抓到她身躯上的元炁大手突然炸成的粉碎。

    “呃!”

    七叔祖大为惊异。

    “咦……这是……”

    另一个声音也惊震的出声。

    可是玄绝心已经一步迈进了极少进入的祖祠之中,记忆中,她只有在晋升了巅峰境之后来过一次。

    祖祠正中间一尊三十六丈高大的法相威严屹立,正是九阶至圣老祖的本像塑形。

    法相下一老一少两个男子并立,一个个面色惊愕,难以置信。

    “你真的以为拥有了对抗我祖父的实力吗?我让你知道你玄天华的厉害,跪下吧,玄绝心,本来我要过些日子再取你阴元至丹,不想你今夜自己送上门来,很好,很识相……”

    年轻男子一脸狂妄本色,正是七叔祖的嫡孙‘玄天华’,玄氏天字辈的出色子嗣,晋升到巅峰高圣的天才,他晋升都不够一千年,但他的修为已经是氏族巅峰高圣中的前五了,比之前玄绝心还要厉害,她排名在前十之外的。

    有半步至圣的祖父拔付更优势修资,日日能在至圣法相前修行参悟至圣奥义,修行之速自然不是别人能比的。

    玄天华的确有狂妄的资格,更有了要汲取本族玄绝心阴元至丹的念头,这事玄绝心还不知道呢,原来灾难在族中酝酿了。

    真要沦为了玄天华的噬鼎,怕是要被他吞噬干净的,玩弄凌虐什么就不说了,最后能剩下一张人皮都是好的,这些氏族中的残毒者真心不比‘冠军侯’做的差,可以用毫不逊色来形容,不然以他的浅资如何能有这么快的进度?

    吞噬,不断的吞噬就是修行进度的保障。

    吞噬外人就不说了,但是连氏族中的巅峰高圣都成了他下手的目标,简直是……令人发指啊。

    “很好,玄天华,你们祖孙做的很好……”

    玄天华狞笑,一手抓出,“你认命了吧,落在我手里,我保证‘乐在其中’的奉献一切,我有一门秘术,比冠军侯王日天那门‘极乐金刚天阳道’更令女圣们喜欢,一定会给你留下难以忘怀的快乐……”

    啵!

    玄天华的元炁之爪也碎开了,根本抓不动玄绝心的这具意念分身。

    她一步步来到至圣法相前。

    她不相信至圣‘看’不到这一切,只是九阶至圣太淡陌了,他根本不想管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所以他一直沉寂着。

    沉寂着挺好,那自己动手,他也会沉寂着吧?他希望看到本族有更强者出现吧?

    此时,七叔祖的面色微变,“玄绝心,你化身中藏着本尊,要来搞事?好,我成全了你……”

    如果玄绝心本尊藏在化身之中,半步至圣不降临本尊的话是奈何不了的。

    “祖父,不用劳您大驾,我本尊已经前来。”

    一睛瞬间,玄天华的气势猛然暴涨,躯体直接涨至二三十丈高大。

    这是本尊降临了,再无法保持‘人’的形态,高圣的‘质量密度’最小压缩到二十四丈,小无可小的了。

    “来了就好。”

    玄绝心忽然笑的有些诡异。

    噼哧!

    高阔的祖祠之中突然现出无穷的雷霆电链,密密匝匝就将玄天华的本尊给缠上了。

    呃。

    这这这好象是个陷井似的,本尊刚至就落进了雷网一般,这怎么可能?

    啵!

    异响声中,那玄天华本源儿抽搐了一下,然后就感觉灵魂被抽走了一样,他连祭出‘高圣法域’的念头都未起呢。

    七叔祖立即察之不妥,大喝一声,“千绝心,你敢?还不住手?”

    无尽虚之中一股磅礴至威猛然袭来,这是七叔祖动用了本尊的法力,因为他看出孙子玄天华的危险了。

    不过,已经迟了。

    啪!

    玄天华的本尊在雷电法链网中崩裂炸开。

    “啊啊……不可能,不可能……你这个贱妇,我要弄死你,我……啊……祖父速速救我,贱妇炸裂了我本源啊,呃……”

    他的神魂被从本源中炸出,恐惧的凝缩成了一团儿。

    七叔祖的手还是来迟了一瞬间,亲孙子玄天华就崩炸了,连一息都未扛住,这是什么恐怖神通?

    再就是玄绝心何时变的如此厉害了?

    玄天华最后‘呃’了一声,神魂之音嘎然而止。

    “想拿我阴元至丹?我要你的命!”

    玄绝心瞬间流露出了绝然冰寒的杀机,一瞬间就灭杀了玄天华的神魂,万分之一瞬间就把他本尊骸骨吞噬进了雷链法界。

    七叔祖目眦欲裂,可刹那之后就感觉不到了孙子玄天华的存在,这就死了?

    “玄绝心,我要你死。”

    “老畜生,是你死吧?”

    玄绝心就是要激他本尊出来,再收拾他,省得其它三尊半至圣出来时就不好做了。

    下一刻,七叔祖的本尊就撞进了玄绝心提前布置好的无形陷井之中。

    什么半步至圣?他应该中蠢猪至圣。

    轰隆隆。

    天地之间巨大的雷链结成的‘界’就将闯进来的‘七叔祖’给装了起来。

    玄绝心娇叱一声,“你真是勇猛,敢闯进我的‘光雷灭世炼魂之狱’之中,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也难怪了,就你这样的半步至圣,我真不知道你拿什么去和皇廷龙氏争枢夺位?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啊,这是什么结界,啊……玄云坤,玄严坤,玄剑坤你们还不献身吗?我要被这个小贱妇光雷炼爆了,给我破啊,高圣法域,‘大玄宝光噬魂剑’出来,斩破雷牢……”

    半步至圣果然还是有些手段的,在被困入了‘光雷灭世炼魂之狱’结界之中,仍能祭出高圣法域和半皇品神器最后搏命。

    但也就是搏一下吧,玄绝心可没给他搏出一条‘命’的机会,此獠不诛,她心气不平,这对祖孙,她今日杀定了。

    “斩不破的,你认命吧,谁来了也救不了你,玄祖的至圣之规你都敢妄改,他老人家出来第一个要你的命,我不过是代祖惩罚你罢了,‘碎界法刃’,斩!”

    噗!

    紫电狂雷凝成的一柄巨大雷刃直接就七叔祖的‘高圣法域’斩破,将他本尊至躯一劈两片,半至圣的精粹元炁狂泄,本源裂分两片,这是巨大的创伤,七叔祖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号声。

    “住手,孽障……”

    “还不住手,贱妇……”

    “你找死啊,贱人……”

    玄氏三大半步至圣出现在了,皆是本尊降临。

    玄云坤,玄严坤,玄剑坤这三尊,都是与被劈成两半的‘玄印坤’同一高度的半步至圣,他们修为实力也不相伯仲。

    而‘玄印坤’如此惨败,他们心惊肉颤,此女怎么如此厉害?

    任她斩杀了玄印坤,他们三个也将失去氏族中的威信,所以这刻全力出手阻止,但眼见玄印坤被劈成两半,他们心惊之余也知道玄印坤完了,本源巨创的他必然跌落境界。

    此女凶残至此?

    啵啵啵!

    三圣三击,被玄绝心一道元炁大手阻击、击溃;

    三圣本尊连连阵颤,玄云坤蓦感危机突现,本尊儿一收,退出了祖祠。

    玄严坤和玄剑坤反应慢了一丁点,噼啪两声暴响,他们双双被玄绝心的‘掌’抽在脸颊上,打的本尊圣躯当场摔翻,本源抽搐,疼的神魂痉挛,就这一掌,就令他们折损了百分之一的‘本源’,修为狠降了一个‘度’。

    “这是对你们出口不逊的微惩,在实力为尊的这个世道,妄图以老卖老,只是蠢猪才会做的事,再敢对我言语不敬,玄印坤祖孙就是你们的下场,我不惜斩绝本族的毒瘤,重新整饬一个新族出来,你们这样的废物,都死了也干净点……”

    玄绝心把‘半步至圣’骂成了‘废物’,这声音传遍了全族……

    这夜,玄族沸腾了,玄氏一族爆裂了。

    祖祠发生的一幕,让他们亿万族嗣都心惊魂栗不能自己了。

    这个当儿口,玄绝心的‘碎界法刃’已斩亿数,将玄印坤寸寸斩碎为齑粉,只剩下了神魂惨嗥哀号的微声。

    一尊‘半步至圣’就这样成了过往,成了‘遗迹’。

    玄绝心当然不会拿他去炼化,这对祖孙是她要献给自己‘男人’的小礼。

    她终于明白千灵惠之前说的话了,实力暴增之后,果然改变了太多对世界的认知观,原来可以这样!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