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33章 因果不小
大道惊仙 第0233章 因果不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33章因果不小藏在‘癸宫’中的陆离也感应到了‘神王暴雷之剑’的恐怖威能。

    虽说极度恐怖,但也未必就能把癸壬柔打的崩灭。

    天地法则感受到了癸壬柔的‘逆天’也是因为她修练了‘混沌阴阳法’‘混沌五行法’,这种大根基对于神世法限来说是逆天者,拥有了这两大神通的修士,未来修途不可限量,绝对算是成皇登祖的极致良基。

    阴阳五行,它在任何一重世界中都占着极重要的主导位置,无可替代,它代表天之序,天失其序则乱。

    神无法感知的东西,不代表天也感知不到,癸壬柔秘蕴的神通,其它的神修甚至比她境界高的神君神帝也看不穿,但却不代表天也看不穿,天拥有的法则法限太过强大,无所不在其限,想要瞒过‘天’真是太难太难了。

    癸壬柔看着还在酝酿之中的暴雷之剑,死神已经临头,想躲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唯死而矣。

    她不由发出心声,传递给了自己癸宫中的陆离,这个才相识相知相爱了七日的男人,“你尽力保得性命吧,我难逃这一劫数,虽然你的五行学说坑了我,但我也不会后悔,至少在我入灭前享受了七日秘契的种种变化,也算弥补这一生中唯一的缺憾,你藏在上品神器之中,便是器毁也能留得你一命,最多就是人器双双跌落境界,至少命还在,那希望就还在……”

    这就是最后告别的遗言了。

    陆离仰着脸,透过癸宫望着癸壬柔的脸笑道:“你既遇上我,自然是要遇难呈祥的一个结果,我破解的五行命局,又岂会反覆?用我的剑去斩破它即可,不要叫它再酝酿到极致了。”

    话罢,陆离脑顶上冒出了‘羲道惊神剑’。

    “这、这是……”

    癸壬柔大为惊异,她分明感觉到了这剑超凡不俗的品质,有一股奇绝的气息在流淌着,它,超越了上品。

    “勿再多言,先破死局,不然咱俩真要应劫了呢。”

    “好。”

    癸壬柔不由大喜。

    有超越上品的半绝品神器为助,自己又与神器的主人本源相融,催祭起来有如臂使,毫无一丝的生涩。

    “破!”

    蓦然,癸京巨州的虚空之中传出癸壬柔的一声娇叱,这是注定要载入神世史记中的一声娇叱。

    一道比绚日更加璀璨的光芒惊掠而起。

    这道光芒横贯长空。

    芒现,便闻轰隆隆一声巨震,天地有如崩溃了一般,倒悬在虚空之上的那柄暴雷之剑被这道奇强光芒拦腰斩断,金黄的劫威能量爆了一天,天地都在猛烈的摇晃之中,似乎世界的末日到了一般。

    陆离在癸宫中急呼,“催动我的大鼎,汲取收纳所有神王劫能量,炼制神王暴雷大劫丹。”

    嗡!

    下一刻,一尊虚幻的巨鼎凭空出现,刹那就将崩溅的暴雷劫威‘装’进了鼎中去。

    漫天的劫数气息,在这瞬间就一扫而尽。

    癸京巨州的亿亿万修士都傻眼了。

    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道?

    ……

    ……

    万枚‘神王暴雷天劫丹’新鲜出炉。

    神王级天劫的终极杀招劫威炼制一亿枚丹丸也是正常的,但必须要积蓄至巅峰时,而劫威才刚刚开始酝酿积蓄就被斩碎,也就炼出一万枚高度浓缩的丹来。

    这一万丹被陆离取名叫‘暴雷天劫神王丹’,下三阶的神修若能融炼一枚此丹,晋阶神王的坦途就会铺平,再没有了法则奥义上的门槛儿。

    总之,癸壬柔的这次晋升的收获是奇巨的。

    当然,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陆离这个人,真正是自己的福运之根啊,得此人等若得天助,得神助。

    而‘癸壬氏’一族几乎都要疯狂了,族中出了一位奠定下‘皇基’的绝世神才,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呢?那可是‘神皇’之基啊,简直不可思异。

    能在晋阶神王时就一举奠定下‘皇基’的神才,是亿亿万年也不曾与闻的,这样的人兆古难见。

    尤其癸壬柔那最后一击,隐约可见她挥出的一道光芒无比之犀利,居然生生斩破了积蓄酝酿中的暴雷之剑,当时也就坐实了‘癸壬柔’的逆天之名。

    非此狂逆,何以得生?

    谁都认为癸壬柔不可能渡过此劫时,她却一举斩灭了劫数,晋升神王境成功,更收去了海量的劫威能量。

    至此,癸壬柔是真信了陆离所说的一切。

    其实陆离自己对于姓名与五行的结合所论的‘运’也不是完全的确信,只是癸壬柔所经历的一切都要经过他的手了,所以他才有信心那么去讲,如果弄出其它说法也不是不可能,当然,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癸壬柔是否守护,这一点才至关重要。

    那‘羲道惊神剑’这次亦汲取吸纳了不少神王暴雷的能量,对它本尊也是一种加强,神王至威之中自蕴一股王者之息,王者自带一股凛然不可侵的无上威仪。

    无疑,王者的无上威仪之息也是助升品质的奇珍,可遇而不可求,因为它不以‘质’的形式而存在。

    陆离却能清晰的感应到这柄剑的品质得到了升华,品质的升华就意味着威能更甚,蕴蓄更加充沛,质则更厚。

    ……

    ……

    癸壬柔已经没有了之前对陆离身怀上品神器的觊觎之心,现在这个男人都算是自己的了,那么属于他的东西岂不就是自己的啊?

    她已经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了太多太多,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的深邃莫测,他现在只是境界低些而已,异日他一定会一飞冲天,也一定会超越自己的。

    正是认清了自己的位置,晋升了神王境的癸壬柔反而更加虚怀若谷,在陆离面前更是低眉顺眼的柔然若水。

    心中则生出一个想嫁与他为‘妻’的念头,但念头才浮现就又被自己否决了,这样一个人绝非是自己能够拥有的吧?强行占着可未必是福啊,而且他怎么想的,自己也没有弄清楚,冒冒然提出那样的要求,岂不显得倨傲?

    这位身怀三千大道中的‘混沌阴阳法’‘混沌五行法’这样的绝大神通,堪称旷古烁今,底蕴之深,不可臆测,对自己这般造就,还有什么可求的?人最怕的就是贪这个念,动妄巨贪之念,必遭奇灾横祸。

    癸壬柔无疑是绝顶聪明的性子,尤其在生死一瞬间,叫陆离保命逃生,那一刻,她的真性情显现出来,才叫陆离更坚定了守护她的心志,非此也会全力救她,但可能在对待她的态度上不会比现在更深入吧。

    他这一生中跟着他的女人太多了,钟情又肯舍命的真不在少数,所以想叫陆离对你上心,你必须做到那份上。

    至少目前,陆离对癸壬柔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而一万枚‘暴雷天劫神王丹’就真的叫人眼热心灼了,它是能培养出一万尊‘神王’的巨额财富,吓死人的说,这笔财富太宏巨了,稍有不慎便会惹来杀生之祸。

    以陆离现在的实力,要守护这笔财富是很难的,所以财不能露白,宝不能现光,低调点才是自保之道。

    “命君大人,这丹,切不可暴现,否则祸不远矣!”

    癸壬柔视陆离为她生命中的主君,也就是能托付自己性命的那个男人,命之主君,故称之为‘命君’,可以说这是一个能叫神世女修放开一切去信任的人,要用生命去维护的人。

    命君,尤胜于‘夫君’,大难临头时夫妻都可能分头逃命,所以‘夫’字不占最重要的位置,唯命君也!

    陆离微微颌首,自然知晓此中伏有大的危机,“你拿去千枚,应付你族人吧,也不要暴露我出来,若哪个要叫你拿出斩劫法宝一观,此人必心生叵测,可设计除之,绝不可留,此必祸之根源也。”

    “谨记命君法谕。”

    癸壬柔点头应诺,环挽着陆离手臂,状若温贤妻室。

    “我法剑中衍生出一门大神通,名为‘羲道惊式五绝式’,只有修行极致之壬癸水者才能炼成水式-壬癸水神覆魂式,我于你癸宫之中汲取到了癸水之精,此乃至阴之水精,但欠缺至阳之壬水的融合,阴阳不可或缺,否则大道难成,我若得壬阳之水,你便可从我这里获得,壬癸水极之合,自成一个阴阳之体,便是五行之水的至巅。”

    “命君之意,柔儿晓得了,欲寻一壬水之巅的女子来同参秘契,互融阴阳吧?”癸壬柔娓娓道来,美眸中多少也见一丝异色,别人要分享她的命君,岂能不恼分毫?

    陆离的手臂轻挽着癸壬柔的纤腰,微笑道:“道非一人可得,大道尤其艰险,我一路行来,借力颇多,若能双益便是良果,若得其怨,必受劫果,修道其实就是在修因果,但不沾因果又难成大道,这因果自然是越小越好,越少越妙,若仅凭我一人之力,想要修成绝大神通也是极难极难的,而阴阳秘契修的又岂是身?更是心的相融,你若对我起了怨念,见我又得一壬女,你便去寻一壬男,你说这个果会不会结的很大呢?”

    癸壬柔娇美的脸浮现潮色,“命君稍安,我虽修士,未必看中身名贞否,但亦知廉耻,秘契之参虽得至欢,却也易陷泥潭,此世非与君不能同参秘契,任他癸男壬男或诸男,都沾不得柔躯,若违此誓,叫我神魂尽灭。”

    “哈哈,我若魂崩了呢?”

    “命君崩则我亦崩,生死相随。”

    “善,你不喜我得壬女,便斩十壬男,我炼其本源以凝壬水之极也可。”

    “从我本心来讲,自是不喜与他人分享命君,若得它法可解,柔儿便去做了,若无它法,君得壬女亦可。”癸壬柔莞尔回应。

    她是宁肯去斩十壬男,也不想和谁分享‘命君’的。

    陆离却道:“斩,此中因果不小。”

    癸壬柔微微一窒,的确。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