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396章 打爆宝利天
大道惊仙 第0396章 打爆宝利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396章打爆宝利天“弥撒,你做什么?”

    千灵惠淡淡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弥撒圣王,他降临出来的自然也是‘本尊’,不然怎么对得上‘千灵惠’?

    只是这本尊要隐于‘化形之中’,不然‘形体’要高达数十丈的。

    ‘形中藏实’的状态才能把所有气势撑起来,不然一念化身的气势不可能那么‘强’盛。

    “嘿嘿,灵惠,你晋升巅峰境,我们正是门当户对啊……”

    “你要没事的话就回避下,我不是来找你的,也没有你那么肤浅,就显摆什么的,我来的就是一念化身……”

    “不可能……”弥撒圣王瞪眼道:“你还真是飘了啊,灵惠,巅峰境高圣,显不显摆又怎么样?巨头就是巨头,谁敢言一个‘不’字?对不对?我们需要向任何人证明或显摆什么吗?不需要的……但你要说你这是一念化身,真是羞辱我,羞辱全部人啊,所有人的眼都瞎了吗?分不清你这是本尊还是化身?”

    千灵惠淡淡的道:“神绝之才就是神绝之才,不是土鳖能想象的,你还是让开路吧,我懒得与你讲什么……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什么门当户对,我从来没想过找你这样的‘道侣’,你就是修成了九阶至圣也一样,我看不上你……”

    这才是赤果果的抽脸。

    “千灵惠,你别给脸不要脸……”

    弥散陡然暴怒,气势猛涨。

    “你活腻了吧?”

    千灵惠森然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冰寒的杀机。

    同时她伸手一指,一道光芒就将弥撒圣王罩住,光芒陡然炸开,化成一天的雷光,噼啪狂震。

    一条条雷光锁链从虚空中衍生出来,织成密密麻麻的秩序之网,就将弥散圣王封结其中。

    这是……

    不错,正是陆离传授给她的大神通‘天巡暴雷秩序之链’;

    一指之威,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乾坤震荡。

    万里雷霆蔽宇,时空易位扭曲。

    不过在其它人眼里,一切变化不太大,他们没有首当其冲,根本感受不到‘弥撒圣王’的那种惊心震撼,因为他蓦感自己陷身进了一个无穷无垠无边无际的星域之中,苍茫辽阔,不可测度,感觉亿万光年内都不会有其它生灵,这里就是一片雷霆之域,自己穷一生一世的能力怕都逃不出这片雷域。

    “这是……”弥撒圣王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骨髓中渗透出来的一种恐惧。

    怎么可能?

    千灵惠的修为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她的‘道’也和自己印证过多次了,‘星域接引大道圣光术’嘛,自己的道也未必不及她啊,可是她此时施展出来的这门大神通,甚至更加厉害,自己闻所未闻……

    别说没见过没听过,就是暗中窥视的几尊巨头都不曾见过。

    “弥撒圣王,我念你无知,就不取你牲命了,你就在此跪上七天七夜,好好反省一下,我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哼!”

    “千灵惠,你……给我破!”

    弥撒突然祭出‘法界天晶’质的半皇器,“我的‘天戮刑罚大道术’岂会次于你?破开啊……”

    一道刑天巨刃猛然暴涨亿万里长,想一刃切开无边雷域。

    但是在狂暴锁链的封蔽下,那亿万万长的天刑之刃寸寸崩裂,化为千百万碎屑,连一根雷链都不能斩断,相差太远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弥撒遥生感应,体内元炁狂暴乱窜,本源为之震荡,差一点被反震噬了本源,半皇品神器都发出哀鸣缩回体内了。

    一记全力猛破之下,差点反噬伤了本源,吓的弥撒圣王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跪!”

    千灵惠无比威势的声音传到了弥撒圣王神魂之中,啵一声就撕裂了他的神魂防御。

    噗嗵。

    弥撒圣王想不跪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神躯,神魂被压制,自己控体都能力都不及这个‘跪’字更强,哪怕他的意志并未屈服,可是他控制不了躯体做出的‘反应’,再强挣的话,本源都要受伤。

    “哇……跪了。”

    “完了,弥撒的尊面是没了。”

    “真的跪了啊?千灵惠太强了,太强了啊。”

    “怎么可能?一招就跪了?”

    “你没看到吗?弥撒都祭出半皇器了,只听一声哀鸣就缩了回去,我怀疑他半皇器的器灵都受伤了,”

    “是啊,我听到了,那器灵绝逼受了伤的。”

    “怎么会这样啊?有戏看了啊,本来万宝阁与千异斋就有些不对付,这不是更给了万宝阁打压千异斋的借口?”

    “那也未必,千灵惠如此高调的来到‘宝盟星’,未尝没有想过这些吧?说不定就是来翻这个盘子的。”

    “也是,且看看吧……”

    “嗯,看看……”

    “……”

    万宝阁的第一巅峰高圣都跪了,必然会把更强的巨头‘半至圣’给引出来的。

    而万宝阁有两尊‘半步至圣’巨佬啊。

    而千异斋只有一尊半步至圣。

    但这千灵惠好象强的有些过份了吧?这实力……难道会比‘半步至圣’差多少吗?

    罩住弥撒圣王的雷光法罩已经缩至了三丈方圆大小,象一个倒扣的‘碗’一样将这尊巅峰境的高圣扣在其中,跪的端端正正的,头都触着地,屁股撅着朝着天,这姿式……也是醉了啊,对他曾经想得到的女高圣用这种姿式见礼?以后还有尊严?

    生辱有时胜过死虐。

    尤其这样的‘辱’绝不是一个巅峰境高圣能顺意承受的,经过这一桩事,弥撒与千灵惠的死仇是结下了吧?

    人活着时,不就是为了一张脸面、一份尊严吗?真死了就不计较这些东西了。

    死仇了,绝对无解。

    而万宝阁与千异斋之间的矛盾,其实不说死仇吧也差不多,太多年了,万宝阁一直在压着千异斋的,类似这样的事,弥撒就做过几次,把千异斋几个高圣羞辱的再不出世,今日这一幕,似是对他的报应。

    所以什么死不死仇的,千灵惠根本没放在心上,仇就仇呗,这世道无非是讲个实力高低,谁强谁为王,弱者没尊严。

    虽说双方都有九阶至圣的老祖,但老祖们不会管这些事,如果小孩子打打闹闹,大人们不会跳出来帮手,不然成什么了?所以谁强谁弱,‘孩子们去争好了’,至圣老祖基本不会出来干涉,不到根基危亡的一刻,至圣们出手的可性极微。

    终于,多宝联盟的宝廷大广场上传来了巨头的声音。

    “千灵惠,不可太过,弥撒冒犯你,你也惩诫过他了,就放他起来吧。”

    出声的是万宝阁的‘半步至圣’之一巨头‘万仞陀神宝利天’,此人执掌‘宝廷’常务,也是万宝阁真正的主宰巨头,而另一位‘万宝炼天大圣尊’是炼宝第一的半至圣,他不管日常琐碎事,基本是隐世炼宝,万年不见一面的那种。

    哪知,千灵惠直接就顶了他一句,“宝圣,弥撒羞辱我千异斋高圣时,你何时出来说过类似的话?”

    这是对宝廷第一巨头‘万仞陀神宝利天’赤果果的质问。

    哗!

    私底下一片议论之声沸腾。

    “好牛的千灵惠,”

    “这是来打脸的吧?”

    “绝逼是啊,一定是来抽脸的。”

    “看看吧,厉害了……”

    “……”

    ‘万仞陀神宝利天’果然怒哼了一声,“你以为你的小手段困得住他?哼。”

    轰隆隆!

    虚空裂开,一尊百丈形体显化出来,形体的巨足狠狠踩踏向那雷光封罩。

    “哼,宝圣,你不要自取其辱,你就是动用宝廷的皇品神器也未必打得破的封印,我忘了提醒你,这雷光奇封很是玄妙,你的能量会被它吞噬,从而加重对弥散圣王的伤害,到时候他本源受创,那可是你的助力了,不要算在我头上,话告诉你了,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

    “区区雕虫小技,难得住我宝利天?”

    砰!

    一脚踩踏了个正好。

    但是却传来了弥撒的惨叫之声,他跪姿更俯的大叫起来,“啊啊……住手,住脚,宝圣,不要踩了,我、我本源伤了,啊啊啊……住脚啊……”

    结果,雷光结界封印丝毫不破,似具有无上无限的韧性,一脚踩扁下去,却如踩在了弥撒圣王身上一般,但被踩扁的弥撒又会坚韧不屈的撅着屁股跪好,这景象真是叫人哭笑不得了……

    可是‘万仞陀神宝利天’的面子越发下不来。

    “什么鬼手段?廷器听我号力,加持我身,给我破开!”

    “宝圣,我再劝你一句,你真要借廷器皇品至威,这一下砸下去了,我保证弥撒圣王本源重创,跌落境界……”

    千灵惠淡淡道。

    那‘万仞陀神宝利天’阴笑道:“那是他命苦,不过,我会替他报仇的,到时候我也让你跌落境界补偿他。”

    砰!

    “啊……宝圣……”

    浩瀚的廷器至威击在那个雷光封印罩上,雷光蓦然巨盛,然后就是弥撒的惨叫,凄厉无比。

    有形无形的好多‘眼’都呆滞了。

    可怜弥撒圣王出来装个逼没装好,被自家的巨头给打成重伤,本源重创,当场境界跌落,变成了后期境高圣,且还是重伤在身的‘后期境’,也可以说弥撒圣王等于半废了吧。

    一股无边杀伐意念从虚无中降临下来。

    是‘万仞陀神宝利天’的意念。

    “不错,不错,正好给我借口严惩你,千灵惠,我会把你的一切拿来补偿给弥撒,我会让他拥有晋升半步至圣的收获,你以为我在做什么?你太嚣张了,你这样的个性只会为宝廷招来灾惹,不祥的很,所以我出手替宝廷把灾免掉,算功德一件。”

    “我就说弥撒圣王如此嚣张跋扈,原来根子在你这身上?很好,我也告诉你,宝利天老狗,我就是来和你清算旧帐的,你这个宝廷的真正祸根,今日准备承受报应吧,‘狂雷紫电碎界法刃’,给我斩开他的宝限!”

    喀嚓!

    一声震塌周天的暴响。

    一道紫色雷暴化形的巨刃,横贯南北长天,亿万里宏巨。

    就一下便将‘万仞陀神’宝利天的化形之躯斩破,致使其法力碎成汪洋一片,四下狂泄。

    但顷刻之间就被紫电巨刃吞噬的干干净净。

    这是什么神通?

    同时,一个秘界被这一刃切开,破开的黑洞虚空那边,是一尊形体高大的半步至圣,正一脸惊愕的看过来。

    “老狗,给我出来,尝尝我这门神通的厉害,‘无极无上灭神判决’!”

    千灵惠有如威凛诸天亿界的战天女神一样,伸手一抓。

    抓出的手蓦然化为一杆经天巨茅,挟着破碎千百万诸天时空的威能,轰进了宝利天修行的秘界。

    巨茅所经之此,一切虚空崩塌、碎裂,无尽无穷的星域风暴顷刻引发,但丝毫不能损坏茅体,而所有风暴能量都被茅杆吞噬吸收,使这巨茅每一瞬间都在暴涨暴长。

    这一茅跨越了一切时空、一切空间,显示出来时,就击中了宝利天的本尊本尊,它无视一切时间空间,出即至、至必中!

    “啊……”

    宝利天这样的半步至圣都不能躲开或封住这惊爆法界的一击。

    一击就击穿了他的本源本尊。

    这是何等恐怖的神通?

    宝利天在惨叫声中,一脸不能置信的狂叫,“本圣和你拼了,廷器神力加诸我身,‘周天万仞绝神旗’给我爆啊,”

    这‘周天万仞绝神旗’是他的半皇品神器,他要大爆半皇品来炸伤千灵惠,这不是拼老命吗?

    本命神器一但大爆,自己也要受到不可逆转修复的巨创。

    可宝利天这种人怎么会没有算计?

    千灵惠却是知道,宝利天有两件半皇品神器的,一件是本命神器,一件就是随时准备炸爆重创强敌的压箱底之用。

    “老狗,你真是想多,在我面前有你引爆半皇器的机会?‘光雷灭世炼魂之狱’,给我封!”

    又一门惊天动地的大神通出手。

    亿万雷光密密匝匝出现,将宝利天刚祭出来就要爆炸的那杆‘周天万仞绝神旗’给裹缠起来,根本再挣脱不了,真封了。

    “‘本源无极镇魂傀儡大术’降服他……‘混沌天速法’,天速之光,转瞬千年!”

    千灵惠站在虚空之中,纤手虚点,娇声叱咤,瞬间之后,一件法界天晶制造的半皇器神器‘周天万仞绝神旗’就落进她的纤掌之中,瞬间就收了‘半步至圣’的大法宝神器,这简直是……吓死高圣的手段神通。

    “拼了啊,你这小妖妇,我与你不共戴天。”

    “好啊,我真宰了你这老狗!”

    千灵惠也狠了心,猛然怒叱一声,“星域判决神罚法链给我出来,‘星域接引大道圣光术’……”

    嗖,金光漫散诸天,一道金桥秘道就铺到了宝利天的身前。

    恍然间,千灵惠就随桥附光而至,就站在宝利天的前面,她纤掌一伸就拍在了宝利天本尊胸膛上,“尝尝这记‘罪天罚穹无妄神雷’吧,给我借口杀你,我就成全了你……”

    轰!

    宝利天半步至圣形体直接被这一雷轰的炸成了亿万碎屑。

    就这一记,足以炸裂他的本源,足致其本源重创。

    半步至圣,居然在千灵惠一连串的无敌神通秘技打击下连还手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直接打爆了。

    漫天飞散的宝利天碎屑中,挟着亿万片碎裂开的神魂的凄惨叫声。

    这千灵惠强绝到什么程度?打爆半步至圣,无敌无量。

    跪撅着屁股的弥撒圣王已经吓的屙出圣屎了。

    他虽低头触地,但他的‘神念之眼’也能看到一切啊,可看到的这一切太不真实了啊,看的他屙了一裆圣粑粑。

    “千灵惠,收手吧。”

    一只弥天大手从另一个秘异时空飞了过来,遮天般的浩瀚磅礴,弥漫着‘万宝炼天’的威息,是‘万宝炼天大圣尊’终于没忍住出了手,万宝阁的另一尊无上存在。

    “滚开,一丘之骆,多管闲事,叫你生死两难,‘天巡暴雷秩序之链’!”

    千灵惠根本不卖他什么面子,出声求情可以,敢出手,哼,叫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厉害。

    又一门无上神通,‘天巡暴雷秩序之链’。

    亿万条雷光锁链从虚空之中垂落,将‘万宝炼天大圣尊’的炼天巨手轰的支离破碎。

    根本不是千灵惠的对手,一击而溃。

    千灵惠力敌万宝阁两大半步圣尊,直接打爆一尊,击退一尊,太恐怖,太可怕了。

    那宝利天碎习泊无数躯屑又在下一刻凝结出来,哪怕本源重创,也不会使他失去这个能力,但他自然不及全盛时的三成。

    此时的宝利天再无凶嚣气焰,惊惶如丧家之犬,一双眼里尽是惊怖之色。

    他大叫道:“老祖啊,千异斋的魔女要彻底毁了万宝阁啊,老祖,你不管我们了啊,老祖……”

    万般无奈,看到‘万宝炼天大圣尊’被击退后再没了反应,他不得不向九阶老祖求援了,不然今日真要被虐死的啊。

    千灵惠正要再次出手,虚空中传来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威量无边无际,一叹就瓦解了千灵惠祭出的种种神通,神通威能散成了天渊汪洋,千灵惠一震,神念动间收回了所有神通威量,她知道是万宝阁的老古董九阶至圣出手了,只是一声吧息就把自己所有法威打散,至圣太强大了啊。

    不过,另一声从苍穹更深处传的声音挡住了这声叹息的余威。

    “宝敬光,你老脸不要了吧?”

    这句话漫散诸天,威量亦是无边无际,将叹息之威瓦解,显然是千异斋的至圣老祖也出了声儿。

    “呵呵,千绝业,你还是老脾气啊,我就是向灵惠这小丫头讨个人情,放过那个宝利天算了,他也等于废了,再无修成至圣的可能,就留他在万宝阁做条看阁狗吧,此事至此而止,小丫头,可否给老夫这个薄面?”

    九阶至圣神迹‘宝敬光’都说这话了,千灵惠肯定是要给人家面子的,总不能把大脸全撕开,那多盟联盟就要散了。

    而多宝联盟也没不是每家都出了九阶至圣的,一共才三尊,还有一尊是‘神华楼’的老祖,而‘百珍堂’和‘聚奇轩’都是没有九阶至圣老祖的。

    “光圣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小女并无异议,只是这宝利天纵容弥撒圣王多做妄事,令联盟内部积怨甚深,长此以往下去怕是人心要先从内部散掉,小女不知不考虑清除毒瘤。”

    那宝敬光道:“嗯,你做的不错,我们三个老古董是不想过问这些烦心俗务的,我看宝廷主枢的位置你来坐合适,万宝阁的都给老夫听清了,多宝联盟还是多宝联盟,我们几个老家伙谁也不偏袒了自家,谁有能力谁坐大枢之位,如今千灵惠小丫头以巅峰之姿打爆半步至圣,未来修途不可限量,当为宝廷新‘皇’,你们谁要犯了什么错,也不用来求老夫的,老夫是不会再管你们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就这样吧……”

    九阶至圣都这么说了,大事便定。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