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73章 扫廷
大道惊仙 第0273章 扫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73章扫廷丁兆原是万万想不到,金世的强者敢追进火世的分廷来。

    他下意识的祭出了自己的半绝品神器烈炎破宇灭天刃,没有办法,若不祭出半绝品神器守护本体,他怕自己也象丁兆阳那样被一击打爆,这个苍老的要死的家伙太恐怖了。

    真没想到,金廷居然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厉害人物。

    此时,火世分廷上一众殿司监诸员,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正想不到金世的强者如此大胆,居然直闯分廷枢殿。

    那极其恐怖的白森森之手又突然出现,喀嚓一下就捏住了丁兆原的烈炎破宇灭天刃,这是又要夺取这件半绝品神器。

    大至一廷,半绝品神器也是有数的,能有十件半绝品神器的势力就非常牛叉了,五行五廷也大致是这个数目的半绝品,金廷如果连夺两件,而火廷连失两件,那力量对比就要差一个阶位了。

    丁兆原这个小廷君若连失两件半绝品,他老子廷君都保不住他的,何况本命一失,境界直接跌落,他就等于就半废了。

    所以丁兆原在这个时候在真的要拼命了。

    问题是拼命也得有实力啊,当实力想差太远的时候,你拿什么和人家拼?庚至阳之前没有半绝品神器时,都能力敌两个火世拥有半绝品神器的神帝巅峰强者,此时他拥有半绝品神器,祭炼为自己的本命神器,他的实力比之前暴增了十数倍啊。

    现在被他一把捏住的烈炎破宇灭天刃,连挣扎的可能都没有了,在颤抖中发出一声哀鸣,器灵直接遭遇重创,灭天刃蓦的收缩,想要逃离魔爪,但是白森森的太始爪如影随形,又凯容它逃逸刀手掌心?

    虚形破灭之后,等于器体的守护碎裂,被太始爪直接就捏住了本体,磅礴浩瀚奇锐绝伦的金炁狂涌进入了器体之中,皇息撕开一切阻碍,直抵器心,生生将器灵本魂攥在了皇息化形的手里。

    喀嘣一声!

    丁兆原的火炎神躯剧烈一抖,感觉顿时就与本命神器的联系被浓郁至极的皇息给掐断了,他心中一声,完了。

    一但被掐断了与本命神器的联系,丁兆原的修为直接就跌落到了神帝的初期境,也就在这个时候,青炁漫殿,那尊十分恐怖的青色大帝又现形了,伸手就爪向了丁兆原。

    这是太始青帝神寂术。

    “啊九炎天地诀,守护我身呃。”

    喀嚓。

    丁兆原的神躯被一手捏裂暴开,炸开了十数块碎肢残体。

    凶残绝伦的老仆人,一句话也没有话,直接就先打爆火廷的小廷君,随手就扔出了一个五色光罩,这是五行至法凝成的结界,风卷残云般的一扫,就将爆开的丁兆原碎肢残体兜了进去。

    那青色大帝双手左右一挥,殿上一众火廷的神帝强者们噼哩啪啦的爆体碎裂,他们最高不过神帝后期境,根本就扛不住这门超越了三千大道的新蜕变的太始神通。

    数息之间,老仆就掠夺了半绝品神器,封印了丁兆原,打的满殿神帝本源重伤,但没有真的灭杀他们,主人的令谕是拿回半绝品神器,封印了丁兆原已经超额了,其它的都不叫个事。

    老仆一顿足,廷殿猛然一颤,他身后的青色大帝光影收敛消淡而散,其弥天之威仍在殿中缭绕,“告诉你们火廷之君,不要那么嚣张跋扈,居然想踢我金世分廷,真是想多了,什么小廷君,狗屎一样的货色,非老夫一合之敌,你们也是一群废物,老夫都懒得灭杀你们,不过姓丁的两个小角色惹怒了我家主人,便收了他们的半绝品并封印,以示薄惩,火廷惹是不服便与我金廷开战好了。”

    话罢,也不理会这些重伤重新组合本体的神帝们,扭身遁入虚空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火廷分廷大殿上的一片狼籍。

    “快快快,快给廷君传讯”

    “哎,再传也迟了,即便廷君亲自要到达宝城也是十日后的事了,只怕小廷君和大司务都被人家磨成骸沫了。”

    “怎么会这样?”

    “天呐。”

    “金廷什么时候出了如此恐怖的半步神皇?比那个庚仲云还要厉害不知多少倍啊。”

    “那庚仲云虽为半步神皇,可也就是与小廷君或大司务相捋的实力,比这个老家伙差太远了,这个简直就是天魔一般”

    “快传神讯吧,一切待廷君决策。”

    “”

    火世分廷是彻底被打残了,两大坐镇强者全灭,两件半绝品神器双双被掠夺,这样的损失足以叫火廷大吐血啊。

    在老仆从火世分廷出来后,消息就向宝城全面扩散,一时间人心慌慌,那些还想找金世麻烦的全部消失不见了。

    在他们看来,火廷连失两件半绝品,比损失两尊神帝巅峰境大的太多了,没有半绝品神器的巅峰境神帝都没有那么可怕的。

    半绝品,神皇也不过就是半绝品神器来做本命法器的,他们要炼制出绝品神器,那就会晋升八阶神帝,而不是什么神皇了。

    金世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强势?

    宝城的水世分廷,廷君癸辰心居然悄然在坐。

    癸辰心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因为她之前刚刚窝藏了金世的重犯庚仲生,本来还想趁着火廷压制金世分廷时,水廷悄悄出力,搅混这池水,一起打压一下金世,然后就掠夺了庚仲生的半绝品神器庚皇青天斩,落井下石这种事是可以做的嘛。

    但是一朝之间,形势陡变,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关键是本来强势的压倒金世的火廷双雄,居然双双被夺宝封印,坑瞎了宝城不知多少强者的眼睛。

    癸辰心就是这里面的一个,所以她脸色难看似能滴出水来。

    这如何收场呢?

    本来水廷和金廷的关系是盟友,人家金廷是不考虑与水廷生出龌龊的,只是水廷主事人这次做错了事,那个庚仲生是个祸害啊,成了烫手不好扔掉的累赘。

    “此事,应该不会被金廷人得知吧?”

    癸辰心问她的智囊癸辰飞,这种与她同族,更是她内宠,位居枢政阁辅相,此刻也脸色沉凝。

    “就怕未必啊,庚仲生与庚仲云他们是有很深联系的,互为盟友架空之前的金世廷皇,如果那庚仲云也俯首低了头,就真的不好说了,我们要做好把庚仲生献出去的准备,金世不能得罪了。”

    癸辰心一咬牙,“光一个庚仲生也没有什么,只是他身怀半绝品神器,哎真是可惜了啊!你速速散出人手,查查那个老家伙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如此变态?”

    “好的。”

    偏在这时,殿外有执事入禀,“禀廷君,金世分廷半步神皇庚仲云拜廷”

    “呃”

    癸辰心面色再变。

    那癸辰飞忙道:“只能献出庚仲生了,我去迎庚仲云,廷君你去秘境,与两位大长老合力将庚仲生擒下吧,这样好说话”

    “也只能如此了。”

    癸辰心是真不甘心啊,可形势比人强,没有办法的。

    庚仲生对外界的事一概不知,他自以为安然躲在水世分廷的秘境中修行,自己做为一个对金廷很重要的棋子,水廷在短时间内必然不会对自己做什么,瞅住机会,自己还是要另谋出路啊。

    跟着自己一起跑的那些人,已经分散扮做普通的修士,去了各廷世界,这些年经营下的产业不少,都分布在各廷世界,躲进去藏个几万年应该都没有问题吧?

    陪在庚仲生身边的是他早年发展的道侣癸辰秀,此女乃是癸辰飞之女,十分出色的一个水廷女神帝,已经是神帝中期境了,修途颇为光鲜,又有父亲和廷君照应,自然比别人混的要好,更是通过她才与金廷的庚仲生一系结下深交,暗中不知捣腾了多少修资。

    此时两个人正在参修阴阳秘契呢。

    同时还在秘境隐藏的有水廷的两大太上长老,他们都是拥有半绝品神器的大强者,其中一个更是半步神皇,庚仲生之所以觉得这里很安全,也是因为这一点,水廷对自己保护的不错,甚至连水廷的廷君癸辰心都来了,这个女人嘛勾搭一下也能有一腿?

    正心里琢磨着这事呢,突然,一个混沌色的光罩当头罩落,刚时,道侣癸辰秀的上品神器噗一下就戳进了庚仲生的心口,另只是更一拳直接捣在庚仲生的脑袋上,砰!脑袋炸开了。

    被合了体的道侣突然袭击,庚仲生根本不及反应,事实上混沌光罩出现时,恐怖的气势直接压的他连元炁都无法运转起来,以致被癸辰秀一下重创了本源,境界上又没有差距,给袭击的这么凄惨也正常,只是那光罩来的太诡异,等于半封印了庚仲生。

    他的本体直接爆开。

    一只晶莹如玉的水色之手,直捣他的神窍,喀嚓一声,庚仲生连反应都没产生,神窍给那手抓破,本命神器在没有祭施出来的情况下就给生生从本源之中抓了出去。

    要说这惨就真没有比这个更惨的了。

    几没有出手反抗一下,就被阴算的爆了体,被掠夺封印了本命神器,那晶莹如玉之手的主人也现出了形体,赫然是癸辰心。

    水廷的廷君癸辰心。

    在她身后是两大太上大长老,其中一尊一半步神皇。

    癸辰心将庚皇青天斩握在手中,眼里难免有光亮闪烁,更挟杂着一丝可惜,她淡淡道:“庚仲生,谁也救不了你。”

    “为什么?”

    封印中的庚仲云重新把本体合聚,但已经没有意义了,三大强者连手凝成的结界封印,根本不是他能抗御的,何况本命神器被夺之后,他的境界直接跌至了五阶巅峰境,惨无可惨的说。

    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这么惨的原因是什么。

    癸辰心瞅着封印中的他道:“今日,金世蹦出个半步神皇,把火世分廷的小廷君丁兆原和大司务丁兆阳都封印了,剥夺了他们的半绝品神器,这样的金廷,水廷是不没有理由不与之定盟的。”

    “什么?”

    庚仲生大骇,“难道是庚仲云突飞猛进了?不可能的”

    “不是他,是个苍古老者,可能是不出世的老古董吧,是廷皇八公主派来给她内宠做守护的,此人太可怕了,大约此时都能引发神皇大劫了吧?所以,你就你懂得!”

    “不想我庚仲氏就如此败亡了。”

    庚仲生顿时心死如灰,阖上了眼,不再作声。

    他知道他的下场肯定好不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