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85章 无齿之徒
大道惊仙 第0285章 无齿之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85章无齿之徒七日之后,陆离首先出关,四分之一的八阶神祖意志的融合就花费了他七日深融之功。

    想一想淮姐要融合完那半缕完整的八阶意志怕最少也要四五倍以上的时日。

    刚出关坐到分廷宝座上,庚未棠就出现了。

    “见过枢皇大人。”

    “嗯,这几日可有什么大事?”

    “都是些琐碎小事,非要说有一桩大事的话,就是木廷来了一位半皇境的美女要见枢皇,她自称是青玄嫣的小姨。”

    “呃?青玄嫣的小姨?”

    陆离微微思忖,便颌首道:“那就传个神讯给她,可来与我一见。”

    “遵枢皇法谕。”

    庚未棠离开后,陆离跷着二郎腿,一手竖起食指在额心处搓了两下,目光瞥着坐在殿外左右两个石兽头上的老仆,一个庚至阳,一个赤发佬,就如同两个亘古不变的门神一样,无事打扰他们时,他们都处于石化一般的修行之中。

    这是两尊都能引发神皇天劫的绝世强者,一金一火,五行还缺其三,等到五行聚齐,自己身边有五个仆人时,大势也将合拢。

    这一步步行来,于五行之世的收获也越来越大,深藏在表面下的诸多秘迹也显现出来,别人或许还未看清,但此时的陆离已经比谁都看得更清了,五行大陆表面上的事务已经不值得他去算计折腾了,由手下人去料理即可,自己主要考虑的是大势秘势的整合梳理。

    大势是五廷五件绝品神器的归属,秘势是五行大陆这个皇品神器的控制,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说皇品神器这恐怖存在,就是镇压五廷的五件绝品神器也绝对没有那么好上手的,如果说神天上的神皇们不打这五件神器的主意,你信啊?我是不信的。

    至于神皇们怎么打五件绝品神器的主意,陆离现在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很肯定,那就是在争夺任何一件绝品神器时,都有可能遭遇与神皇意志的对决,所以在珺淮没有完全融合了八阶神祖意志之前,自己一方是不能轻举妄动的。

    为什么不是陆离去融合那件绝品神器呢?

    陆离早考虑到了这个事,自己来融合纯粹是浪费,因为自己的目标已经标在‘大混沌五行乾坤镇世塔’上了,皇品神器不更香吗?

    那五件绝品神器加在一起也不能和那件残损了的皇品去比? 皇品就是皇品? 品质上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

    即使那件皇品现在是死宝,那五件绝品加一起都撼不动它分毫。

    正思忖间? 庚未棠领着青玄嫣的小姨入来了。

    “禀枢皇? 木廷半皇乙泰颖到了。”

    “嗯,你去吧? 我与颖姨说话,请坐? 颖姨!”陆离这嘴真不是一般的甜啊? 张嘴叫的让乙泰颖就浑体舒泰了。

    人家这个端正的求姻态度和无齿就叫人感觉比不了。

    乙泰颖就翻白眼了,怎么能如此厚脸皮的人?

    她看着庚未棠退出,心下不由微动,庚未棠这样优秀的绝质? 居然只是他身边的近侍? 看那一脸难掩的幽怨,也是想邀宠邀不来所致的心结吧?果然是真的悔恨莫及了,据外甥女说,他给过庚未棠入后宫的机会,是她过份犹豫给误了。

    人这一世? 诸多罕世难遇的良机都被自己错过了,所以做每一个决定时一定要慎思。

    无疑? 现在摆在木廷面前的也是一个良机,陆离已经显示了他的强大? 机遇也给出了,你要不要? 一念可决。

    正视这个极英逸男子时? 乙泰颖都有一种心澜波动的奇异之感? 虽仅是第一次相见,但他那种绝无仅有的气质神韵太灼人心,没眼力的自然看不透陆离的一些本质,但是境界高深到半皇程度的乙泰颖真不是睁眼瞎。

    从未有过一个男子能叫自己初见就心澜起波的。

    乙泰颖在亿亿万年的生命中,也不曾想过要与谁参一参阴阳秘契,她和外甥女的个性一脉相承,根本不屑与修欢悟愉之道,更是非常的鄙视那些陷入了欢愉之中的修士们,难怪一个个难以晋至更高的境界,都被另一种欲望占据了精力,还修什么天道神阶?

    然而阴阳奥义也的确是存在的,且是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它就横亘在神皇境的门槛前,不参阴阳秘契,一世也别想修成神皇,参了阴阳秘契也只是有了修成神皇的一点几率,本质是有一点差距,但在乙泰颖的认知中,这种差距真心不大,只为了晋阶神皇就要放下尊严做那种令自己恶心的事,她宁愿不修神皇。

    这种宁可放充成皇也不愿参阴阳秘契的心态在乙泰颖来说是根深蒂固的,她也不认为自己这一世生命中会动摇这个坚卓信念。

    直到看见陆离的第一眼时,她自认为坚卓的信念一瞬间就崩塌了。

    只是心湖中微微荡起的一丝波澜就冲毁了自己认为坚卓无比的信念,真是不可想象这样的结果,为自己曾经的坚定感觉无比羞愧。

    怎么会这样啊?

    乙泰颖都想掉头就走了,简直要无地自容。

    “颖姨心潮波动巨大,不知所为何事?”

    “要你管?”

    乙泰颖正羞愤无以自处时,偏他还问,失口就呛了陆离一句。

    话出口时,乙泰颖俏面更红,一时之间有失措之感。

    陆离一付无辜模样的望着她,更叫乙泰颖感觉难堪呢,但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要扭身离开的念头,干脆就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法座上。

    但是目光从陆离身上挪开,尴尬的窘态就好了许多。

    陆离民是个妙人,此时已岔开话道:“颖姨此来可是为了玄嫣之事?”

    “正是。”乙泰颖心下暗赞一句,算你识相,望向陆离的目光就不那么尴尬了,之前自己的娇嗔‘要你管’真有点向情郎撒娇的嫌疑好不好?不过,那种感受却真的不错啊,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或是从未遇上过能叫自己心动的人吧?原来心动不动的差距才是最大的啊,什么坚卓不坚卓的意志,在心动之后居然是不堪一击的,只不过是自己设在自己心防上的一道封锁罢了。

    她现在也忽然明白了青玄嫣为什么羞涩的不敢来见陆离的心境,却又时刻挂念着他,整个一花痴,来时还暗骂她来着,殊不知自己也遭遇了这样的尴尬,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这个男人是自己外甥女心动的目标,自己怎么能那样的无齿啊?要不要脸了?

    这么想的时候,乙泰颖却感觉到从灵魂深处悄然流淌出来的一缕莫名的伤感。

    似乎最最重要的东西在这一刻失去了。

    陆离却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女子。

    下一瞬间乙泰颖收拾情怀,正色道:“你答应玄嫣的都能做到,我替她答应你,但是,要明媒正娶。”

    “明媒正娶的是‘妻’,同参秘契的是‘侣’,这是这个世界的习俗吧?”

    “不错,你非神世之人,但入世也要随俗,总要顾忌我们本地人的尊面不是?”

    “哦,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外甥女和姨姨一起嫁的先例?”

    “你……真是无齿之徒。”乙泰顿时啐骂,自然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有挑x自己的嫌疑好不好?不过,自己居然没立即大怒?

    如果是换一个人对她说这样的话,以乙泰颖的脾气,直接会大神通出手将之灭杀,岂容他拿自己去意y作贱?

    但在此人面前,终不过骂了一句‘无齿之徒’。

    然后,乙泰颖转身就走,心慌的不想再于此处多停留片刻。

    陆离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

    [ ]……

    “小姨,如何?”

    “休提那无齿之徒,居然说出、说出那种话来……”

    “呃,小姨,他说什么了?”

    “那无齿之徒问我,外甥女与姨姨有无同嫁的先例?真真是不要面皮了。”

    “啊……他也看上小姨你了?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呀!”

    青玄嫣也嗔骂了一句,美眸中凝起了不愤之色。

    不过她瞅瞅小姨清冽的秀姿,如此气质神韵,谁又不能心动?在木廷,踏破乙泰氏门槛想求明媒正嫁乙泰颖的世族豪不知凡几。

    更何况小姨是‘半步神皇’,谁家娶回这么一尊大神,岂不是骤然崛起?

    “不过,你的事,我替你应下了,”

    “呃……”

    应下了?

    青玄嫣眸中的不愤之色顿时就消于无形,这一幕看的乙泰颖心头一凉,女子一但动了情,果然是一场不可想象的灾难啊。

    “此间了事,我便回木世本界了,嫣儿你好自为之。”

    “啊,小姨,你不要走,我、我有些不适,你和我一起吧……”

    “一起?”

    “是啊,那个……也是有好多先例得啊,父亲后宫之中不也有一对母女?”

    噗……乙泰颖就喷了,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诸如此类的事,在修行之世根本就不能算个事,但凡能修行晋升境界,一家女子扑在一个男子身上的缕见不鲜,在水廷反之,一堆男人厚颜屈膝的在女皇宫内争宠都不叫个事,还不是为了自己和氏族出头?什么尊面之类的东西和修资奇珍境界神通来比,连狗屁都算不上呢。

    自己心中能真的视神皇境如无物吗?尤其是到了这个门槛儿前的,更是不甘心呀,只不过没有合适的同参秘契的道侣罢了。

    不过外甥女如此开口,还是叫乙泰颖无地自容,呸了她一口,“关我何事,你自己应付便是,我走了。”

    乙泰颖急慌忙乱的出了木世分廷,跃入虚空而逸。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