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87章 颖夫人
大道惊仙 第0287章 颖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87章颖夫人本来是木水两廷人设的局,要坑杀乙泰颖,结果是他们赔进去四件半绝品神器,搭进了四条性命。

    哦,癸辰心认输态度很叫乙泰颖受用,就没有杀她。

    是的,他们的生死都掌握在了乙泰颖的手中,陆离交给她全权处置,生杀予夺都由她一言可决。

    返回宝城时,坐的是金廷的上品‘大乘云’。

    上品大乘云就是一架豪华的御空舰,一路上能观赏亿万里中央界的风物。

    大乘云的‘迎风台’上有两个法座,是尊贵级别的人物才能坐的,陆离就与乙泰颖坐在上面,在他们身前跪着四个设绝杀之局的水木两廷的顶尖强者,但此时已经没有什么顶尖强者的范儿了,剩下的只有惊恐和颤抖,哪怕强如半皇,当自己快要灭亡时,也一样会战栗,尤其到达他们这样的境界,比一般人更不想死,活着时受亿万人的崇敬仰慕,怎么活都风光万代,可现在却要死了……

    癸辰心这个曾经风华盛美的北癸枢廷的女帝,享受不知多么奢糜,更是不想死的,所以她已经吓尿了两次,这简直就不是一个廷君该有的担当,怎会如此腌臜?三个半皇也蛋散了,之前的狰狞恶毒,不可一世……此时又惊若鹌鹑,就差痛哭流涕了,也许他们知道自己别说流泪,就算流出屎也改变不了死的宿命结局,所以也就不落泪了,只剩下纯粹的死亡前的恐惧。

    只有癸辰心一直给乙泰颖在磕头,一边痛哭流涕解释着这次绝杀局的种种内幕,大意就是木廷的青玄纪这个老不要脸的在组局,说要瓜分掉乙泰颖的一切,神躯骸骨和半绝品神器,以及她的神通秘技。

    其实水廷参与这个绝杀局? 主要还是想与木廷的青玄氏维系统治阶层的利益? 他们很难拒绝青玄纪的‘邀请’,又能分享不少好处? 而且分脏结果也以水廷二人最大? 半绝品神器给他们,因为他们这次拿出了神皇符篆做大局威慑的。

    可谁也没有想到陆离这个变数? 都不晓得他何时与乙泰颖勾搭上的。

    “若是得知颖皇与枢皇的关系,我们水廷是绝对不会参与此局的? 另外就是? 木廷一直是金廷的对头,而我们与金廷又是世谊,既然木廷自己都要对付自己人,我们从帮助金廷削弱木廷的角度着想? 也是应该参与此局的? 我所言句句属实,来之前还与我们小廷君癸辰月也说过此事,她也没有反对,水金两廷在对木廷的立场上是同仇敌忾,还望陆枢皇明察……”

    其实这个癸辰心极其精明? 她是真的不会办蠢事,这一次真是未能想到陆离会插手进来? 看似又与乙泰颖有些‘交情’。

    甚至连癸辰月都没有反对他们入局,陆离也能看出癸辰心的确是想趁机占木廷的便宜? 因为木火二廷从来都是金廷的敌对势力,她代表水廷这么做? 不无讨好陆离的嫌疑? 现在因为乙泰颖怪怨她的话? 似有失公允,如果没有考虑金廷利益就入局,陆离可以无视之。

    但是癸辰心确实有考虑过借这桩事替金廷削弱木廷呢,只冲着这一点,还真不能杀她呢。

    “颖姨,你看这……”

    陆离声音温和的问乙泰颖,虽未明言,也是等于替癸辰心开了口。

    乙泰颖多聪明的人,还能听不出来,而她本来就不怎么恨其它人,她唯一恨的要立即杀死的就是木廷的老狗青玄纪。

    不是这个老王八旦要引狼做局,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再就是陆离这么尊重自己,又叫什么颖姨,叫的乙泰颖心里就酥麻酥麻的,也可见其在心中已经把青玄嫣当他的‘人’了,而不远万里跟来救自己,也是看破自己有此一劫,如此情义还再用嘴上言明吧?当时听到出声时,自己就有一种想落泪的感动,有了一种参天巨树可倚仗的安逸之感,原来一个女人撑起这一切是那么的累,在绝境中又是那么的悲苦无助和不甘,致命之时,他却站在面前替自己挡住了一切厄运,抹杀一切危机,这样一个倚靠,这样一个懂自己的男人,不可能跟着他吗?

    其实在陆离露面一刹那,乙泰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此生非他莫属了,命都是他给挽回的,其它的又算什么呢?

    不过,面子总是要的,他在人前又这般尊重自己,叫‘姨’的意思就是不想让自己难堪,可以悄悄做他的‘侣’,而不必象玄嫣那样嫁过去,姨姨和外甥女一起嫁的话,怎么都会成为一个别人的笑谈吧?哪怕世风如此,可有些人也不想弄的满世皆知。

    他叫自己一声‘姨’,就是隐晦的告诉自己,不会对外宣扬某些事,这叫乙泰颖心里很舒服,自己可以不计名份,但必须要脸,哪怕明知是一种遮掩,也比撕开了亮相更容易叫人接受。

    现在陆离当着他们面替癸辰心求情,自己怎么能驳了男人尊面?再大的事也不能驳他呀。

    “我并不恨此人,随你怎么处置,我只决定那个青玄纪的生死吧,这老狗还想颠覆木廷,把玄嫣父亲顶掉,让他子嗣上……”乙泰颖咬牙切齿的道,可见她真是恨极了此人,这辈子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赤发佬,这段时间你跟着我颖姨,替她做事,”陆离话罢又对乙泰疑道:“要不要让赤发佬去一趟木廷,把老狗子嗣屠光?”

    乙泰颖就白了陆离一眼,微声嗔道:“要你替我做主?”

    最后一个字出口,几乎都没有声儿了,俏脸有些绯红,娇羞不胜的模样实在是令人食指狂颤。

    陆离嘿嘿一笑,“好,你自己做主,有事就吩咐他们两个去做,反正他们也是闲着……”手指了指庚至阳和赤发佬这两个当世顶尖的绝巅半皇,他们随便一个都能把那四个一块收拾掉,也不会费什么力,就是这么恐怖骇人的实力。

    乙泰娇嗔了一句有些后悔,怕陆离面子下不来呛她一句,不想他一点脾气没有的顺着自己话讲,这家伙真是会哄女人啊。但是自己怎么感觉这样舒心畅意呢?真是的……女人真的需要男人宠着惯着啊?我难道也是这样吗?好吧,好象是……

    不过想想青玄纪老狗的算计,也必然深刻,说不准要本界要做出些什么勾当来,木廷不能乱啊,当下一咬牙,对赤发佬道:“烦劳赤皇走一趟木廷本界,杀三个人,青玄毕、青玄扬、青玄忠,然后帮助青玄义稳定本界大局,直到廷君归去……”

    “谨尊颖夫人法谕!”

    赤发佬也是个妙人,居然称呼乙泰颖为‘颖夫人’,弄得乙泰颖当时雪颈都泛起了绯色。

    然后赤发佬就化虹进入虚空,直奔木廷本界去了。

    跪在迎风台上的青玄纪闻听此言,顿时苍老了一万年似的,乙泰颖说的三个名字,就是他三个最有出息的嫡子,这是后手布局中要颠覆木廷的主要力量支撑,这三子若亡,他代表的‘纪系’也就彻底沉沦了,虽未灭脉,却胜似灭脉。

    待赤发佬离去,陆离就望着癸辰心道:“这次的事,你多少考虑了金廷的利益,但诡贪之心始终是祸根,这个毛病最好改一改,不然日后有的亏吃,我次我饶过你,不过你回水廷本界就把廷君位置让给你姑姑癸辰月吧,说什么我都算你‘姑父’了,总不能要了你的小命,不然你姑姑还得找我麻烦……老东西,你跟癸辰心去一趟水廷,帮癸辰月稳定枢势,有不服想搞事的,统统斩灭!”

    “喏,谨尊枢皇法谕。”庚至阳声宏应诺,然后一把拎住癸辰心就化虹飞逸了。

    此时,乙泰疑就横了一眼陆离,多少有些调侃的道:“你这手段果然是覆手有云,翻手来雨,把人家小廷君都收私宫了?”

    陆离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合纵联横嘛,总要动用一点手段的,但我这个人还是讲规矩的,颖姨你不用糗我,对了,金廷是我起家发迹之地,居然还隐藏着一尊半皇,这个庚仲炎,你知不知道他?”

    随手指了一下跪在左边的那个半皇,正是金廷的半皇庚仲炎。

    乙泰颖扁扁嘴道:“此人也算个老古董,怕是有上百万年不曾露面了,好多人都他已经入灭,但他一直与青玄纪是好友,两个人都是表面上的老好人,骨子里却是一样的阴私歹毒,抛开大立场不讲,他们以半皇之尊行成诡事,表面又充大善,其居心也必叵测,而且这个庚仲炎也是隐藏在庚仲明背后的最终支持者,是庚仲明的亲叔叔,庚仲明一系被灭,他更不敢露面,谁知却在这蹦出来。”

    “哦,原来如此……”

    竟是一条明系的漏网大鱼,半皇级别的隐藏强者。

    陆离也不会把他放在心上,这些半皇一给剥夺了半绝品神器,就再也不是半皇了,境界直接跌落两三个,最高不过神帝中期。

    这种境界的跌落是伤本源的,因为神器就是从他们本源中剥离的,他们再想回到颠峰,除非得回半绝品,否则一世再无晋升神皇的可能了,而且他们的下场肯定是好不的,得回半绝品就不要想了,能保住一条狗命都是万幸。

    陆离掠了一眼壬未江,这个水廷的半皇,也与癸辰心是一种心态吧,要他的命也有些过了,不过和癸辰心一样,半绝品神器肯定要剥夺的,他们能保住一命就非常幸运了,以后也不要妄想再站在枢廷之上呼风唤雨,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于是,陆离随手一点,封印壬未江的蛋罩结界就破开,“我不要你的命,你自己去吧……”

    “谢枢皇颖夫人不杀之恩,”

    壬未江磕头之后,怆慌飞逸进入虚空,至于他是回本界还是去哪,都随他吧,日后这个人多半不会再出现了。

    “该是咱们分赃的时刻了,四件半绝品神器,一人两件如何?这枚神皇符篆归你。”陆离随手将一直攥在手里的神皇符篆抛给了乙泰颖,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大作用,他两个仆人都能抵挡住一量劫法力的神皇符篆,何况本人呢。

    乙泰颖接住神皇符篆看了一眼,摊开手心托着符篆又递向陆离,“我要这做什么?神器我也不要,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哪有脸和你分赃啊,我只要宰了这只老狗……”

    陆离道:“我看你和玄嫣都未有心当什么廷君,虽然有能力扶你们上位,可也要你们想坐那个位置,统合五廷倒是我的大计,两件绝半品你拿去给你乙泰氏被你看好的人,培养起来帮我盯着一些,我怕是没有精力在琐事上费心,要不就你和玄嫣商量下,谁做廷君好了,我那个准岳翁也不是个有决断的主儿,难当大事呀。”

    乙泰颖心中甜蜜,有两件半绝品给自己族人的话,乙泰氏的势力也必暴涨,自己的亲弟弟也的确有天赋才情,只是被青玄氏压的一直不能动弹,不然倒是个很合适的‘廷君’人选,但能在他面前推荐亲弟弟吗?

    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陆离就猜到了什么情况。

    他便笑道:“举贤不避亲,我用人是用才,而不会只看你面子,若无才无能便是你讲什么,也弥补不了他的缺陷,对不对?”

    “我弟弟,也是玄嫣的亲舅舅乙泰罡有些能力,只是境界还未入六阶神帝,一直卡在半步神帝的瓶颈上。”

    “这是小事啊,我传授你诸门三千大道,你传授给他便是,再加上一件半绝品神器,他要还是不能晋升神帝之巅,那我只当你推荐了一个废物吧。”

    “呸……我弟弟怎么会是废物?”乙泰颖嗔目娇怨。

    陆离哈哈大笑声中,就把一道粗硕的光芒贯入了乙泰颖的眉心,这是足足数百门三千大道。

    一瞬间乙泰颖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吟,身形蓦然一涨,修为节节暴增,九天苍穹之深就漏透下一股明皇的光泽,贯进了她得脑顶,这是无上皇息,一缕皇之奥义在乙泰颖神窍中炸开。

    顷刻之间,她就登至了半皇之巅的大盈满境,通体舒泰的无以复加,有一种举手就能撕裂神天法限晋升神皇之自信。

    数百门三千大道的能量威势,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恐怖,虽还未修至大成,但也骇人听闻。

    这种无私的信任却更叫乙泰颖感动莫名,这一刻就想投进男人怀中,任其……

    好吧,矜持点,这还跪着两个王八旦呢。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