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76章 大诱癸辰月
大道惊仙 第0276章 大诱癸辰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76章大诱癸辰月这边分赏刚刚结束,有执事来报,水廷小廷君癸辰月前来拜廷了,陆离颌首,让人带水廷的小廷君进来。

    按理说他是应该去迎的,但是现在的形势突变,水廷上门显然是有求于己方,又何须与他们客套?

    陆离现在拥有的实力可不止这一点,还有两位拥有半绝品神器的女人也在他本命神器之中修行,一方面有光逝法加速,一方面有好多神帝本源丹供给,她们的进展飞快,这二水就是水廷那位得了皇基的癸壬柔,和到金世之后结识的辛水夷,后者拿到了从庚仲明那里剥下来的半绝品神器‘辛帝绝魂剑’。

    用不了多久,癸壬柔和辛水夷都会晋升神帝的。

    水世分廷的小廷君癸辰月心里蛮不是滋味的,之前被庚仲云去水世分廷显了威,拿走了半绝品神器,现在她又主动来拜廷,并以小廷君之姿到来,都没有出迎的人。

    可见现在的金廷多么牛势,关键也是对水廷在某件事上的做法有疑议吧?就连癸辰月自己都觉得这么在背后阴盟友有些不地道,可是廷君癸辰心决定的事,自己也阻止不了呢。

    做为分廷的小廷君,癸辰月必然也拥有半绝品神器,不然处理分廷方面的事务都感觉底虚。

    然而如今被金廷这么一闹,绝半品都不能镇压分廷了,火廷连折二位巅峰神帝,又失了两件半绝品,都快要疯了吧?但想再拿回这两件半绝品几无可能。

    入了殿,一眼看见小廷君位上坐的英逸男子,便知是那个被满宝城传的神王境枢务使,此人也是真敢坐那个位置,一点也不觉得托大啊,但他脸上一派闲散意态,无丝毫倨傲之色,倒是叫癸辰月颇有些意外。

    一个人的神情意态最能显示内心格局,狂妄嚣张那种倨傲之姿是最容看到的,但难得的是此人的闲散之姿。

    入殿时也看见了殿外石兽上坐的一个苍古老仆,没有亲眼见过老仆发威,癸辰月都不知道这位就是横扫了火廷的大牛强者,只是觉得此人不俗,自己都看不透人家。

    庚至阳平很低调的,皇息也不外放,所以谁也看不透他的修为境界如何如何。

    他也不爱搭理人,阖目盘坐似在静修一般。

    在殿中也没有半步神皇庚仲云,他也不会在殿中出现,继续他‘镇廷’的事务即可,若有什么事,陆离自然会动用他,平素可于秘境之中修行,保留一缕神念在外监察廷内廷外即可。

    “赐坐!”

    这口气,赐小廷君的‘坐’。

    形势比人强啊,癸辰月道了声谢,也就殿下落了坐。

    殿中除了左右司务相辛未妍、庚华茹,就是六大殿的新君了,其中‘吏枢殿’君位空缺,庚万震暂行君权,所以庚万震也在殿中侍立。

    陆离望着这个癸辰月,发现她居然修的是壬阳水元,此道于女子来说是逆阳而修的,要比修癸阴水元的难好多,但是能修到她这个境界高度的那绝对是水极强者。

    “你想不想做主水廷?”

    这是陆离开场的第一句话。

    癸辰月当时就愣怔了。

    别说是她,就是自己这边的左右司相务和六大殿君也有点傻眼,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话等于问癸辰月你想不想当廷君?

    但是这话比当廷君肯彻底,廷君也未必就能做主一廷的,比如八公主父亲之前也是廷君,可惜是个傀儡。

    可是‘做主水廷’就不一样了,哪怕不当廷君,也未必不能做主,主要看你有没有震慑别人的实力吧。

    癸辰月怔怔不以何言以对,能这么明显的颠覆我们水廷吗?你这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陆离看出她的尴尬了,笑道:“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吧,前一阵子,你们水廷出个皇基神王,你知道的,癸任柔,你出来,见见水世分廷的小廷君。”

    嗖!

    一道水色光花从陆离脑顶上冒出来,然后显化人形,赫然是失踪了有一阵时间的水廷皇基神王境的癸壬柔。

    当初癸壬柔的突然冒出,的确令水廷为之一震,甚至把一件半绝品神器赐给了她,谁知她在上任火廷司时突玩了一失踪,水廷都不知她是生是死,原来她藏在这里?

    又联想到金廷的八公主也是因为三千大道突然崛起的,这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而皇基正是阴阳法和五行法这两门大神通。

    当时这事不仅震惊水廷,就是其它四廷在水世的眼线也传了消失回去给各廷的,所以癸壬柔只能‘失踪’,不然就是众矢之的,能不能活到现在还两说呢。

    如今陆离的形势地位不同了,借八公主的手,他等于颠覆了金廷枢权,扶八公主正位,他又在分廷搞出扫荡火世分廷的这种事,可见大势初成,癸壬柔此时在廷上露面也无所谓,殿上的诸人皆是以陆离马首是瞻的心腹了。

    陆离又开出条件,“皇基大神通,混沌阴阳法和混沌五行法也不算什么,我传给他们的还有‘混沌极御法’和‘混沌补天法’这些,也都不算什么,当然,你乐意与我合作,我助你登顶水廷之巅,你也是癸辰氏中的一员,接手癸辰心的大权也不能说出格或大意外,比如癸辰心突然出了什么事……我想你本族内也有支持你的人,再加上你个人的实力,几门大神通妥妥让你晋升半步神皇,日以再晋升神皇也不是多大的事,你考虑一下……”

    这么直接的就开出了条件,而且极具诱惑力。

    癸辰月的呼吸都细了。

    而之前她也听说了‘皇基神王癸壬柔’的事,说不出的羡慕和嫉妒,一个小小神王怎么就能有这样的际遇?

    现在癸壬柔就在面前,看到她虽然是神王境,但很明显已经是神王至巅的半步神君了,随时都能迈进五阶神君境吧,而且自己是六阶神帝巅峰,可看不透这个小神王,两个境界的差点,都看不透他,难道说皇基神通就这么的强大可恐?

    那如果自己也获传几门三千大道,会强到什么地步?怕都不会比之前在水世分廷上的显威的庚仲云差吧?

    这个诱惑让癸辰月的呼吸都停止了。

    “你们都下去吧,我与癸辰月小廷君交流交流,”陆离摆了摆手,让诸人都散了去,连癸壬柔也一闪化成了芒光飞进了陆离的额心中去。

    大殿之上就剩下了陆离和癸辰月。

    陆离信手一扬,一道五采神光的法罩结界就把二人罩了进去,“这样就安全了,我们说什么都不会听到,你考虑一下吧,我要说我的大志是一统五行大陆,进而带你们去神世真正的人族盛世‘一元大陆’,你觉得呢?”

    “这怎么可能?一元大陆是中央陆,我们五行巨陆虽然珍奇,拥有五行之极的至珍奇宝,但因为大陆法限太强而无法开采,这里与中央陆‘一元’隔着妖魔之世的,要横渡妖魔界几乎不可能,死一万次都过去的,再就是走神天之上,那得修成神皇啊,也就和这个神世再无关了,神皇们想要降下一个神念都非常艰难,神世和神天基本就是两个世界,也没有听说上了神天的神皇再想下来,神天才是神世更纯粹的核心,那里的神元滚滚如潮,可不象我们所在的神世这么稀薄,一元中央陆的形势更复杂,宗门林立,又陷在诸异族包括之中,不象我们五行巨陆偏安一隅不受太多搔扰,又因为五行极炁神通也十分厉害,妖魔异族很少来搔扰我们的,但是我们这边却没有什么大的秘藏或神天遗这废墟,能开发的就是五行奇质的宝料,偏没有炼制的鼎炉与炼焰,局限性是极大的,即便如此,五行巨陆也宏大无极,拥有亿亿兆数的人族修士。”

    陆离倒是头一次听人把五行巨陆和中央陆一元说的这么详尽,不过他有他的看法,比如五行巨陆因何而形成?它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根基和玄秘?隐隐感觉它不是五行巨陆这么简单,而生存于这个五行陆上的生灵,有太多看不清的迷雾深藏着。

    “以你的境界也当知道五行巨陆本界中的一些远古的秘闻吧,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不敢轻涉的险境之类的所在?”

    “这个,还真的有,就是五行五极的五个极眼儿吧,无比恐怖,极眼中释放出来的五行单极元炁骇人听闻,只有借助半绝品神器才能把这种元炁转换,五廷都集亿亿万年之功,在各自镇守极眼上布施下奇绝大法阵,用来从中汲取最极品的五行至珍宝料,炼制半绝品神器和品质最高的丹都要至珍五行极料,”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把火世分廷掌握的极眼霸占了呢?”

    陆离突然想到这个可能。

    癸辰月苦笑道:“那会逼火廷与你们全面开战,无所不用其极,因为五行极眼就是一廷的立世之本,另外要推展占极眼也不简单的啊,各廷的绝品神器法限都暗通着极眼,甚至绝品神器的能量也能从极眼中获得相当的补益,要夺极眼,就是动用绝品神器的一场惊天大战了,先不说结果如何,五廷五世必然要被全卷进来的,到那时就怕妖魔异族窥见机会也大举进犯五行巨陆。”

    “这么说,五行五廷不内乱,也是为了防范妖魔界的入侵吧?”

    “是的,这是一大原因,再就是五行五廷互克互生,很解决出一个胜负,要说实力最为雄厚,底蕴最强的其实是中央土廷。”

    “好吧,这些且先不论,我欲培养你做主水廷,可暗中行事,你回去联络支持你的人,我这边安排人做事,叫癸辰心或支持她的人出点问题,不过有一个条件,你要入我的后宫哦……”

    “这个……”

    癸辰月多少有一点脸红,她可是绝世大美女,修行天赋奇绝不论,更深藏着强势的野望,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野望被这个小神王给看破了,居然这么引诱自己,真是叫人不好拒绝呀,皇基神通,这个真不是‘人’能拒绝的奇巨诱子。

    她眼神很是复杂,显然是心动了,但又有些顾忌,“我若能晋升半步神皇,顾忌确实会小许多,也不需要对癸辰心做什么,或削弱支持她的人,她背后不过是有半步神皇壬未江支持,是她的道侣,她靠这些维护她在水廷的统治,又是神皇嫡传玄系,当然我也是这个嫡脉的,因为我是她亲姑姑,我突然崛起的话,只要震慑几个人就能拿到廷权主事,只不过那样水廷的实力可能因为失损一些大神帝又或半步神皇而变弱……”

    癸辰月还是有大局心胸的,并不为了自己能上位就不顾一切。

    她这样的本质倒是叫陆离更欣赏她几分。

    “这样吧,也不需要你完全的颠覆水廷现在的枢权势力,只要你全力以赴支持我,你那个倒女若要扯我后腿,你就收拾她,这样对你来说没有难度了吧?趁这段时间你也暗中发展固巩你的势力,准好取而代之的准备,她要是有大局观,将来肯顺应大势,就留着她好了,也没什么关系,在大局面前,她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我要做的事也不是她能阻止的,但我的本意是一统五廷五极真正的把五行统合,而不是各自为战的一盘散沙,那时,我才能做进入一元中央陆的打算。”

    如此雄心宏图,也叫癸辰月非常动心,当然,更动的心是自己即将获得的皇基神通,一举进窥半步神皇,这才是最实质的收获。

    “能问一桩事吗?”

    “可以,你问。”

    “金世八公主,她和你是……”

    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验证了自己的猜测,那就可以答应他了。

    “呵呵,你猜到了吧?好,我也可以告诉你,八公主是我培养起来的,现在金世金廷就握在我手中,如果能通过你把水廷也攥住,我要做的大事就不远了,只是我本源宏深,境界很难快速的推进,你如果知道我以神王境的修为就可以打爆半步神皇,能不能给予你更充足的信心啊?”

    “什么?”癸辰心真的骇然失惊了。

    “打爆丁兆原和丁兆阳那个人就是我从金世廷狱中带出来的老古董,他是三七百多万年前的老古董,没有本命神器就能修至神帝巅峰境的真正强者,因为他获得了先天五太之一的大神通传承,‘太始大神术’,现在他掠夺了丁兆阳的‘火极炼魂塔’,可谓神世第一至强者,即便是现在的他,也不敢轻言胜我……”

    “呃,辰月愿入命君大人后宫。”

    “哈哈哈,善,我正缺壬水之精来修练我的一门水极大神通,修成之后一并传你。”

    “谢命君!”

    等殿外的老仆接到陆离的法谕时,他已经和癸辰月同参阴阳秘契了,打发老仆去水廷传个话,要与癸辰心论道九日。

    九日后出关的癸辰月,俨然已经是修为突飞猛进的半步神皇了。

    她飘飘然出了金世分廷,与来时已然是两种心境。

    这日,火廷大批强者出现在了宝城。

    一时间风涌云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