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40章 一个比一个狠
大道惊仙 第0240章 一个比一个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40章一个比一个狠三日后,癸壬柔启程赴‘火界司’上任。

    火界司设在与南方火世相接壤的地方,它也是接壤处最高的廷属衙门。

    接壤界主要是些世俗的争纷事务,也是因为这个世界空间法限太强大,神都难以御空,除非神王以上的,下三阶的神修们想长时间的御空就要靠本命法器了,对于他们来讲,一件本命的神器,哪怕是普通品质的也可能成为一生的奢求。

    可以这么讲,普品神器都远远达到普及,神阶初境的‘天圣’基本没有拥有神器的资格,二阶的‘初神’也要家境族境不错的嫡系子嗣们才能配上一件普品神器,三阶的‘神尊’基本普及了普品神器,如果三阶的神尊都没有一件普品神器,那你也不用再修行了,该干么就干么去吧。

    器品也不完全是一个品质的,它分四个等级,‘极品’‘一等品’‘二等品’‘三等品’,普品上品都是这样分。

    这种细分出来的‘品质’也是每个修行者自己对炼器的一种修炼,你融合的材料或炼淬的火候等等的不同,造成品质的参插不齐,故有了极品和一二三等品这样四个细化的品质。

    拿陆离的混沌至宝来说,无论是混沌神珠,又或创世青莲,再或盘古大斧,都是上品中的‘极致品质’,这点毫无疑问。

    而在神世,最擅炼器的一族是‘丙丁火廷’的神修们,火世的神修们都因天赋的原因,在炼器上极占优势,所以火世神器的普及率是最高的,二阶的‘初神’们就基本人手一件普品神器了,这在其它四极四族是不可想象的。

    但论器品之坚,质量之牛,却以西方金世为最,金世出的金铁类材料奇宝都是最坚硬的,炼成器之后也是最坚之品。

    在火界司这边,能交换到一些非常不错的法器,而且水火之克是水占优,火奇旺才不会被水覆,境界实力相若的火修水修相遇,胜出的必然是水修,因为五行先天上就是水克火,火修们不能在境界实力上占优就会败绩。

    所以火廷在先天弱势与水世相邻的界搁置了强于水世两倍以上的实力。

    好在这些磨擦只是在下三阶的‘陆争’上,中三阶的磨擦是极小的,不然就可能引发水火两族的大规模冲突。

    在延绵亿万里的陆界上,一尊神君坐镇也不为重,监察亿万里疆域的大小冲突,并指兵派将,没有神察周天的能力怎行?

    守疆护界就是守护资源不被外族开发,哪怕是一草一木也不允许。

    而神王境以上的越界修行者就成了神世的真正一份子,不再细分五行种族了,可入‘神廷’真正为神世去征战异族。

    ‘神廷’是五族之合廷,执掌一切对外族异族的事务,是人族最高廷枢,基于人族大义而设,为人族生灭而存,五廷之间的磨擦都属于人族内部的矛盾,而‘神廷’执掌着人族对魔妖兽邪诸族的生灭大权,或战或和或诛剿,都是神廷拍板决策。

    中三阶的神王一但达此境界,就自动成为神廷的一员,受到神廷法限的笼罩,若有‘神谕’给你,你必须奉行,否则就会被神廷视为异类而铲除,法限直接惩罚,而且这法限之威不比渡劫的弱小,十分恐怖的说。

    象现在癸壬柔,即使是玩消失潜逃出了癸廷,但也逃不出神廷法限的笼罩,除非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不过在杀劫中突然消失之类的,也会叫人搞不清状况或缘由,又或为了找一个可能被灭杀者而兴师动众,有可能没人关注这些事,也有可能会被追根究底,看你重不重要了。

    ……

    ……

    夺目的剑光陡然降临。

    一道,三道,七道,十数道,顷刻之间数十道剑光就交汇成了一遮天蔽宇的黄泽光罩。

    瞬间就将御空飞行中的‘癸壬柔’吞噬了进去。

    癸世的法则都为之悸动颤抖了一下。

    轰隆隆巨响声中,天地为之一暗,光芒极速的收敛,最终化成了一柄奇异的剑形,冲上了神天,一闪不见。

    整个杀劫的过程也不过三息。

    癸壬柔就没有一点反抗?

    诸多有形无形的存在都盯着这突如其来的一杀劫,但是绝大部分都没有看穿其中的玄奥。

    这杀劫发生在癸世,主劫者是极旺的‘土息’。

    克水者土也,那数十道剑光其质属金,但本源为土,不过是以金质惑人耳目罢了。

    戊土中央界的强者出手抢掠了‘癸壬柔’?

    “……我的神念追踪被斩断了,出手之人至少是六阶的神帝,巅峰境的神帝,不然斩不断我的神念追踪。”廷君癸辰心一脸铁青的道,她也是想做隐藏于后的黄雀,总不能直接出手对付自己癸廷癸世的人吧?哪知主劫者的手段如此狠绝,一击必杀之后就钻进神天,必斩断一切追踪神念,除非有神皇的神念也跟来,不然都会被斩绝。

    癸辰飞也是一脸郁色,“我们癸廷一尊皇基神王就这么没有了?”

    他真的是很痛心疾首,一丁点便宜也没捞上啊。

    “戊廷的手段果然狠辣歹毒,那剑,是半绝品无疑,甚至是半绝品的中一等品,无限接近‘极品’,我感觉得到。”癸辰心狠狠攥着拳,恨不能一拳击暴那柄剑,但那剑已经在神天中消失,再想找它出来基本没可能。

    “是戊廷中的什么人?我们捋一捋戊廷中的神帝,哪一尊以‘剑’为本命法器的。”

    “没用的,夺‘皇基’这种大勾当,用的法器怕都是戊廷中秘库里的,八成是无主之物,我们根本不可能寻见痕迹。”

    “就这么算了?”

    “对方出手太狠了些,皇基啊,哎……我们有些仁慈了。”

    癸辰心不无后悔的道,或知癸壬柔这般命运,还不如便宜了癸廷呢,看看现在这个结果,却便宜了戊廷。

    癸辰飞不甘心道:“有些实力者,必然出自戊廷皇族,廷君以为呢?”

    “不错。”癸辰心点头,“你的意思是,我们盯紧中戊的皇族?一但发现了什么,也布下绝杀之阵?”

    “此为彼之道还施彼身,无有不妥。”

    “好,你去安排吧。”

    “遵谕。”

    ……

    ……

    癸壬柔遭劫而逝的消息传出癸京,癸壬氏一族还没有大喜五日呢,就闻此噩耗,举族顿时失言。

    太上长老癸壬茗也是一脸铁青色,这真是举族的悲哀啊,皇基就这么扎眼?才一离开癸京就被杀劫临头干掉了?而且出手的是中三阶至高的神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道突现的剑光秘蕴着浓郁的中戊土息,癸壬茗完全感应的到。

    从先天上讲,癸族对上戊族是没有优势的,反而被压被制,直接就陷入劣势之中了。

    对方又是中三阶至巅的神王巅峰境强者,也有半绝品神器在手,要灭杀拥有半绝器的癸壬柔也不能说多困难,这样的结局就在意料之中了,只是癸壬柔没有一丝一毫的抗争迹象这算什么?不至于吧?皇基神王真的这么弱?

    癸壬氏的长老大殿上,全都是阴沉的脸孔。

    “我们怎么办?”

    “此仇要报啊,大长老。”

    “都是被廷君皇族迫害的呀,那癸辰氏就没一个好东西。”

    “……”

    现在就算骂皇族或癸辰氏,又有什么用呢?终究是自己族的皇基神王殒了。

    “中戊的神帝强者,八成是来自皇族,或是一般的世族,也没有这个胆量,他们也必知癸壬柔一出癸京,将有无数杀劫暗随,过早的出手绝对不明智,也是最冒险的,若非有万全的准备和后手安排,我不认为他们会出手,那么也就只有中戊皇族才有这样的实力了。”

    “茗长老,我们癸壬氏,与中戊皇族不死不休啊,他们抢了我们‘皇基’,罪该万死。”

    真正的价值至品是‘皇基’,而不是那件半绝品,谁都懂得。

    癸壬茗冷着脸站了起来,“族中诸事由癸壬明、癸壬灵主持,我去戊世隐匿,我不信找不到凶手……”

    下一刻,癸壬茗化虹消失在殿中。

    癸壬茗是含恨而去的,同时,她也再没有了掠夺本族人‘皇基’的负面心念,这次必全力以赴,哪怕抢到一缕‘皇其’也是好的,自己也将拥有一缕晋升神皇的希望,所以,她必须去。

    ……

    ……

    神天之外的某个异度空间。

    敛去的剑光现出了本形,是一柄狭长锋利的剑,色泽银白,嗡鸣渐息之后,释放出一个影子,影子显化成了‘人’。

    这人一脸阴霾神情,眼瞪的似要脱出眼眶一般。

    “……竟是一幻相?这怎么可能?如此逼真的幻境幻相,除非是三千大道中的‘混沌幻相法’,这是上千法门中的大神通啊,根本没有在神世中有所闻及,岂有此理……害的本帝被无数有形无形的强者盯上,说都说不清楚了……”

    皇基的毛都没见到半根,没吃上肉,却惹了一身s味。

    “四皇兄,怎么样?封印了?”

    又一缕声音传来。

    嗖!

    一道璀璨的光芒掠过,也显化为人形,是一皇袍修士,容颜伟岸,俊逸非常,此人气势丝毫不弱于‘四皇兄’。

    “七弟,我们被人家算计了。”

    “呃?”七弟一愕,“四皇兄,你说什么?”

    “哎,愚兄封印得手的是一个幻相。”

    “不可能。”又一道声音传来,现身的同样一尊皇袍男子修士,气势同样不弱,“四哥,你糊弄我和老七呢?幻相?除了三千大道的‘混沌幻相法’,再不可能有幻相幻影能在我们的神通秘技撑起幻境,而幻相法这种上千法门的大神通早就绝迹神世了,又怎么可能有?四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老九,你也别鲁莽,且听四哥细言。”老七话是这么说,但眼里也有疑惑神色,盯着四皇兄。

    老四如同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瞪了一眼老九,“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到达这里时,那幻相撑不住崩裂了,神也没了,鬼也没了,老九,四哥我还真说不清了,怎么?你以为我独吞了吗?”

    “四哥,一尊神王在我们面前不算什么,甚至连挣扎的余力也没有,你真要收拾她自然是简单的,就是瞬间炼成一枚神王皇基丹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们兄弟三个向来同进同出,誓为一体,就算你要拿大份,也要分给我和老七小份吧?”

    “老九,你别激动,四哥是那种人吗?”老七先叫老九平息怒火,也对四皇兄道:“四哥,老九既然不信,你要不本命法器让他看一看,我还是信任四哥的,老九,你这个脾气,总要改一改了……”

    “……”老九不愤的哼了一声。

    四皇兄当即就将自己的法剑扔给了九弟,“你要看就看个够,我什么脾性你们不知吗?居然怀疑我独吞?哼。”

    老九接过剑,神念就直透法器而入,滚滚神念之力漫散法器空间,这是要做最详尽的‘搜查’?

    本命法器就如同自身本源一样,若于此处找不到什么,那就是真的冤枉了这位。

    老九如潮如海的神念异力搜索的同时,也将法器的意志压迫进一个角落。

    老四还很配合的收缩自己的意志,让他尽情的‘搜’。

    偏偏在这时,一缕凶机猛然出现,四皇兄心悸时,老七已经一矛贯穿了他的额心,从后脑壳冒出了矛尖,神窍在瞬间就戳了对穿,四皇兄的神魂也在这一刻崩散开来。

    “啊……”

    惨叫声中的四皇兄突然也就明白了老七和老九的用意,他们压根就是要联手灭杀自己呢。

    三位虽然修为相若,但是本命法器被压制,失去了守护之功,神魂脑壳被洞穿,神魂本源一瞬间受到了重创,老七出手更是用的半绝品法器,就是欲致他于死地,根本不给他留一丁点的活路,这种巨创太恐怖了,纵使你有极强的修为也因为神魂崩散开而不能催动,更因为本命法器被镇压不能动用,简直就是束手就屠的悲哀之局。

    而要屠戮他的两个兄弟,都是拥有半绝品神器的巅峰境神帝,一个压制封印住他的本命神器,一个出其不意的洞穿他的脑壳神窍,这位四皇兄真是‘死’的半点不冤屈啊。

    他魂散的瞬间,老七同时祭出本命法器锁死了这个异度空间,让他的残魂都不能逃走一丝丝。

    “我好恨啊,你们两个畜生,亲手屠戳你们的亲兄弟,你们不得好死。”

    四皇兄的魂还在凄厉的诅骂。

    那老九的本命法器已经入了那被镇压的大法器内,全力一击轰在了老四的意志烙印上。

    轰!

    老四打在本命法器的意志烙印崩裂碎开,他的神魂也就进入了最后的衰竭状。

    “九畜生,你、你不得好死……”

    “哈哈哈,什么亲兄弟,修士有鬼的兄弟,哈哈……呃……”

    正得意中的老九,脑额上突然也被一矛洞穿开,神魂崩裂的瞬间,他捏在手中的那柄法剑被老七夺了过去。

    “封!”

    澎湃汹涌的精神异力直接将这剑禁锢,同时也就切断了老九与自己本命神器的联络,因为他的本命神器在这柄法剑的空中刚刚完成了击碎老四意志的强力一击,也正处于相当虚弱的时刻,却不想异变陡生,被自己最信任的老七坑了。

    “四哥,我替你报仇了,老九真是个畜生,居然怂恿我杀你,我现在幡然醒悟,我替你雪恨。”老七同时又一脚踹出,踹的老九的躯体顿时炸成了无数的碎屑,他的残魂也在老七法器密闭的空间中疾走乱窜,但无丝毫逃生之望。

    一连屠戳了两个兄弟,老七也消耗巨大的法力,面色一阵的潮红,手都有些发抖。

    但他此时的心情真是无比的舒畅、惊喜。

    两具神帝尸骸,两件半绝品神器都落进了自己手中,就算这趟出来没有其它收获,这也足够了,就在这秘异的空间中自己秘修上万年,将那两件半绝品融进自己的半绝品,必然能炼淬一件品质更佳的半绝品,不敢说至极品,也能达至一等品吧?

    再就是两具神帝巅峰境的尸骸,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收获啊。

    啵!

    一声异响,来自‘四皇兄’那把法剑。

    老七咦了一声,“怎么可能没有封印住?老九的法器还在死抗?真是不知死活,看我元神进入灭你。”

    下一刻,他脑顶上跳出一个七寸许的小人,化光钻进了那柄法剑中去。

    这七寸小人正是老七的本命元神,是他最精华的生命凝结。

    只是他猜测错误,才一入法器空间,迎面就被一剑劈成了两片,这剑,乃是‘羲道惊神剑’。

    原来,癸壬柔和陆离并没有玩幻遁,而是玩的幻中藏幻,其实是陆离传授给癸壬柔的一门‘大天圣术’,这大天圣术可不得啊,它是1296门三千大道组合而成的绝世大神通,此术一经施展,似幻是无,无中藏有,有中隐幻,幻中又无……其变化之万千,诡秘之无端,就是神帝也要栽在这个根本不能看透的大术之中。

    羲道惊神剑之厉,无与伦比。

    那元神凄厉的惨叫一声,本源遭至重创,想逃逸时,却见漫空的幡影已经遮蔽了天地。

    这是癸壬柔的半绝品神器‘冰魄癸神聚魂幡’。

    这幡对没有载体的神魂拥有无与伦比的噬聚力,一缕缕神魂被‘幡’吞噬、吸收。

    “啊,是癸神聚魂幡,癸壬柔,你、你好阴毒。”

    “比不得你,杀兄弑弟,畜生!死吧!”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