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41章 入金世
大道惊仙 第0241章 入金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41章入金世三尊神帝之巅的自相残杀,结果最后便宜了潜藏的最深的‘黄雀’。

    当异度时空的一切波动迹象渐平,癸壬柔和陆离已经从另一个通往西方金世的方向遁去。

    须臾,一道极其强横的神念扫入这个秘异的空间,但此时空间内的波动已经不存在,再想从这里找到什么蛛丝蚂迹也不可能了,但强横的神念不是一般的强者,居然很快感应到了最后的波动方向,呃,金世?

    也就是说打劫了‘皇基’的神秘者入了金世,而在这秘异空间中,强横神念还能感应未散尽的怨恨之念。

    “收!”

    一个收字之后,数缕怨恨之念就被收集聚中,强盛的法力隔空传来,生生将这怨念还原成一个‘人形’。

    正是之前死的最惨的‘四皇兄’。

    “老七老九,你们两个畜生,你、你们不得好死……”

    怨念人形随之散去。

    那强横的神念没有再做停留,蓦然消去。

    此后,又有其它强横的神念扫进这个秘异空间,但没有什么收获,就都离开了。

    陆离和癸壬柔走的也算及时,若多留一阵儿都可能惹下大麻烦。

    在癸廷的大后殿,癸辰心盘坐静待皇祖的秘谕。

    不管怎么说,做为损失了‘皇基’神王的癸廷都要追究下去,不然廷威何存?以后谁还要会顾忌‘癸廷’?

    廷君最后向神天之上的神皇老祖求助。

    轰隆!

    神皇老祖的回应来了。

    “辰心参叩老祖。”

    “你免了礼吧,”殿中飘荡着无上威严的声线,有如倾天之谕,震慑万极,“如你猜测,的确是戊廷皇族三个皇嗣所为,死掉的一个不知是老几,但他怨念颇深的诅咒了老七老九,最后的痕迹是去往西方金世,你循这条线找找看。”

    “谨遵老祖法谕!”

    “这次的事,你做的不妥,我天族的皇基神王,你居然如此打压?压得住也算,只怕是后患无穷啊。”

    癸辰心不由冒汗,吓声道:“是,老祖,这件事是我错的不好,但老祖所言之后患,指什么?”

    “哼,你以为得‘皇基’者的福运会差到被谁劫杀入灭吗?人家正好借此遁身隐匿,再出世时,便无人能制,你之前予她的打压便是大因果,逃不过这个因果,入灭成灰的怕是你了。”

    “……”癸辰心更是骇的心头发凉,据闻皇基者修行极速,隐匿个万二八千年的,再出来就可能与你境界相若了,可仗着皇基,又有半绝品神器,报当初的因果还不有七八成胜算的,那时真要大难临头呢。

    这种大因果就是这样,你的打压谋算,等人家还回来就是十倍百倍,要你的命也是极正常的,所以心狠手辣的大人物做事往往做的很绝,永绝后患那种,你想报复?等下辈子有了命的吧,这辈子是不给你这样的机会。

    一念之仁,不是做大事的心性。

    因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谋你命者,必反诛之,此乃生死大仇。

    “老祖,皇基也不是不能掠夺,难道老祖不能替辰心消弥这个因果?”

    “你想多了,不是癸壬柔的事,是她背后的存在,她晋升神王时,我便降下神念细察,却丝毫不能感应到她背后的存在究竟在哪里,这说明有更神秘莫测的东西守护或遮蔽了那个人,神皇都无能为力时,你想想这个因果如何消弥?”

    “啊……那辰心岂非必然道消入灭?”

    “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最好的方式是还个‘因’回去,你之前的做法也未必就能引来入灭之果,若继续一意孤行,那就不好说了,这件事,看你自己的运道吧,老祖也帮不上你更多了……”

    言罢,神皇老祖的神念就敛去,后殿之中的皇息也在瞬间消失贻尽。

    癸辰心知道皇祖走了,最后一句话告诉自己,这事,自己解决,已经帮你探出些端睨了,你还指使神皇为你做更多事?你有那个资格啊?

    癸辰心的心头却似给压了一块巨石,感觉无比的沉重,之前还真没有这样的感受,但与皇祖一番交流之后,她的想法就彻底变了,她也没想到皇基神王癸壬柔的背后会隐藏着令神皇都无从着手的神秘存在。

    这……如何是好?

    ……

    ……

    陆离悠哉游哉的晃进了西方金世的廷都‘金源巨州’。

    金之本源,简称金源。

    庚金之阳锐气,辛金之阴韧气,就在金源巨州的廷都缭绕,州市街坊上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锋锐气势的金修。

    西方金盛,锐利无伦,直冲霄汉,金之锐,世无匹。

    在金本源的世界,修的是单极之金炁,与北癸的水炁一样,都是单极盛旺。

    俗话说刚极易折,金之锐也易折,庚阳之锐,非匹配辛金之韧才能获得最佳的西金状态。

    庚与辛代表的是‘金’中的阴阳,一阴一阳,自有乾坤,暗藏玄机。

    从先天五行至道上讲,金能生水,其实金之融就是水的液态,将金气炼融之后就能化为水元炁,水又能养木,木又可旺火,火多则土生,土又暗蕴金,这一个循环下来就是五行秘义,单极虽盛,但也暗蕴五行至义的,不然是不可能在单极盛旺的状态下修行进窥到六阶‘神帝境’的。

    只不过单极下暗蕴的五行是小五行,而不是大五行。

    陆离还是撑着他那个五行说的幡招摇过市。

    他不怕被揪出来敌视,因为他本生五行均衡,不属于五行五廷任何一廷中的修士,象他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在神世来说他这样的就是废品,根本没人会多瞅一眼的那种废品,五行单极修行在‘下三阶’是修行神速的共识,从下三阶就开始五行均衡修士的统统都是废物废品,绝对成不了气候,这辈子也别想修至神王的高度。

    下三阶五行均衡的修士在神世就是讨吃要饭的货色,不受地界的约束,这种修士可随遇而安,无人管,无人问,任其自生自灭,是蝼蚁中的蝼蚁,讨吃要饭中的王者,根本就不必上心的那种。

    所以陆离摇晃着幡子招摇过市也被诸世人无视之。

    哪怕他皮囊不错,容貌体型能吸引一下女修士的目光,但略一察觉他均衡的五行状态和修为境界也就不想看他了,一个小小的二阶初神,这辈子有没有指望修成三阶神尊都是个天大的问题,不讨吃不要饭他还能做什么?家族中的弃子吧?

    绝对是家族中的弃子,不然也不会在街头上流浪,哪怕衣着袍子还算整洁,谁不知道那是装门面哄人的啊?

    金玉之表,败絮其中。

    嗯,就是说陆离呢,不过对陆离来说,正好,没人关注是最好的了。

    “我们去天门寺看看,听闻异族僧人念的好经啊,而且僧人的修行看似也不差,”

    “那天门寺听说是廷都巨族辛元氏的东家,是他们从异域请回的一位僧修开设的,此僧修为不弱,五阶神君境啊。”

    “那又如何?孤家寡人一个,不是辛元氏收留他,这样的人真没一点用,卷入了妖魔大战中就是个死。”

    “此言差矣,那僧修神通不错,辛元氏也待为上宾,并为其置下‘天门寺’安顿,还塑了什么金身,去看看热闹,走!”

    “走走走!”

    街面上闹哄哄的,在一个十字岔道口,陆离见不少人朝南门涌动,边走边议论什么‘僧修’之类的。

    难道说在神世没有佛门这一修行‘品种’?

    他不由也随着人潮涌动的方向而去,同时给法器中隐藏着修行的癸壬柔传达了神念。

    “神世无佛修吗?”

    “有的,但不在五行大陆。”

    “五行大陆?”

    “是啊,我们所在的就是五行之世,五行巨陆,神世最低层的就是‘陆’,我们五行巨陆的人族只是人族的一小撮,在神圣的一元大陆,才是人族最盛旺的世界。”

    “呃,那神廷也只是伪神廷了吧?五行五廷组合而成的吧?”

    “是这样的,只是一元大陆离我们很远,相隔着妖魔邪兽的世界,在一元巨陆,佛是最强大的一宗,能出现在五行巨陆的僧人基本是在妖魔大战中被卷进时空乱流中没死掉的坚韧修士,因为从时空乱流中出来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出现在任何一陆都是有可能的,而真正的上三阶大神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不会在基世中出没,他们共戴一神天,视基世如蚁界。”

    “好吧,我明白了。”

    陆离多少有些懂了,这基世之中‘陆’有无数,彼不相连罢了,五行巨陆因为地理特殊而自成一陆,在五行陆外,还有其它诸陆,而一元巨陆可能是神世中最大一块巨陆吧。

    “那最简单的去一元巨陆的方法是什么?”

    “进入妖魔古迹,在妖魔古迹深处有时空乱流,卷进时空乱流,若能存活下来,辩明方向,寻得出路,就能到达一元巨陆了,若辩不明方位,就不知道会到哪里,再就是修成七阶神皇,进入‘神天界’,也就不用为了去哪个‘陆’困扰。”

    修成神皇?

    这话说的轻巧了,神皇是那么容易修成的啊?

    ……

    ……

    天门寺。

    一尊六丈金身的大佛被塑在寺院广场正中,接受不少香客的虔诚礼拜。

    大佛像前是一个小佛坛,佛坛中坐着一个黄袍僧人,面色淡金,方脸,圆头,浓眉,大眼,四方大口。

    陆离都没能挤进寺院,只是远远瞅了一眼,哦,果然是佛修,气势正中平和,佛息缭绕,深谙佛门神通的样子,毕竟是五阶神君境了,要没点气势威严真也说不过去了。

    说起来陆离就是来看看表面状况,他真正来金世的目的是要获得极盛的金元炁,以修炼自己的惊神五行式。

    三尊土属性的神帝尸骸就扔在大鼎中以紫炎青焰熬煎细炖着,为陆离储备五行之戊土神元呢。

    就是他和癸壬柔一起用也够了,毕竟三尊神帝的尸骸不可小觑。

    所得三件半绝品,也可以说是奇巨无比的收获,要知道这样的好东西,非六阶神帝境是很难拥有的,进入六阶的神修帝者必然要炼制属于自己的半绝品本命神器,不然是不敢出来晃的,以免一世苦修沦为别人的‘嫁衣’。

    这三位打劫癸壬柔的好兄弟,不就沦为了陆离癸壬柔的‘嫁衣’?

    他们死的也不冤,互相算计到了极致,豁出一切的行致命一击,在极短时间内又不好恢复过来,尤其是行了两击的老七,最终还不是便宜了陆离癸壬柔?被一剑就劈碎魂,碎魂又被聚魂幡镇压,死的那叫一个冤,那叫一个苦逼。

    癸壬柔的半绝品‘聚魂幡’还不能和陆离的羲道惊神剑相比,只是剑中秘蕴的紫炎青焰就把质量提升到了极致,而其本身就具备融合其它法器的基础,半绝品在紫炎青焰的焚炼下也要化成汤液,不会有丝毫的例外。

    此时的那三件半绝品已经消失于世了,化成了汤汤液液正在融合进羲道惊神剑,而使羲道惊神剑的品质正一寸寸的向绝品推进着,当然,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以陆离估计,与这三件同品质的半绝品再有一百件融进羲道惊神剑也未必能把它提升到绝品的高度,因为本质上它没有‘绝品’的基底奇质。

    绝品的基底是什么呢?

    陆离现在还真不知道,“柔儿,你知否绝品神器的基底材质是什么?”

    “知道一些的,癸世的十大世族都拥有一件传承下来的绝品神器,我们癸壬氏也有,我也曾见过,听族中长老讲,绝品的奇绝材质是极难在神世诸陆中找到的,也不是没有,是极其罕见吧,这种奇异的材质至宝只有神天世界才有,而哪怕在神天也是不易寻觅到的,神世诸陆之中不乏一些遗迹秘藏,但不是一般修士能进入的,就是六阶神帝巅峰境也要搭伙结伴,不然十有八九的有去无回,在那些遗迹秘藏之中,或有绝品神器的材质奇珍,但是有也不会多,要炼制一件绝品神器,没有堆成小山一样的材料就不用想了,而且必须要七阶神王境才拥有炼制绝品的能力,我们就不用想了……”

    “是吗?”陆离倒是不以为忤,别人炼不了,不等于自己炼不了啊,紫炎青焰为开天辟地第一神焰,它都炼不了的话,那就真的炼融不了啦,谁也不用想了。

    虽说羲道惊神剑的品质不能提升到绝品,但三件半绝品的融入,却会使它的威能暴增好多,这也算是最实在的收益吧。

    ……

    ……

    从人群中出来,陆离把幡抱在肩窝,又往廷都城而去。

    隐隐感觉有两道目光锁定了自己。

    只不过这两道目光并无恶意,却是充满了疑虑和迷惑,陆离不由扭头望过去。

    就见路旁的小山丘上,立着一个辛金袍的女子,黛眉微微蹙着,一双秀眸正盯着自己,她的修为境界也是三阶神尊巅峰,在这个世界上,三阶神尊是随处可见的,他们是积累最大最多的一个群体,偏也是没有更大希望晋升神王的一个群体。

    神王是下三阶和中三阶之间的巨槛儿,是天堑,是鸿沟,能跨过这道槛儿的就等于鱼跃了龙门。

    “小修士,请了。”

    “啊……女尊者请了!”

    陆离非常客气的回礼稽首。

    显然,此女有求于己。

    嗯,辛金阴女,不错,是陆离需要的‘品种’。

    那就正好搭上这个茬儿吧。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