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43章 今夜心湖生微澜
大道惊仙 第0043章 今夜心湖生微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六公主回到‘云渺宫’已经是三日后的事了。

    而且她也完成了与驸马的秘修,什么择日大婚之类的都给她抛在九霄云外,修仙人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该做啥就做啥。

    此时的六公主已经是九阶造虚中期境,这是和陆离秘修后的大收获,她心头多少有点嫉妒拔了驸马头筹的林慧真呢,最大的便宜被那个女人‘捡’去了啊,想想灵姑都和自己一样,心气也就略平,不过,等着吧,本公主日后一定要超越你林慧真,哼。

    这趟六公主亲自回到云渺宫,一是有显摆露脸的意思,总要给师尊挣回面子,一是要结识驸马的小表姐凌素素,此女可是陆离第一个许了诺的女子,哪怕她不在陆离身边,怕是连灵姑都要低眉顺眼叫她一声‘姐姐’吧。

    陆离那家伙很讲究先来后到的规矩,灵姑和六公主自然也了解他的性子。

    另外六公主还有一些话要和师尊聊一聊。

    而‘云渺宫’在人世间也没有成为哪一帝国的国宗,七大帝国中的齐廷鲁廷奉佛为国宗,剩下五国挑择八道中的强者,虽说云渺宫也是不弱,但圣人应劫转世的传闻都流传了数千年,假的都被传成了真的,偏偏云渺宫也没有大人物出来解释过,到如今似已成定论。

    所以如今的‘云渺宫’并不被哪一帝廷奉为国宗。

    六公主要来和师尊尧珺淮谈的大事就是引‘云渺宫’为大魏帝廷的国宗。

    “师尊,此事基本不会出现反覆的,我驸马如今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走他门子的魏廷官贵已经追到安澜城了呢,如今他更是答应了要加入我们‘云渺宫’,前些日‘龙虎道’的还找我驸马想替严瑞喜那个大奸臣讨个说法,也因为我出面闹的很僵。”

    六公主把大致的情形和师尊尧珺淮说了一下。

    以尧珺淮的聪明自然知道这事已经水到渠成,关于魏廷‘镇国公陆离’的事迹,这几日差不多都传遍七皇八道,俨然就是一尊粉嫩的新贵,最重要的是人家实力吓人,一吼致半仙境的‘龙虎道’大佬严瑞喜本源重创,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当初尧珺淮至楚州,直接带走了凌素素、陆萱、秀晴、秀鸳、凌妍等,一方面的确是看中凌素素的绝质天赋,一方也为了配合爱徒卢真的行事,本来也没想的就能有这么大的改变,谁知这个陆离实在太争气,一举逆天,用另一种方式颠覆了大魏帝廷的格局。

    六公主更悄悄把驸马内部立宗的事讲给师尊听,魏廷的四公、八侯、一统领,全部入彀盟誓。

    换个说法,现在的‘镇国公’几乎等于是大魏皇帝第二了,那些肱骨重臣一个个进了他的宗门,奉他为主,这是什么性质?

    也就是说陆离没有称霸人间为皇的野心,不然瞬瞬间就能将卢魏一氏打入九幽地狱而取代之。

    那大魏正崇帝也是个有眼光,他就是看穿陆离没这份野心,所以对他加重封爵放权,反而换来了他逼着四公八侯让他们子嗣永世为大魏效忠,这也是一种奇巨的收获,正崇帝这人是不够强势,但他的心胸还是海阔的,做事也果断坚绝,比如任用陆离,比如放弃老严,也都不拖泥带水。

    尧珺淮微微颌首,“真儿,你去见见素素她们,她们几个都是你驸马的身边人,陆萱更是他血亲妹妹,不可怠慢了,为师去长老殿那边,说不得也要亲自前往安澜古城一遭。”

    “本该如此,之前无外援支持师尊你,如今却是不同了,有大魏镇国公支持,师尊你在长老会上话语权当更重一些呢。”

    “哎,真儿,云渺宫的事远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失去圣人坐镇的‘神道云渺宫’已然式微,在人间世的地位也是仙界的一个缩影,在仙界,云渺宫门下更是无所适从,完全被排斥在三廷势力外,甚至连罗浮影响的‘鬼廷’的有所不如,在人间,云渺宫也是如此,七大帝国都不会选择与云渺宫携手,玉虚府和雷霆府都想通过宗内某些长老来达到影响我们云渺宫的目地……”

    六公主脸色一变,“主事大佬之一的谭珺亦和雷霆府关系不错,另一大佬许珺凰和玉虚府的‘玉阳子’私交甚笃,想来他们就要通过这两个大佬达到御控掌握我‘云渺宫’的野心吧?”

    尧珺淮微微颌首,“怕这不是他们自己的想法,也许是上面仙宗传下来的密谕,那背后就不排除有圣人的意志隐含其中。”

    圣人意志?

    好吧,圣人也是‘人’,有吞并‘神道云渺宫’的机会,谁又会错过?

    而且先从人间道基下手,一举抄底,然后以人间民意向仙界反馈,进一步扩散影响,久而久之自然要动摇云渺宫的真正根基。

    这一招,可谓用心险恶啊。

    哪怕这么做会沾染大因果,但最终会有‘混元至圣’出来承担,谁又能奈何之?

    六公主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这事的背后如果真有仙宗密谕甚至是圣人意志,那真的就麻烦了,驸马再牛逼又如何?连仙都不是啊,更不说去硬扛圣人意志,这纯粹是寿星公嫌命长,活的不耐烦了。

    “师尊,我只能告诉你,我驸马是个意志坚卓的人。”

    “嗯,为师知道了,这便去长老殿那边安排些事,我们去安澜古城,宗内核心主事大佬皆在安澜城坐镇,即便有什么事也得去安澜相商,在这之前,为师要见见你家驸马。”

    “师尊啊,我家驸马生得一付好皮相,你有没有可能动凡心啊?”

    “你这丫头是不是欠收拾?说什么鬼话?”

    尧珺淮嗔目爱徒。

    六公主娇俏的吐了吐香舌,人就闪飞出去。

    ……

    ……

    和大魏镇国公陆离面对面的时候,尧珺淮还真的认可了爱徒的说法,这人果然生就一好皮相,都叫人舍不得从他脸上移开目光。

    尤其他那双比星辰还灿亮的眼睛,而且深邃的似无有尽头的宇宙苍穹,又似能吞噬人灵魂及骨渣的恐怖漩涡。

    天呐,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这样一双眼?

    只有站在陆离的面前,尧珺淮才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个已经伸手触到天的至尊半仙了,而象一个独孤无助的可怜小女孩儿。

    这种奇怪的感觉衍生出来,尧珺淮就明白,自己的修为远远不是面前此人的对手,他就象融进了这天地中的一尊神,予你一种永远无法企及他的颓丧之感,望不到他的项背,如蝼如蚁。

    这样的感觉,尧珺淮第一次生出。

    夜空,繁星点缀。

    花亭,微风送爽。

    只有陆离和尧珺淮两个人对坐,没有第三个人在场。

    他们这次见面要谈的东西,关系到云渺宫的未来立场,所以,尧珺淮提出要单独面见‘镇国公’陆离。

    花亭石几上有两盏千年古茶‘云龙渺’。

    淡淡的茶香絮绕,清心醒神。

    尧珺淮首先把自己的担忧讲了出来,就是之前对六公主说的那番话,她想听听陆离对此事的看法,此人虽年仅十六,但已经敢在内部立宗的这种奇人,真的不是自己能臆测人家的心怀广度了,总之,这绝对是个心里有逼数的人物。

    陆离的目光大胆而放肆的欣赏尧珺淮的绝秀天姿,心下也是微叹,本来以为凌素素、灵姑她们已经绝品,但面对面和尧珺淮坐在一起时,才真正叫自己的见识又延伸了一个度数,无论是气质神韵,还是容貌秀色,又或眼睛里隐露的内涵世界,尧珺淮绝对是陆离见过的最优秀的一个,无出其右者,独一,无二!

    就象是在欣赏人世间一道最瑰丽惊心的美景一样,予人心旷神怡的极致之美的享受。

    这尧珺淮的神韵不是集天地之灵,不是聚日月之华,它是从自身骨髓里弥散出来的,似乎她本身就是天地间最瑰丽无伦的奇珍。

    最后,陆离在尧珺淮的明洁额心隐隐看到一个无质无迹的斧形。

    这是……

    闻所未闻。

    陆离的记忆99%还封印在自己意志的深处,对一些奇异迹象‘闻所未闻’也就是正常的了。

    斧!

    代表什么?

    甚至陆离能感觉到这个斧形带给自己的无形压迫,大的不可估量,就算自己成了仙,在这斧形面前也如蝼蚁一样渺小。

    这才是尧珺淮真正的内在吧?

    一瞬间,陆离对尧珺淮有了一个清晰精准的定位,那就是这个女人,绝逼不简单,只是她自己都未必知道自己的状况吧?

    就象陆离无法开启全部封印意志一样,也不清楚自己上一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只模糊的知晓曾经是仙。

    久远的无法复苏的记忆就象茫然未知的未来一样,深深的隐藏在不可触及的思维黑洞中。

    陆离没有把惊讶流露出来,从他表征看不到任何的异样情绪波动。

    他深沉的就象一尊万年雕塑一般。

    轻轻呷了口云龙渺,也举杯示意尧珺淮也喝一点,举止温文而雅,不沾一丝人间的烟火气息。

    尧珺淮颌首,也抿了一口,就一手托着茶杯,一手轻轻捻杯,目光注视镇国公。

    她还真应了她爱徒的话,从未生过波澜的心境,今夜荡起一圈涟漪。

    这……是怎么回事?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