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64章 静庵之水眸
大道惊仙 第0064章 静庵之水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夜,梵清惠一剑败邪王的事飞快在安澜古城传开。

    同是这一夜,陆离完成了迈进九阶‘造虚境’的大件大事,之前拿下了梵清惠居然还差那么一丝丝不能完成八阶天相的洗淬,但这夜又拿下了言静庵,替她们师姊妹俩平衡自体阴阳,同时他等于获得了二女至纯至阳的本源,这绝对是大补。

    世人皆信‘阴极阳生’是暗合天道的一种极变,会带来极大的增益,所以诸多意志坚卓者修行到达至高境界后仍保持元盛之体。

    但是单极盛转这种异变确实会暗伤本源,真正暗合阴阳天道的做法是阴阳互补收获的平衡。

    一夜之间,言静庵就达到了师姐梵清惠的高度,二女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抵达至巅的转变,言静庵还撒了一娇,说也要师姐眸中水光极盛那样表征,陆离便知她看穿了梵清惠水眸背后隐藏的真正玄秘,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某某残韵未散呢。

    “……妃暄梦瑶放我身边什么鬼?”

    “我和师姐的意思,岂容她们这种绝质再走弯路?难道为了历练也叫她们变成冰云那样?”

    “哦……那岂不是便宜了我?”

    言静庵白他一眼,“我辈修仙之士,只讲鼎炉互补,阴阳平衡,言何便不便宜?你为一代宗师创祖,当以身传教,使宗门弟子大获裨益才是,妃暄梦瑶皆极佳鼎质,日后亦可成为你的臂佐,你惜身否?”

    听她说的这么有理,陆离心中也本无其它含意,就是些鼎炉互补修行的小事,何足道哉?

    其实陆离知道,自己想要肉身成圣,非走这条路不可,因为自身不单单的阳盛,是无时无刻不盛,呼吸间,天地至阳之气便立时补满了身体的所缺,想要达至真正的阴阳平衡哪有那么简单?倒是梵清惠言静庵她们,只头一次在陆离的全力配合下便能凑奇效。

    说到底还是陆离胜出她们太多了,压根不是一兑一的事。

    但并没有那么多修为高深且资质绝佳的女弟子来充当他这个创祖的修行鼎炉啊。

    言静庵何等智慧,看出了陆离的踌躇,就唇贴耳道:“云渺五珺……”

    难怪庞斑浪番云都要被鼓惑,此女诡智近妖,虽颜秀貌端,骨子里却隐藏着极惑奇质,确实是翻手有云、覆手来雨的角色。

    梵清惠沉稳凝练、慧深如海,神秀内慧,但是处理宗务等远不及言静庵手段灵活、应变得法,难怪她自己让位给这师妹,另外她对修行身外事也寡淡的很,这是性子使然,不是争不争的执着。

    陆离攥了攥她柔荑,多少有一丝尴尬。

    此时二人仍保持秘修状态,自然贴靠的紧,言静庵黠笑轻声道:“你入云渺宫的心思,静庵不难猜到,那神道圣母转世归来,但凡有点慧识远见的,还不是冲着她来的?那依着静庵的意思,只要在云渺宫展露头角峥嵘的,有一个算一个……宁肯杀错,不可放过,再者言,她们哪个不想与你大修身法以获裨益?我静斋弟子本来稀少,可有一个算一个,你都须以身传教……”

    “呃,那个……靳冰云就算了吧?”陆离多少也有点洁癖的。

    “……”言静庵嗔眸。

    陆离苦笑解释,“非是我小觑于她,只是她……那个样子了,更不须哪个施舍于她,不然她的自尊更受不得。”

    “你似解女子心思,静庵不会迫你,但梦瑶妃暄你要带在身边,片刻不离,这边事了你也带她们一起走。”

    “呃,她们的修为……”

    “莫寻借口,我不依你,以你的手段,造就她们的修为很难吗?那留侯张良怎么说?”

    “……”

    陆离竟无言以对。

    言静庵更柔声道:“你身边总有人常侍,日日调理阴阳,妃暄梦瑶皆万古罕见宝鼎,你试过便知。”

    即使言静庵这手段有固宠嫌疑,但谁叫他露了转世的底子?你亮出这么粗的大腿,不就等人入彀吗?我们不仅入,还抢,行不?

    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应我此事,我和师姐多留人间十年,为你奠定道基。”

    “有静庵为我在人间谋事,我无忧矣!”

    这言静庵绝对是锐意进取的性子,此女异日当为一大臂佑。

    在言静庵来说,当然要争些什么,静斋一门全入了彀,岂能坐个闲位?把妃暄梦瑶放在他身边,以二女绝质天媚之体必然能把陆离的阴阳调理顺当,甚至叫陆离离不开她们,异日陆离便是身登‘天帝’之尊也有静斋女的影响在,这才是言静庵的长远布局。

    不过她并不嫉云渺五珺,因为陆离的目地就是云渺那位神道圣母,所以她才进言‘宁肯杀错、不可放过’。

    若言静庵排斥静斋外的女子,那陆离会对她产生看法,但言静庵那般进言相劝,陆离真没话说。

    最后传了言静庵‘水式-癸水戮仙碎魂斩’才结束与她的鼎修。

    离开秘室前,言静庵又如小女孩儿般腻在陆离怀里说,“今日你大宴七皇八道,首议安澜复国事,我去邀那魔师来给你站场,”

    陆离却明白她的心思,捏了捏脸蛋儿道:“你是被他暗算这么多年心头不愤吧?要找回颜面?”

    “哼,我还要告诉他,我是镇国公的女人,他现在想触脚毛也不够资格,狠狠挫他一挫,他不是傲吗?他拿我爱徒冰云当什么?我静斋的奇女子是窑里的婊?他不为此付出代价,天理难容。”

    言静庵有这样的心思,陆离能理解,天质绝慧的靳冰云等于让庞斑给毁了。

    “还有,夫君,我要为你亲自去见宁道奇和四大圣僧他们,听说傅采林也来了,此人也极出色,他那三个女弟子相当不错,尤其最小的傅君嫱,容资丽色不在梦瑶之下……”

    “呃,本公是那样的人?”

    陆离故作正色的说。

    “夫君自然不是,只是我家夫君阳道积蓄太厚,非天下奇质秀慧女子日梳理阴阳不可……”

    “好吧,我竟无言以驳。”

    “夫君,我说你天下第一的不是修为,而是脸皮,你认否?”

    “家法何在?”陆离唬着脸喝道。

    言静庵却娇笑一声化虹逸去。

    ……

    ……

    今日的正午,是安澜古城最风涌云动的时刻,无数知情之人已经非常期待那一刻的到来了。

    镇国公要邀七皇八道诸大佬磋商大事,会是什么事呢?

    不过,已经万众瞩目,无数不被邀请的人大人物都羡慕的紧,因为那是最顶巅的盛会,谁能出席说明他在人间世有足够的地位。

    东城外,杏花浦,紫云寺。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香火并不鼎盛的小寺中有几尊当世至巅强者。

    言静庵踏入‘紫云寺’时,便闻宁道奇的声音。

    “静庵,别来无恙!”

    “宁兄,本来我清惠师姐要来的,只是今日情况有些特殊,她脱不开身。”

    言静庵说话时,人便入了正殿。

    殿中,宁道奇、四大圣僧、还有一相貌奇伟瘦削高大的男子,他身后静立三个绝秀女子,他们正是傅采林和三个弟子,傅君婥、傅君瑜、傅君嫱;

    “见过傅兄!”

    “久闻静斋之名,今日得见斋主风采,不虚此行!”傅采林也还礼。

    傅君婥、傅君瑜、傅君嫱三姐妹一齐向言静庵施礼,“见过静斋言斋主。”

    言静庵朝他们颌为礼,是三个天香国色的美人儿,要想拉络傅采林还真须从这三个弟子身上下手呢。

    其实言静庵知道,这三女名义是傅采林的弟子,实是老傅的三个女儿。

    拿下了女儿,她老子还跑的了?笑话嘛。

    “君嫱与小徒梦瑶有旧,便是资质也异曲同工,静庵交浅言深,愿为傅兄做个良媒……”

    言静庵根本不按章法出招,见面就直击傅采林的软肋。

    良媒?

    傅采林欲拒无从,话说静斋斋主为你保媒引荐‘道侣’,何幸如之?百年来谁有过这样的幸运?

    而且,言静庵保的定然不是一般人。

    此刻包括宁道奇在内的四大圣僧、傅采林都感应到了言静庵身上微微外溢的仙息,他们心中既惊且喜,言静庵终脱出庞斑阴影。

    兼且她水眸潋滟,眉目双开,明显是失了元阴至躯的表征,真正领略到了阴阳至妙的境界,明知她就站在面前,却有一种此人融进天地的奇怪感受,就是说这时你此时对她攻击,就是在攻天击地,怕没有任何收效,这种境界……堪比仙人啊。

    观此时的言静庵,让宁道奇和傅采林双双有了一种对玄妙境界的新见识,这就是传说中的‘炼形化炁’?本体已有炁化迹象。

    这样的言静庵要给傅采林的弟子保一良媒,他真心拒绝不了。

    “愿闻其详。”傅采林只有顺着言静庵的话说,倒是叫他三弟子傅君嫱秀面飞霞。

    “镇国公陆离!”

    果然,昨日遍有人传言,静斋前后两任斋主入了‘惊仙道’总舵再未出来……今日言静庵便失去了百年元阴至躯,这还用说什么?

    同时,傅采林也就明白了言静庵的另一层含意,这是要为镇国公拉络自己啊,不过三女儿君嫱若能入……未必是坏事。

    “那便有劳言静斋了。”傅采林一语定音。

    大人物言事就是这么简单。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