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63章 小廷君
大道惊仙 第0263章 小廷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63章小廷君丁兆氏看到了金廷出现的危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

    而庚仲明之子庚仲生就是唯一的一个漏网之鱼,也就是金廷危机的关键角色,能把这个人拉拢住就能在金廷搞些事了,毕竟庚仲明一系攥着金世皇族一定的人脉,有多少人不服新皇谁又知晓?只是迫于形势而已吧。

    如果能得到外廷势力的支持,利用庚仲生搞点事那是极正常的,火廷与木廷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良机,他们一定会利用庚仲生来生些事,叫金廷先从内部乱起来。

    代表火廷皇族丁兆氏出面的也是正经的皇嫡子嗣七殿下丁兆原,此人乃是廷君丁兆祥的第七子,天赋十分奇盛的一个子嗣,他同金廷的庚仲生一样被派在宝城分廷坐镇,是代表火廷的‘小廷君’。

    论修为境界的话七殿下丁兆原还只是六阶初期境的神帝,但是他这个火修却正克金修的庚仲生,别看庚仲生比对方高一个境界是‘中期境’,可却不是人家的敌手。

    当然,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是极小的,毕竟差一个小境界的,丁兆原纵能胜了庚仲生也是惨胜,而且双方都拥有半绝品神器,真正要分出死生是极难的。

    后殿中,气宇轩昂的丁兆原一派淡然自若的模样,比起家族失势的庚仲生完全是两种精气神了。

    再看庚仲生阴沉着一张脸,神情之中难掩苦郁之色。

    若大的门第豪脉,说崩就崩了,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奇灾巨难,在这之前他真的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不说他没有想过,诸廷的大人物都没有想过庚仲明一脉崩于一夜之间,隐隐让他们感觉一种新的变化要降临这个世界了。

    “见过原兄。”

    庚仲生稽首。

    “你我多年交情,无须这般客套,只是明系一脉崩于顷刻,无法叫人想象啊,生兄,你可知更多内幕?”原来这丁兆原是来探内情的。

    庚仲生苦笑摇头,“我也是风收到的消息,怕不比你早多少吧,什么内幕根本不知晓,只是新皇八公主突然崛起有点令人无法接受,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我们明系一脉所有子嗣,只余宝城这边跟在我身边的少数子嗣们了,正要向火廷木廷求助一二……”

    庚仲生心忖,火木二廷必然要借自己搞事,这就是自己目前的‘价值’,既然一家人的八公主都能不念丝毫亲情的拿下她二伯一家,自己又何须保留什么情份?皇族无亲情,斗争起来也是至死方休的,有时都不如外人。

    只说你存在的有没有价值吧,没有的话怎么都不行。

    丁兆原颌首,“生兄放心,我与木廷的乙正山兄自然是支持你的,我们这么多年合作,纯论私谊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眼下呢,还是要搞清金廷的一些内幕情况,我们也好做一番准备……”

    庚仲生点头道:“我最多留在这个位置上十日,中廷派来的差不多也就要到了,必然要拿下我的,但有这十多日时间,也够这边做出些应对的,还望原兄与木廷的正山兄为我安排一条后路。”

    “正山兄明日出关,我们再聚首相议此事,”

    “善,多谢原兄了!”

    “不妨。”

    丁兆原离开之后,庚仲生脸色更阴沉了几许,他说那番话不过是多留的条路吧,真的要找退路也不敢去克自己的火廷,自然是想去自己能克制的木廷,但是木廷这边却未必真心接受自己,更有可能趋机谋夺自己的半绝品。

    金廷与土廷水廷相交甚厚,可是庚仲生不敢去这两廷躲灾避难,因为自己基本是孤家寡人了,金廷一但通知土水两廷协助擒拿自己都不是没有可能,把后路安排在木廷这边明显是自己最佳的选择。

    但是自己能想到的这些,别人就想不到吗?那么,木廷可能是自己最凶险的所在,越危险的地方才越安全,那么与金世关系最厚的水廷或许才能有自己一线生机。

    庚仲生微一扬手,给自己卜了一课,卜象在面前的虚空中凝现时,看到的‘生门’果然在北方的水世,他心中不由微微一叹,水世,自己父亲是留了一条路的,而且经营太多年了,还有姻亲关系在,但这恰恰也是一条极具危险的归所,生门在北,但未必就要走亲家的门路嘛。

    思忖良久,庚仲生心中便有了计较。

    ……

    ……

    金世,新皇的后宫。

    八公主与自己的‘命君’陆离对坐,还有命君的另一个女人辛水夷,此时的辛水夷拿到了八公主相赠的半绝品神器‘辛帝绝魂剑’,此剑之前是庚仲明的本命神器。

    被剥夺了本命神器的庚仲明几乎生不如死,境界直接跌落至神帝境的初期,而且被关在廷狱之中,受制于镇廷神器的法限,形同废人一般。

    要知道镇廷神器是真正的绝品,根本不是神帝能抗衡的重器,就算是七阶神皇被绝品神器封困都没有脱困的可能性,所以被扔进廷狱的下场是凄惨的。

    八公主拿下二伯一脉是雷霆手段,她是有杀伐果断决心和坚卓意志的一个人,又因得到皇基神术而放大了心存的野望,晋皇的底子都奠底了,没有一统五行巨陆的野望就不能算个合格的廷首,更何况她改‘君’为‘皇’的那一刻就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态度。

    当然,想要一统五行巨陆五廷五世,这是个非常艰难的重任,不过有命君陆离在后面,八公主还是有信必的,三千大道真的给了她无限的‘自信’。

    而这种自信的来源就是自身实力的突飞猛进,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唯有实力能撑起一起,什么道义、公理、人性、亲情统统都要靠边站了。

    修行境界越高深的人,情份也就越寡淡,除了至亲血脉和危胁到自己生命的因素,能叫他们上心的太少了。

    “最后一条漏网的大鱼,是二伯家的第三子庚仲生,他是宝廷分廷的小廷君,本来他以后是要撑起金廷的那个大角色,二伯也是朝这个方向培养他的,廷库中仅余的那件半绝品‘庚皇青天斩’其实就是给了他……”八公主将宝城分廷的情况也顺带的给陆离讲了一番。

    陆离剑眉挑了一下,“这么说,庚仲生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他占着那个小廷君的位置,倒是方便他结交各廷的皇族要员,这么些年来要说没积累些人脉谁信?但是他背后的大势被拔除也是致命的,诸廷利用他的同时,也有要将收拾的念头,他怀有半绝品神器,这是致命之因,如果他够聪明的话,就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境之中,毕竟他能被利用的价值真心不高了,这边对他一系已经犁庭扫穴,想借着他再生事的可能性也就不大,即使能闹出些动静也是有限的,诸廷的大人物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抢夺他手中的绝半品神器才是最大化的利益,谁与之交厚,不妨叫那人传神讯给他,他如果识大体肯回来认罪,可救得他父亲一脉的性命,他若做出叛廷忤逆之举,嘿嘿……”

    “就怕他不信我们吧。”八公主道。

    “为了那件半绝品,你也要试试的,叫半步神皇的那么太上长老走一趟宝城吧,也让他去暂时的坐镇宝城。”

    陆离这么建议,也有利于八公主在这边扫清一切阻碍的势力,想要执行五行一统的远大战略,首先要内部安稳才行啊,不然想对外就麻烦的很。

    八公主自然明白陆离的意思,毕竟金世看那位半步神皇脸色的大族世家还有很多,把他支离出去就是一种无言的宣告,能直接震慑许多心思不安定的世族,更能放手整顿廷内不站队的那些势力,唯有如此才能快速安内。

    说到宝城那边的最精华资源所在,陆离也是心思大动起来,而且合纵联合的最佳所在也是那里,包括皇族中的各大世族都在宝城那边有重要家族成员坐镇的,不止因为公职,还因为族内私益,想要勾联外廷势利为世族谋取利益就只能去宝城那个地方。

    “你在金世坐镇整合内部,我去宝城。”

    陆离道。

    八公主颌首,“也好,那你就与半步神皇一见。”

    “是要见一见的。”

    当晚,半步神皇庚仲云入宫见到了八公主背后的神秘之人‘陆离’,虽则看出他连神王境都不是,但真心没敢小觑这尊人物,心下也存着疑虑,此人真是八公主背后那位?又或是那神秘之人的‘弟子’?毕竟境界太低了。

    八公主的介绍也极其模糊,只说‘拜托大长老照料此人,去到宝城那边,可由他处理一些具体的事务,您老坐镇即可,也不要为俗务所扰。’

    这话的意思就是告庚仲云了,这位是我的代表,他全权处置宝城分廷的事务,您老就是‘坐镇’,不要插手具体的事务。

    庚仲云自然也是首肯的,他也无心插手俗务,毕竟他是半步神皇的超然境界,早就无心俗务了,一心只参皇道奥妙,探究皇之极奥。

    另外就是让庚仲云回去叮嘱庚仲良,让他传讯给宝城的庚仲生,劝他归来认罪献上半绝品神器,以此救回他整族父母兄弟姊妹的命,不然他一人叛族,阖族遭殃。

    庚仲良不敢怠慢,慌忙向庚仲生传出神讯,至于小廷君庚仲生做何选择,他就不知道了。

    接到这个神讯的庚仲生,当时就拍碎了法案。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