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37章 冰魄癸神聚魂幡
大道惊仙 第0237章 冰魄癸神聚魂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37章冰魄癸神聚魂幡来宣廷谕的是癸廷‘枢政阁’辅相癸辰飞,此人亦是癸辰氏中出类拔萃的壬男神才,修至神君巅峰境的高度。

    这癸辰飞更是廷君癸辰心的爱宠‘种夫’之一,其智其谋堪称一绝,是廷君癸辰心最为信任的心腹智囊。

    癸辰飞亦有癸廷第一美男之称,玉树天姿,流风之容,为人谦和温润,礼数周全,从不摆什么辅相的架子。

    论说‘枢政阁’的辅相那是绝对的大佬,此阁为廷君亲领的枢机所在,一切廷务大计皆出于此,日常枢务大政由枢政执宰主持,‘辅相’佐之,廷相就是‘枢宰’,枢宰也就是廷中第一人,廷君之下,廷臣之上,位极权尊。

    而目前‘枢宰’之位空缺,就是辰心廷君有意为之,她本意要扶癸辰飞上位的,但碍于此人是她后宫种夫,不可执廷至权,最高可为‘辅相’,那好吧,就罢了‘枢宰’,让诸位‘辅相’商议着主持枢务亦可,便实现了癸辰飞实掌枢政阁的局势。

    ……

    ……

    癸辰飞实则就是位极权尊的枢宰廷相,其修为亦是五阶神君巅峰,无限至半步神帝,这样的强者是目前癸壬柔只能仰望的无上存在,撅了腚叩首磕头那是你的幸运,一般的神王想见也见不到人家呢。

    能让癸辰飞亲至宣谕,可见廷君的重视,虽然也是被逼出来的,但这个姿态不做不行,因为事涉举族退廷,根本不是廷君能承受得起的,也就只好放低姿态了。

    接廷谕肯定要跪低了磕头叩首的,哪怕你是五阶神君也不能身免,只有六阶的‘神帝’可免此廷仪之礼。

    看到癸壬柔眉心的阴元癸星印记消失,癸辰飞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之前想着为自己儿子保个大媒,但此时心中不无失落,他很清楚癸女的个性,她们先入为主的观念极强,谁抢了先谁正位,其它的想做舔狗都未必给你机会。

    这无疑是癸辰飞心中的一步算计,但现在看来没用了,这也就打乱了他后续的一些安排,徒呼奈何!

    想想实在是太可惜了,那可是兆古难遇的‘皇基’,哪怕沾上一丝,都有了一丝修成神皇的可能,堪称绝宝奇资。

    而且象癸壬柔此时的资质,自己也当自己是宝资,又岂能便宜了任何人?想都不用想,有本事有胆量的来抢来夺来劫好了,没有付出就想白白获得那是不可能的。

    癸壬柔多少都能从这位辅相的神色中感受到一丝丝极淡的失落,按说以她的境界修为,不能够从五阶神君身上感受到什么,只是她体内还藏着惊人的隐秘,陆离和他的至宝都融在她的体内,她现在不纯粹代表自己,还代表陆离。

    陆离可以透过她感受她所能感知的一切,用她的眼看这个世界,用她的感知去接触这个世界,如同亲身体验。

    也可以说癸壬柔所经历的一切就是陆离的经历。

    令陆离不满的就是‘跪’。

    可这偏偏就是强弱之间最真实的写照。

    ……

    ……

    癸辰心看到皇基神王癸壬柔时,也被她内蕴的神质惊异了一下,居然予她一种无法看透的深邃莫测之感。

    以她神帝巅峰境的修为来说,这种情况不应该啊。

    难道说‘皇基’就有如此之莫测玄奥?

    表面上廷君癸辰心不露线毫异色,受了癸壬柔的叩拜之礼就叫她起了身,淡淡道:“本君对你的授印你可有异议?或是自感无力担持?你明言即可。”

    亲自面对了‘皇基’神王的癸壬柔之后,廷君癸辰心也起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细微变化。

    癸壬柔道:“火界司所治诸务体大,稍有不慎怕影响全局形势,此前癸壬柔未曾独担这般重任,怕有负廷君之厚望,若隶于司下执掌监印,必全力以赴。”

    自降一阶?

    从司位跳到‘监’职上去,就能重大的责任抛开。

    癸辰心摇头,“本君廷谕已发,断无收回之理,你族中老祖癸壬茗提出赐你一件绝品神器,也难达成,廷库之中也没有绝品神器,本君可由皇族内库中拔一件半绝品与你,不知你敢否承当司印?”

    很显然这是癸辰心所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

    半绝品神器?

    其实癸壬茗所言的绝品神器是狮子大开口,她知道廷君也拿不出来,退求其次的选择不就是半绝品吗?

    但是这件半绝品可能把你绑在‘火界司’这个风口浪尖上,让你再也挪不开这个火坑。

    便在此时,陆离对癸壬柔发出了心声:答应她。

    一件半绝品神器的价值是非同小可的,陆离现在很清楚它的份量,自己费尽了心血弄出来的混沌至宝都只能算是上品中的极品,沾不上半绝品的边,由此可见它的珍贵何等骇人?羲道惊剑神或不是奖羲皇剑与太易大衍惊剑二合了一都不能超越上品迈进绝品的门槛儿。

    现在他秘密融合的三大混沌至宝(神珠、盘古斧、创世青莲)也就是一件半绝品吧,所以说半绝品已经非常恐怖的重器了,而一件完整的绝品神器能成为镇族之宝,绝对有它的特殊之处,非三言五语能详述出来的。

    陆离跟着又讲:再让她赐你三道神皇符篆。

    癸壬柔心里有了底儿,自己男人这么讲了,必然是有其道理的,便道:“禀廷君,半绝品与绝品的差距,实在是大啊……癸壬柔再求三枚神皇符篆吧。”

    三枚神皇符篆?

    这东西可是极罕见的奇珍,妥妥为你解厄三次,化解三次命劫是没有问题的啊,要知道每一枚神皇符篆都秘蕴着神皇一量劫(64亿年)的法力,一经催动施展,那等于神皇亲临为你挡灾除厄,一量劫的法力消耗贻尽时,符篆也就消失了。

    不过,三枚神皇符篆还是有的,皇廷也出得起,虽十分之贵重,能把人剌激的眼里滴血,可眼下也没得选择,只能答应她了,毕竟癸辰心要维护廷君威信更重要。

    若因癸壬氏神帝老祖的逼宫她改了廷谕,她这个廷君也就没有什么威信可言了,日后谁还听她的?

    三枚神皇符篆加一件半绝品神器能摆平此事,更摆了皇基神王一道,皇族这边至少认为也是划算的啊。

    “准了!”

    癸辰心深深盯了一眼癸壬柔。

    “谢廷君厚爱!”

    这句谢多少含了丝嘲讽的。

    ……

    ……

    ‘冰魄癸神聚魂幡’是那件半绝品神器的名字。

    连同三枚神皇符篆一并交给癸壬柔之后,辅相癸辰飞才道:“三日之后,你便前往火界司赴任吧。”

    “谨遵辅相法谕!”

    谢过了癸辰飞,就离开了廷宫。

    一回到自己的修地,便闭入秘境之中,与陆离一起研究起这件半绝品神器和三枚神符篆了。

    这神皇符篆真是非同小可,绝对的保命神符,哪怕对方是神皇,你只要催祭此符出来,也可挡对方凌厉一击,当然,仅仅是一击,毕竟神皇出手,一击就是一量劫的法力,如果对方是神皇以下,那这一量劫的法力就能做太多的事了,刹那间毁天灭地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陆离真正看中的是这神皇符篆中秘蕴的神皇法则,其它的都不算什么,至于说化解一劫只是小道,比起融合那一缕神皇法则的作用就差太远了。

    有半绝品神器护身,神皇都不能灭你的真魂,除非他拼着自损本源将这件半绝品捣碎捣灭,但没有一尊神皇会去这种蠢事,别说半绝品,就是一件上器神器,都不是能轻易捣灭捣碎的,神皇被反噬本源那是必然的。

    若只是普通的神器,神皇真的可能随手捏碎成灰,但上品的就难了,半绝品的更是不敢想象的难。

    然而这世间并不是你一个人有半绝品神器,你的敌人可能也有,器与器对拼的话,那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最终两败俱伤甚至一方败亡这种事太正常了。

    归根结底还须自身过硬,这才是长久之道。

    陆离拿着冰魄癸神聚魂幡掂了掂,感受着这幡的一缕异样,突然陆离就明白了,这一缕异样是有人动了手脚,然后他就看见一位绝世容颜的男子朝他微笑。

    这是摄魂夺魄的一笑。

    换过是任何一个下三阶的强者都不可能承受这一笑的摄魂夺魄,但偏偏就是陆离,他也微微一笑。

    笑的那一刹那,陆离的眉心飞出了璀璨的光芒。

    光芒化成一柄气势滔天的剑,狠狠斩向了那张脸,那张脸的主人是辅相‘癸辰飞’。

    这癸辰飞就是要借这个机会一窥癸壬柔的隐秘。

    而陆离发动这一剑时,已经动用了癸壬柔的全部修为,他们现在就是一个整体,难分彼我的状态,合则更为强大,所以陆离动手和癸壬柔动手是一个意思。

    这一剑等若是二人合力祭出的。

    剑出便至。

    距越了一切空间时间的限制,直接劈在了癸辰飞神念凝显的俊脸上,喀嘣一声响,脸被劈碎了。

    而在廷宫中的癸辰飞面色凝重,神念显化碎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没想到癸壬柔公母俩强悍至强。

    他望着癸壬氏族的方向,微声谓叹:此族,兴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