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74章 震慑水廷
大道惊仙 第0274章 震慑水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74章震慑水廷在水世分廷大殿上,廷君癸辰心为首的一众分廷在员,迎来了拜廷的金世‘半步神皇’庚仲云‘云佬’。

    五廷各自都有一两尊半步神皇这样的至尊级大强者,是神皇以下的至尊强者,在神皇不能降临‘神世’的现状中,半步神皇就是天爷爷一样的无敌存在。

    不过之前水廷、金廷、木廷都只有一尊半步神皇。

    现在金廷突然又冒出一尊半步神皇,而且恐怖的吓人,比已知那位‘云佬’厉害好多,云佬若对上火廷的小廷君丁兆原都未必能占了便宜,毕竟丁兆原也有半绝品神品,又是只低他一境的神帝巅峰之境,真正的实力最多就是比‘云佬’逊色一筹吧。

    但是金廷突然冒出这个老家伙,独抗二大神帝巅峰境的火世强者,他们都拥有半绝品神器,结果双双被封印,夺了神器,火廷面对这样的损失,已经满廷震撼,惊怒的无以复加了。

    五行宝城也为金世分廷出来的这尊恐怖人物乱了套,诸廷不得不重新审视金廷,看以什么样的立场去面对新的形势了。

    水廷肯定是全力与金廷修好定盟,背地里落井下石的事是不能再多想了,那只会为自己带来灾难,还要错失一个强大盟友,所以癸辰心干脆利索的拿下了‘庚仲生’,连同他怕半绝品神器也准备奉还给金廷了,就看‘云佬’的拜廷怎么说。

    癸辰心背后左边的半步神皇壬未江目光灼灼盯着庚仲云,他们是齐名于五行巨陆的‘半步神皇’,实力也不相伯仲,但是今次看到的‘云佬’,予壬未江一种前所未有的深邃之感,再他身上再看不到自己以前看到的东西了,此人的修为也大进了啊?

    只是云佬身上的皇息,就要比壬未江的浓烈太多,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同为半步神皇,但未必就没有大的差距。

    庚仲云入殿之后弥散的皇息,几乎将水廷诸强者都震慑,包括与他同一境界的半步神皇壬未江。

    癸辰心的心中也是说不出郁闷,大好的形势陡然逆转,自己这边什么都没有劳到,还要担个不好听的名声,真真是……哎!

    “未知云佬此来是……”

    癸辰心可不是小廷君,她是水廷的廷君,而主持分廷枢务的小廷君亦与她同宗同脉,是她的亲姑姑癸辰月,论修为也未必在她之下,同样是拥有半绝品神器的牛人。

    基本上在五宝主持分廷枢务的都拥有半绝品神器。

    廷君在的场合下,小廷君自然随侍一边,不再主事,她与两大太上长老并立,其它的殿君侍于两厢,整个殿上有十多位水廷的强者。

    就这些人,却丝毫不能给予庚仲云一丝压力,自己得授两大三千大道神通‘混沌极御法’‘混沌补天汉’,实力暴增,已经无限的接近了皇门,呼吸之间就能感到神天之上有滚滚神元入体,这是真正把半条腿迈进了皇阶的征兆啊,以前,自己可没有这样的感受。

    庚仲云现在有自信能凭一己之力,把水廷大殿上这些强者全部荡平。

    这种油然而生的自信,真是非常的美妙。

    他淡淡道:“奉分廷枢务法谕,来带走庚仲生,其它的话老夫也不想多说了,毕竟我们两廷交厚,不能因为一些事就坏了盟义嘛!”

    没明着说你们藏匿了我们金廷的罪孽之人,已经就是给你们面子不准备和你们撕破脸了,你们好自为之。

    总之,庚仲云的话,让水廷诸强者面子上是真的有点难看的。

    只是想想金世分廷那个恐怖人物,就觉得该忍就忍了吧,真把那位惹了来,把水世分廷也折腾一顿岂不是更没有面子?

    癸辰心原准备奉上庚仲生的,只是半绝品神器,她[.]是真有点不舍得。

    “本君此次前来,就是听闻了一些变故,事体颇大,所以一至宝城,就处理此事,如今那庚仲生已经伏法魂灭,骸骨可交由云佬带去吧。”

    “哈哈哈,辰心廷君糊弄老夫啊?庚仲生他算什么东西?就算是灭了魂的骸骨,剥去半绝品神器也只是神君级的,要它有什么用?老夫是来拿那件半绝品‘庚皇青天斩’的……”

    庚仲云的气势陡然暴涨,目光中释放出精灼的威凌之芒。

    下一瞬间,整个大殿好象都震颤了一下,更加浓郁的皇息扑天盖地的弥散出来,殿中十数强者顿感有一种要被窒息憋死的压迫凭空降临。

    没等癸辰心答话,庚仲云又道:“枢务大人的老仆能扫荡火世分廷,老夫也一样能把水世分廷翻转过来,极御法,守护我身!”

    轰隆一声,混沌极御法凝成的混沌结界化成一个蛋罩将庚仲云罩住,他也执出了他的半绝品神器。

    一言不合,就要拆人家的廷殿。

    庚仲云以前可没这么强势,那是因为实力不够,现在他也有了嚣张的资本,想拿水廷一众强者试试自己到底有强大。

    “三千在道‘混沌极御法’?”

    水廷的半步神皇壬未江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失声后又忙道:“云兄且慢动手,我等未言不把庚皇青天斩还给金廷嘛,大家都是老道友了,岂能因一丁点小事而大动肝火?不值当的,不值当的……”

    他自忖不是这庚仲云的敌手,就怕那金廷枢务以此为借口,趁机扫了水廷,把水廷强者手中的半绝品神器再抢了去,那更得不偿失了。

    癸辰心也吓了一跳,她了解的云佬没这么强势的呀,话还未讲完就摆出要一决生死的态度了?这金修都是如此刚烈不催啊?

    想想也是后怕,她慌将庚皇青天斩拿了出来,“云佬且歇雷霆,神器在此,正要物归原主……”

    自己最大的倚仗‘壬未江’这半步神皇都表态了,就说明他不是人家对手,真给对方撕野的机会,动起手来,只怕损失就大了,而且会撕破与金廷的盟义,那更得不偿失,所以飞快的转变态度,将‘庚皇青天斩’拿了出来。

    庚仲云微一伸手,凌空虚摄,就将癸辰心手中的半绝品神器‘庚皇青天斩’摄了过去,癸辰心连反应都未生出,大骇其修为之强。

    还好没有动手,若真的动手,庚仲云可能一击就能把自己本体打爆。

    境界上有差距就不说了,人家还亮出了‘三千大道’的极御法,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啊?显威是吧?欺负我们打不破你的极御结界是吧?哎……

    庚仲云收了庚皇青天斩,气势才一敛,“老夫不想听你们说这些话,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世道就是实力为尊,你们之前打的什么主意,我们分廷枢务大人一清二楚,若不是火廷两个蠢猪先来寻我们麻烦,第一个遭殃的怕不会是他们,水廷走大运了啊,把庚仲生的骸骨交出来吧,还有其它人呢?”

    水廷一众强者难堪是难堪,但是不敢在这时再翻脸,准备好翻脸的话又怎么会交神器?既然交了神器,肯定是受辱也不会再翻脸了。

    那小廷君癸辰月道:“庚仲生把下面人都分散到了各廷世界的产业,大约是想潜伏些年,再待机会吧,他只自己留在这边,想看看形势变化,不想被我们廷君识破其奸,故而一举擒杀,岂能因为这么个人而坏了我们两廷的盟义呢?”

    她这么一说,也是能水廷下台阶,另一位太上长老将封印着庚仲生骸骨的结界球抛向了庚仲云,“云兄,这是庚仲生的骸骨!”

    庚仲生接过来只瞥了一眼,就知道他们会把庚仲生杀的死透,岂能留着他回去再翻水廷的舌?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大家都尴尬,陆枢务也不想在这时候和水廷翻脸,变成众矢之的。

    那癸辰心不愧是廷君,心大的很,许些难堪也立即掩去,陪着如花笑靥道:“云佬何妨小坐?”

    庚仲云很了解这个女人的颠覆手段,对她的话直接打爆就最好,坐下来谈,她真的能将你绕进去了,况且如今的分廷或中廷都轮不到自己作主,听她说一堆废话也没有意义,便道:“看在昔日旧谊上,老夫再讲一句,你们若不想与金廷对抗,还要继续盟义,最好是大小二位廷君亲自去我们分廷见见陆枢务吧,老夫如今不管闲事,只奉令行事,告辞了!”

    话罢,他袖子一甩人就飞腾而逝。

    癸辰心恨的牙痒,偏又没有办法,满殿的神帝们却都松出了一口气,殿的皇息消尽,他们才算恢复自若。

    半步神皇壬未江脸色阴沉下来,叹气道:“庚仲云的实力深不可测,他只露出一门极御法,怕还有杀手大招啊,此人再非我能相捋,怕是五行巨陆都找不出能与之相抗的强者了,他要引劫冲击神皇都有可能的,真是想不到,一朝时间,金世会产生如此巨变。”

    癸辰心一直就仗着壬未江的,此时他都认了命,水廷自然又重新定议与金廷的盟事,不能象以前那样再敷衍糊弄了,想踏两只船,里外不讨好呀。

    她看了一眼亲姑姑癸辰月,道:“姑姑,你是小廷君,外务还是你做主吧,那个神王境的枢务,你先去见识一下也好,回来我们再议大事。”今日赔了不少,半绝品神器也没了,真是倒霉啊,结果也没落个好,再去金世分廷丢脸,她面子上都觉得更难堪,先让姑姑去应付一下吧。

    癸辰月领命,转身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