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57章 气半死的玉阳子
大道惊仙 第0057章 气半死的玉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离一看宋缺微蹙眉锋,便知他在想什么了。

    “兄长不须忧扰,金仙的生魂我亦敢封拿炼化,三元上仙那里只是小事,他的因果我自有应付之法,其实这三元是个散修,比宁道奇还孤立出世,但到了天廷仙界他才会知道处境有多么艰难,就说那地仙之祖镇元子,奔波了不知多少个仙界年,所求不过是入个‘真流’,但是天廷那帮子人就是不接受他,徒呼奈何啊,想在八道外自立一宗无妨,但想再谋真流之位就真是想多了,不成混元天道,这辈子都不要想这种事,他肯放下身段入佛或入道都有他一席之地,但是镇元就是镇元,心气太高,还想叫五庄观变成碧游宫那样的存在,可惜啊,他不是圣人!”

    这番话让宋缺大点其头,心气高有时候坏大事呢。

    陆离又道:“镇元子尚且如此,那三元上仙和他根本没得一比,仙界三廷哪有那么简单?你不入长生八道,就想在三廷谋取一个‘真流’职位?那是痴人说梦,三元上仙这个人心气也是高,他未必能转过这个弯儿来,日后我入仙界说不得能为他化解一场劫数,所以兄长你不用多想此事,有许多事宿命中已注定,非人力可改变,命中的贵人不出现,极有可能应劫化灰,便是圣人都要应劫转世,何况一小小仙人……”

    “与闻贤弟之言,愚兄这眼界顿觉开阔不少……”

    “哈哈,兄长言过了,”

    ……

    ……

    玉阳子听闻安澜东观被移为平地,不由勃然大怒。

    “浪番云他怎么敢?”

    吼也是在玉虚府宗驿吼的这句话,毕竟浪番云此时的修为已触仙门,比他玉阳子是丝毫不差的,大不了举霞上天,寻一宗与玉虚府不对付的宗门进入,玉虚府也未必能把他如何了。

    “此事怕另有内幕,”玉璇子道。

    玉阳子、玉玑子都望向玉璇子,三人中以玉璇子智慧最高,一眼能堪破诸多复杂的世事隐秘。

    但是玉阳子也不傻,“那就是说安澜皇族内部的龌龊暴发了吧?”

    玉璇子点头,“楚合赢说的那个皇族公主楚秀瞳,怕是真的和古皇预言中的‘白袍’在一起了,而且还搅进了江湖道的顶尖强者,浪番云、赤忠信、历若海,哪一个都是半仙大佬,而且这些人做事狠辣果决,又怎么会想更多的后果?怕是他们背后还有人撑着呢。”

    “会是谁?”

    玉阳子他们并没有听楚合赢说过‘白袍’指的是谁。

    那玉璇子掐着手指算了算,“师兄勿扰,很快就会有人上门来寻我们,就算安澜皇族要复国,也绕不过我们玉虚府,这几百年来安澜楚氏已经是玉虚府一份子,这个大因果他们不敢承担的,那背后之人也知道绕不过我们,必会出面找我们协谈此事。”

    玉玑子一拍大腿,“二师兄所言甚是,我玉虚府庇护安澜楚氏数百年之久,哪怕他们现在有了新靠,也不敢抛下我们,这个因果太大,他们不敢结的。”

    就在这时,殿外有人禀报,“三位长老,云渺宫的谭珺亦到访……”

    呃?

    云渺宫?

    玉阳子三人不由面面相觑。

    不过玉璇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背后之人怕是那镇国公陆离了,现在也只有他有这个实力做这件事,再没有第二个人愿意拿这事去开罪七皇八道。”

    玉阳子也就明白了,“云渺宫想做安澜古国的国宗?那我们玉虚府算什么?”

    “师兄啊,云渺宫做是它的事,他们这是要拉我们玉虚府下水啊,安澜万里边陲,是与妖魔道接壤的最前沿,若我们与云渺宫同为安澜国宗,岂不是以后成了对抗妖魔道的主力?那镇国公不怀好意啊,他封印了血海神妖的金仙生魂,现在又想把我们拖进泥坑,此人真真是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深,我们可不能上这个当啊。”

    玉璇子果然是智者,只听谭珺亦上门,便立即琢磨出了背后隐藏的凶险。

    玉阳子气的脸一白,“好一个镇国公!”

    “二位师兄,我们若不想搅这浑水,怕是要让出对宁澜古城的隐控之势了,这如何是好?”

    “问题是人间事,仙界插不上什么手,那些仙人们谁想管下面的破事?我们上去了也不想再搭理这边呢,就是眼下怎么衡量得与失吧,三界执法司即便下来也是针对陆离一个人,不会涉及其它,那陆离明显安排了浪番云等人与云渺宫为后手,他怕是要逃了呢。”

    玉璇子继续推测,在见谭珺亦之前,他们必须得拿出个应对之法来,得失利益先要衡量清楚了。

    玉阳子气的一捶桌案,“姓陆的好算计啊,岂能叫他们如愿?把我们玉虚府顶到前面去和妖魔道杀戮?”

    老三玉玑子道:“师兄,我们的人不往前去,他们总不能来拉我们吧?阳奉阴违呗,这安澜古城的利益岂能放手?那可是大损失啊。”

    玉阳子没好气的看了眼这个自作聪明的老三。

    那玉璇子苦笑道:“老三,你想多了,那镇国公是什么作派?百万妖魔尸骸我们捞到半根了吗?你以为我们顶个安澜国国宗的虚名就能分到利益?还不是谁上阵谁拿实惠吗?你不出力就想分润些妖魔尸骸?你觉得浪番云会不会白给你呢?”

    玉玑子顿时哑口无言了。

    “老二,你的意思呢?”玉阳子还是更信任玉璇子。

    “师兄,我们这次算是被姓陆的算计了,他怕是吃准我们不会放弃安澜古城的利益呢,实际上谁又能放弃?八道哪一宗能放弃?只不过安澜复国这里就再不是八道说了算的地儿了,诸多的收益要归安澜国库,光是税赋一项就有多少?我们和云渺宫一起做为安澜国宗,还能拿一些啊,把其它数宗驱离出来,怕是收益比现在要大的多啊,如今是七皇八道十五家在瓜分安澜的利益,如果只剩下安澜和云渺以及我们呢?最多加上浪番云他们,这比以前少了太多瓜分利益的势力,从这方面说是好事啊,不过因为这件事得罪诸宗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八道盟也不是个摆设,必然要扯皮一番,但是七皇廷中的六廷怕是要被挤出去了。”

    “哦……”玉阳子的脸色立即缓和下来,确实如此。

    他转首对殿外道:“请谭道友入内。”

    ……

    ……

    谭珺亦现在自然是向着陆离的,这次过来就是替陆离充当说客的,自觉得都比前的身份提高了不少。

    毕竟以前是有求于玉虚府玉阳子他们,姿态多少都有些低的,但是今日却有了扬眉吐气的感受呢。

    “……镇国公的意思是,安澜皇族内部的龌龊,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希望玉阳子等三位道友不要搅入浑水,那秀瞳公主已经是镇国公的人,下一代安澜国主就会是镇国公和秀瞳公主的子嗣,浪番云等人新立的‘万世惊仙道’亦聘请镇国公为名誉大长老,还有南岭天刀宋缺为大长老,还有一些人,一半日,三位自知,国公会请几位过府共议安澜复国大计,毕竟这数百年来安澜楚氏一直托庇于玉虚府,没有道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向玉虚府通气……”

    通气?

    你们让浪番云杀楚合赢时跟我们通气了吗?

    但是这个话现在不能说了,玉阳子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真讲出来就是要和镇国公破脸要说法了,以镇国公现在的威势又岂会怕玉虚府?说到底人世间的事还要人世间的人来解决,长生八道的仙宗都插不上手。

    那些上了天的仙人们真没几个还管人世间蝼蚁是死是活的,你死了或给人欺负了,那是你无能,事事都求上界宗门给你做主?要你何用?你是废物啊?

    玉阳子他们也不想把这样的印象给了上面,所以他们能扛下的都要扛,扛不下的也要去硬扛。

    此时听谭珺亦一讲,居然连陲西南岭的天刀宋缺都和他们搅在一起,不由更是一惊,几年前宋缺与宁道奇一战之后,如今双双触摸仙门,是当世无敌般的存在,谁都不想惹这样的人物,何况南岭宋氏一家独大,宋阀俨然把南岭圈成了宋国,宋阀精兵都有几十万,岂容小觑?

    齐太宗李二几番拉拢天刀宋缺都未成行,结果宋缺不声不响就成了镇国公的支持者,说到底还是看重镇国公敢封印金仙生魂的胆魄及手段,亦是想从镇国公这里得到平稳入仙的法门,这一点谁的心里也清楚。

    听听,还有一些人呢,一半日才让你们知道是谁?

    玉阳子三个人都有点懵了,镇国公这后手藏了多少?此人神迹般的崛起,真是无迹可寻,怎么就如此幸运?

    就怕还有些人也都不是比天刀宋缺差的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玉阳子都没了底气,凭玉虚府在人间的四尊半仙大佬真的对抗不了这个镇国公。

    “安澜复国,此事我们玉虚府愿附镇国公骥尾,东观之事既然是安澜皇族内部事务,我等也不好说什么。”玉阳子这是认了,被阴也没办法,能保利益不失即可。

    如今再说什么也没意义了,想要更大的利益就只能支持镇国公,把除了大魏之外的其它六皇廷赶出安澜。

    一句话,形势比人强啊。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