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60章 万世惊仙图
大道惊仙 第0060章 万世惊仙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见陆离的那一瞬间,梵清惠言静庵都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神秘天地中的气息。

    这种气息似与天地成不可分割的一体。

    陆离没有转回身,正在观看后殿正中后壁上自己刚刚打上的条条大道符痕,整个后壁横展,六丈宽、十丈长,已刻满了符篆图形,连成一幅奇古玄奥的图腾,上为星辰苍穹,中为日月山河,下为大地汪洋……右侧纵列一行篆字:万世惊仙图。

    领着梵言二人入内的浪番云,目注奇光,瞬间便被这幅奇瑰图腾吸引,那万千纵横交错的符痕中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呢?

    梵清惠、言静庵都和浪番云一样,被十丈横壁吸引。

    那星辰、那日月、那山河、那万物、那大地、那汪洋、都似活的一般,在演绎世界的兴衰昌灭,其内涵深邃、玄奥、晦涩、难明。

    浪覆云目光盯着下方汪洋中一叶飘摇的扁舟,一栩栩如生的白袍少年卓立舟头,正半仰首望着东方跃出海面的那轮红日。

    汪洋中浪高风急,小舟随时有倾覆之险,画面中的舟正在一个浪头上歪斜着,但舟中少年站的奇正,从视觉上予人极其不谐调的一种冲击,偏偏这个景象中又似秘蕴着至奥玄机。

    浪番云知道,白袍少年就是师尊陆离,梵清惠、言静庵也从白袍少年身形重合到了此时镇国公陆离的身上,就是他自己。

    陆离没开声,谁都没有先出声,似怕扰了这一瞬间的宁静。

    浪、梵、言,三大人世间的造虚圆满顶巅宗师半仙,这刻的心神都沉浸入了这幅图形之中。

    他们在沉迷,在深陷,却不自知……

    直到,陆离出声。

    “番云,宗内非造虚至巅半仙,皆不可擅入后殿观阅此图,为师将‘三元炼形术’契刻于图中,另藏着惊仙诀五行大仙剑式,你眼下只得五行水式-癸水戮仙碎魂斩,其余四式可于壁前细细参详,看你的造化天赋吧,不过,记着为师的一句话:命中有的终须有,命中无的莫强求,五行大仙剑式非本体融合五行奇珍绝宝不能修至大成境界,但人世间的五行奇珍太少了,便是有也是品质差的,此诀可领悟于心中,日后羽化升仙到了天界再觅奇珍大修。”

    “谨遵师尊法谕。”

    浪番云恭敬稽首。

    从陆离出声开始,就把梵清惠言静庵的心神从‘万世惊仙图’中‘震’了出来,不然沉迷再深她们有走火入魔之虞。

    就这,二女已经汗透了白麻袍。

    她们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这奇瑰图中竟藏着‘三元炼形术’?还有什么‘惊仙剑诀五行大仙剑式’?

    “二位斋主,可有所悟?”

    随着陆离问话,他才缓缓转回身来。

    比星辰还要灿亮的两道目光,‘同时’盯着梵清惠和言静庵,在她们来说是陆离只盯着她们中的一个。

    更令她们想不到的是浪番云拜入了镇国公陆离门下,原来万世惊仙道的真正始创是陆离。

    那什么‘五行大仙剑式’必然是禁忌仙术吧?

    只此一项,万世惊仙道异日必然崛起,哪宗的创祖在凡修时期能留下禁忌仙术?没有,从来没有。

    象‘三元炼形术’是三元上仙悟道破仙的根本法,所以仙人秘藏谁都想抢,抢了也不会传给谁,他们自己修行羽化,上界去还这个因果,他不敢替别人结下先仙的因果,唯独陆离是个异数,他敢,他不怕。

    就拿静斋‘地尼’所创的《慈航剑典》来说,也不是‘炼形化炁术’,她进入死关所悟所得仅限于自身受益,心得入不了剑典。

    可以说静斋的枯禅坐‘死关’更似在赌仙运,好多年来就出了一个地尼升仙,再没有第二个斋主凭借‘死关’羽化飞仙的,换个说法,《慈航剑典》算是武道至巅之学,却非入仙法门,最后一卷记载的散手死关,勉强能算半仙术,而剑典中记载的至高心法‘剑心通明’也就能把你送至造虚圆满的境界,想去触及仙门你就只能去修最后一卷的‘死关’,舍此之外就是另觅它径。

    剑典中仅次于枯禅坐‘死关’的是‘散手法’,这门功法高于‘剑心通明’,但入仙几率比‘死关’还要低的多,静斋历代弟子对于散手死关也不能选择,要看你自己的境界修为最终能不能达至修行死关的高度,达不到就只能修行‘散手法’,但如果连‘剑心通明’也达不到,那什么也不用想。

    梵清惠言静庵这时都露出苦笑。

    “叫国公见笑了,清惠天赋慧识愚钝,未能悟到入仙秘法,更不敢奢望什么‘惊仙剑诀’,非是国公出言唤醒神魂,怕是……”

    “静庵如是,惭愧!”

    这先后两任斋主,都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悟到什么,可陷入太深的话,她们只会得到两个结果,走火入魔又或得悟受益。

    若是惊仙道中弟子,自然会被传授‘三元炼形术’,而不需要来这里阅壁参悟,‘惊仙诀’要从这幅图中去参悟,再就是这幅图主要是留给宗外人观阅的,其一但得悟受益,就要结下始创者的因果,这是陆离挖得坑,结下我的因果,你就是我的‘人’,没跑。

    陆离听到她们的回答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笑着对浪番云道:“番云,这壁图,你们可以择人而阅,便是敌对者亦无不可,前提是互相欣赏的那种,谁受益谁便结下为师的因果,到了仙界自然要有个果报之时……”

    “弟子明白了。”

    “嗯,你先去吧……”

    “弟子告退!”

    浪番云又向梵言二人稽首便离了后殿。

    这时,陆离才虚手一引向左侧殿门,“二位斋主,随我去后亭小坐。”

    ……

    ……

    与此同时,魔师庞斑下榻处,迎来了魔门中几位大佬,邪帝向雨田、邪王石之轩、阴后祝玉妍、麾帅赵德言等人。

    这赵德言居然也机缘巧合得到了‘道心种魔大法’,只是他的修为还是比不上其它人。

    在庞斑左右及身后有三个人,左下首是人妖里赤媚、右下首是花仙年怜丹、身后稍远的蒲团上坐着个和尚,赫然是域外的红日法王。

    所有人中,以赵德言和花仙年怜丹的修为相若,也最弱。

    里赤媚和红日法王不相伯仲,仅逊于向雨田、石之轩、祝玉妍他们一分半筹吧。

    而庞斑身上已荡漾出浅浅的仙息,这是触及了仙门的表征,他因为一直寻不到‘鹰缘’,后来转移了目标,在言静庵的‘帮助’下盯上了旷世奇才浪番云,并一直在等浪番云成长为与他相捋的顶巅至强者,如今,浪番云终于在安澜东观显示出覆雨剑的凌世天威。

    庞班是魔种转了道胎才晋至顶巅触及仙门的,等若是由魔入道。

    眼下魔门第一人便是庞斑,堪媲美天魔苍璩的存在,诸魔中大佬来寻庞斑解惑‘惊仙道’之秘也是正常的。

    “庞兄,这惊世道背后之人,莫非真是那大魏镇国公?”向雨田首先发问。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庞斑脸上。

    庞斑微微颌首,“除了此人,世间再寻不出第二个,三界执法司下界来少说要半年,惊仙道此时出世,应为陆离手笔,此人心志之大不可臆测,他这是要留道基在人间啊。”

    “此人也确有资格,仅封镇金仙生魂的手段,当世无人堪比,难望其项背,庞兄你若对上此人,有几分把握?”石之轩问。

    这话问的都不敢加入‘胜算’二字,但也算相当客气了。

    庞斑苦笑,“便是浪番云都不在我之下,那镇国公就不提了,庞某连半成把握也没有,十成十的败!”

    闻听庞斑如此坦言,众皆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庞斑心境微起波澜异动,隐隐对静斋言静庵的那丝‘魔种’羁拌被冥冥中一股神秘的力量斩断,心中再感应不到言静庵的存在,这是当年用道心种魔大法对言静庵的绝秘回击,他自然知道言静庵借阅《慈航剑典》没安好心,所以还了颜色。

    只是这些年来,言静庵仍不能察觉。

    此时的异样波动,让庞斑知道言静庵见到了镇国公陆离,是他出手了。

    这个人果然强的让庞斑看不到项背。

    ……

    ……

    陆离在殿后园中亭内落坐,梵清惠和言静庵也与之对坐。

    就见陆离伸手隔空虚指了一下言静庵的眉心,一道黑色光泽就被他吸沾在指尖之上。

    这一幕看的梵清惠言静斋大讶。

    尤其是言静庵顿感身心一轻,似乎把一个无形无迹套着自己的枷锁桎梏拿走了一般,她的心境也一下通明到了极致。

    “这是……”言静庵不由脱口问。

    陆离食指绕了绕,那黑色光泽就蒸腾化气消失,他轻笑道:“道心种魔大法也不过如此,那《天魔策》的创祖苍璩也算个人物,这种由魔入道、借道羽化的妙想天开还是可圈可点的,静庵你受无形魔种纠缠这些年,只当是心中刻下庞斑印记了吧?其实不然,你借阅《慈航剑典》给他,本是要扰他修行心志,阻其为祸人间,但他岂有不知之理?便施展无上种魔大法,使你心生魔相,魔相生则魔种结,这是魔由心生的小玄妙,只这一层隔阻,你的剑心通明便不能澄明如镜,小手段尔!”

    镇国公举手投足之间化解了庞斑的无形魔种。

    他虽未与庞斑照面,但借着言静庵却与庞斑隔空过了的一招,庞斑完败。

    “静庵谢过国公援手。”言静庵在这瞬间就修为大进,此时起身向陆离稽首言谢,同时也表达心中的崇慕感受。

    此人,当真是人世间第一强者啊。

    可是陆离现在才是八阶天相境,这……简直是不能理解。

    “些许小事,无须言谢,我倒是想与静斋做一赌局,二位意下如何?”

    陆离摆手让言静庵坐下才道。

    赌局?

    梵清惠言静庵面面相觑。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