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36章 老祖的愤怒
大道惊仙 第0236章 老祖的愤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36章老祖的愤怒神帝一怒,世界震颤。

    癸壬茗的目光剌破苍穹,同时长身而起,目光尽头的虚空突然崩开,黑洞中激涌着无穷能量,但在下一刻能量的波动就化成一座大殿的原形,殿中端坐一皇袍女子。

    这皇袍女正是廷君癸辰心。

    癸辰心侧首凝眸,迎上了癸壬茗隔空而视的眼。

    “癸壬茗,你要做什么?”

    这一幕,叫癸壬氏长老殿上的所有人看到了,他们统统摒止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的静静聆听巅峰者的对话。

    癸壬茗直接开启神帝之目洞穿虚空法限,直抵廷君后殿与癸辰心相见,就是在表态她的不满了。

    无疑,这种做法也是在挑战廷君的威严。

    所以,廷君癸辰心厉声质问。

    癸壬茗却并不惊惧,淡淡道:“请廷君收回对癸壬柔的封授,不然我癸壬氏举族退廷!”

    “什么?”

    癸辰心猛然站了起来,举族退廷,这是逼宫啊。

    十大氏族之一的癸壬氏退廷,这得释放多大的影响?这是对执廷之君癸辰心极度不满的控诉,这会引起北癸世界的震荡,神天之上的癸皇也会生出感应,甚至过问。

    所以癸辰心站了起来,不得不重新思量对癸壬柔的安排了,她虽为廷君,也承担不起十大氏族之一退廷的责任。

    “你很好,癸壬茗。”

    癸辰心深深盯了一眼癸壬茗。

    她们之间存在一个境界的差距,同为神帝,但癸辰心是巅峰境,癸壬茗是后期境,十个癸壬茗也未必是癸辰心的对手,但癸辰心要灭杀癸壬茗,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当然,这只是一种比较,神帝之间轻易不会出手,一但出手就是举族死磕的一种形势了,谁也不会把自己氏族卷进这样恐怖的处境之中。

    何况癸辰心是廷君,世界之主,氏族老祖也没有挑战廷君无上威仪的资格,但是可以象这样提出抗议,退廷嘛。

    癸壬茗道:“廷君,我癸壬氏出了皇基神王,你便让她去火界司持正印做主大事,不无扼杀之嫌,难道怕我癸壬氏出了神皇,抢夺了你们癸辰氏的皇运?”

    “哼哼,癸壬茗,本君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但有一点必须叫你认识到,廷君之谕,殿臣皆附,无一疑议,包括你癸壬氏的廷臣癸壬明在内,你现在叫本君收回成命,廷君之威信将荡然无存,你以举族退廷来威胁本君,很好,本君就给你一个说法,廷议既定,万无收回可能,准你提出一个条件来,本君满足你便是。”

    这么说,等于让了一步,癸辰心也是没有办法。

    真惹的癸壬茗举族退廷,她这个廷君也不用当了,肯定很快就会换‘君’的,所以她必须安抚好癸壬氏的情绪。

    其实,癸壬茗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退廷之说不过是迫其让步的说法罢了,她道:“既然廷君这么讲,那我代癸壬柔提出一个要求,请廷君赐下一件绝品神器,予她自保!”

    一件绝品神器,那是镇族之重宝啊。

    癸壬茗也真敢提,在她看来也不算什么,绝品神器就能和兆古不出的皇基神王相提并论吗?哪个潜在价值更高?

    “绝品神器?”癸辰心就气笑了,“这种镇族重宝,你以为破烂垃圾?说赐就赐啊?那也得癸廷拿得出来呀,癸廷宝库之中有没有绝品神器,你癸壬茗不知道吗?”

    癸壬茗道:“廷君欲将我族皇基神王扼杀于初期,你可知晓我癸壬氏一族对你的怨念有多深?只此一项,你若承受得起,未来若还能修成神皇,我癸壬茗自灭神魂!”

    一族亿亿万众的怨念若加于你身,这辈子你都别想再有寸进,更别提修成什么神皇了,怨念就是劫数,要命呐。

    癸辰心的脸色阴的能滴出水来。

    癸壬茗又道:“你这个廷君,心胸真不够开阔,就这点气量吗?打压扼杀一个神王?又如何服众?”

    “够了,癸壬茗,我为廷君,你一再辱君,其罪不小,你别以为你是一族之祖就怎么样了,哼。”

    “是吗?那你来灭了我癸壬氏一族好了,今日天光尽时,廷君若不能兑现条件,癸壬氏一族自动退廷,言尽于此,廷君三思之!”

    癸壬茗等于代表癸壬一族给廷君下了最后通牒。

    ……

    ……

    望着洞开的时空秘道收缩消失,癸辰心愤怒的一掌拍碎了身前的晶石皇案,“好一个癸壬茗,你真敢!”

    殿外进来一尊神君壬男强者,躬身做礼道:“廷君且息雷霆,此事当先安抚之,一族之怨念不是任何存在能承受得起的,便是神皇也不行,为了打压皇基神王,我族要付出一件绝品神器是真的亏了,想那皇基神王底蕴已足够深厚,若再得一件绝品融为本命法器,岂非助其成势?”

    “哼,难道本君收回成命?君威何存?”

    “……君上慎思之!”神君壬男跪低,撅了屁股磕头。

    “……”

    盛怒的癸辰心也在这刻冷静了下来,自己一向倚重的这个‘种夫’出这种态度,就是在劝自己制怒慎行,以他在自己面前受宠的程度来说,太多年没撅着屁股磕过头了。

    癸辰心拂袖负手,目光投到殿外虚空,“你有良见?”

    壬男跪姿不变,只是抬起了头来,他道:“禀君上,那癸壬柔未必就与癸壬茗相同的念头,最关键的还是她本人的意愿,不若召入皇廷中来,一探她的执念。”

    “善,你去癸壬宗传旨宣谕吧。”

    “遵君上神谕!”

    ……

    ……

    经癸壬茗这么一闹,癸壬氏的长老殿上气氛立变,本来想压榨一下癸壬柔的念头都没有了。

    无疑,神帝老祖的意志就是全族的意志,谁逆谁死。

    癸壬柔也终于现了身,她这一现身立即就震惊了所有的长老,包括癸壬茗在内,因为她眉心的‘阴元癸星’消失不见了,这是失了癸水至元的一种表征,宣告她有男人了。

    是哪一个拥有了‘皇基神王’的至元癸躯?

    不少的本族神王壬男都顿足捶胸啊,肉是吃不上了,他们最多有喝汤的资格,还要看人家癸壬柔瞅不瞅得上他们,那可是皇基之躯,刮根毛都暗蕴着皇基的啊,至宝呀。

    氏族的规矩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出了五服在同宗内挑捡种夫是亿亿万年传下来的祖制,除了要与外族联姻的,否则受族中重资培养的嗣女是没有资格择外族壬男为夫的。

    癸壬茗神目光灿,正色道:“谁取了你阴元癸水?”

    在神帝老祖的面前,癸壬柔不敢失了礼数,跪好撅着屁股先磕头,九叩,老祖若未叫你起身,只能跪着回话。

    磕完头,抬起脸,癸壬柔道:“助我渡劫者,得我阴元癸水,无他则无我,还望老祖体恤。”

    “何以为证?”

    老祖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器!”

    癸壬柔只答了一个字。

    器,就是她最后用来斩破暴雷之剑的宝器。

    “你起身吧。”

    癸壬茗微微颌首,这个说法她接受了,最后那一斩的器绝对不是癸壬柔的,这一点,瞒不了老祖的神目。

    癸壬柔长身而起,惊心的弧线收缩的不再夸张,许多殿上的壬男目光也暗淡下去,他们都能从癸壬柔那惊魂的躯体弧线上感应到她的皇基魅力是何等的恐怖惊绝。

    可惜的是,他们只能过过眼,身享的几率微乎其微。

    “柔谢过老祖厚爱关切,为柔争得更多生机。”癸壬柔也知道之前发生的一切,对癸壬茗的关爱还是很感激的。

    癸壬茗摆摆手,“我们族内的事是族内的,如今的你关乎族势之兴衰,我无坐视之理,但此事,最为关键之处就是要看你自己的态度,皇廷很快会派人来宣你入见……”

    “还请老祖宗示是明训。”癸壬柔放低姿态道。

    她这种态度还是叫癸壬茗很受用的,得了皇基也不矜傲骄纵,能守住一颗本心,淡然而从容,此女未来可期也。

    “哎,终归是你自己的事,我亦不能代行,依你本心行事吧,不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氏族都予你支持。”

    “柔谢过老祖宗信重。”

    癸壬柔再次躬身致礼。

    “各人的福缘轨迹在于自己如何去把握,别人不甚了了,只能从侧面相助一二,你凡事慎思即可,族中琐碎事务宜不会劳烦你,以你皇基之质,廷必大用,这也是一劫,躲是躲不了的,只能争一些优筹罢了,绝品神器也不可能赐下来,不过我们以此为由换取些优势是可能的,你方量。”

    “是,老祖。”

    “你去吧,皇廷来人了,就不要叫他入殿了,省得这么些人被折腾的磕头跪拜的……”癸壬茗摆手。

    癸壬柔颌首应诺,做礼后转身离了长老大殿。

    她的‘脉父’癸壬东和生母癸壬春交换了一个眼色,都知道此女自立宗脉在即,日后想管也管不了的,又见神帝老祖癸壬茗这样的态度,癸壬东纵有些念头也不敢释放。

    两位神君癸壬明和癸壬灵也互视了一眼,对这个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关键是他们的能力也干涉不了。

    只有癸壬环美眸中闪过了嫉妒神色,银牙暗挫之。

    哼,癸壬柔,你给我等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