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31章 道侣之说
大道惊仙 第0231章 道侣之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31章道侣之说被陆离激了一句,‘你连五行也没弄懂,胜什么天?’

    这叫癸壬柔什么分憋气。

    但是自己于《五行》之学真的不比这位更精深,纵观《五行》一典,无非讲的是怎么修行‘木火土金水’,倒没有什么引申出来的其它说法,更多的是告诉你五行各种修资是什么,怎么会采集、炼制,五行怎么互补、克泄,等等的。

    这个姓陆的给弄出个什么姓名中暗蕴五行能量,引申到个人的运势转变。

    很多人其实知道,命真是注定的,是无可更改的,嘴里嚷嚷着我要改命,其实就是放了个屁,你能改了什么呀你?你以为你是谁?

    可实际上,能改的是‘运’,如果名字真的关乎运势的转变,这方面还是要琢磨琢磨的。

    癸壬柔已经卡在半步神尊境好多年了,眼见只是毫厘之差,实则却是一道天堑鸿沟,有道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小兄能否指点一二?难道说我的运势也会影响境界的精进提升?”

    “自然,你运势走衰,万事不顺,水旺至极,不益反损,修行便如逆水之舟,不进则退,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逆水之舟,不进则退,这个的确都懂。

    但是处于此局之中的人,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罢了,我怎么就退了啊?你哪只眼看见了?

    果然,癸壬柔不喜,“我怎么就走了衰运?胡说八道。”

    陆离笑道:“极变,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是亘古不移之天地至理,百试百验,你自己不信,我奈之何如?”

    你自己硬是不相信,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话说到这了,你帮我化解一番,今日之事便揭过,我还承你的情,可与你定下道友之谊。”

    “如此甚好,你的姓名中暗蕴五行倒无需更改,只要泄掉你的旺势,致五行平衡则可,在这冰原雪域之地,虽无明显的四季分别,一年皆在冬冻之中,但也要跟着日月四季运转的,从月份上讲,今在木旺之春,当令者旺,木生火,火则为相,水休、金囚、土死;只不过五行的作用在冰原雪域似乎不太大,只存在于喻意上了,实质性的改变是微乎其微的,除非你换到四季分明的环境中去。”

    “你是说我所处之地,要依靠五行天性来转运是不可能了?”

    “然,在极冰极阴之地,五行作用难显,天地只余一冰,谈什么五行?连阴阳都缺失了。”

    癸壬水多少有一些烦燥了,“你就说怎么解决我的麻烦吧,有没有法子?”

    “当然是有的……”

    “那就说。”

    “哦,不过,事先申明,我说了什么可不是对你不敬,你不可动怒,或对我出手啊。”

    癸壬水白了他一眼,“自然,我不至于失了理智,你但言无妨。”

    陆离才道:“五行不能靠天运转,那就只能靠人了,事在人为,先讲一下我自己,我名陆道羲,此名五行暗蕴的是‘火火火’,与你的水水水正好相克,我火克你水,不是灭,而是泄,只有我这样的天赋五行,才能是你最佳的克泄组合。”

    “呃,你是说陆道羲三字暗蕴火火火?”

    “嗯,羲字亦火亦金,羲为太阳之母,做火论并无疑议。”

    “呃,那按你说的理论,不是有点问题啊?火克金对吧?次序也是顺,那你的名岂不是自己克了自己?这又怎么说?”癸壬柔似抓住了陆离的小辩子,看他如何解释。

    陆离笑道:“五行的特性,首先要弄明白嘛,火的特性是炎上,与水的特性润下,恰恰是相反的,道字为火,羲字为金,但在道在羲上,火之会炎上,不会往下走,所以此处不以克论,而羲字更含火意,火火为炎,其势更盛,”

    “那我的名壬柔是‘水金’组合,以你所言水润下的理论讲,若柔字暗蕴五行属木,我则更益?”

    癸壬柔果然聪明,已经渐悟其理。

    陆离颌首,“柔字上矛下木,这个字是金中藏木的格局,你润下的水自然能滋润于它,且是顺势而为,力道十足,所以你才旺,只是旺对你来说,并不是最佳状态罢了,反而成为了你的负累,制肘,明白了吗?”

    “就是你说的物极必反的那个理,你不也是三火极旺吗?羲字也是金中藏火,不是更旺啊?”

    “火克金啊,羲中藏的火把自己就消耗了,总得来说,我的确是火旺,陆字中暗藏火木局,木生火,火则更旺,道字更是火木火的藏局,你说我够不够旺啊?虽诸事维辛,但能终成大业,因为我太旺了,所以一切险阻都将在我面前化为灰烬。”

    “你就吹吧你,乱七八糟的哄人的吧?哼。”癸壬柔嘴上不服,但她道:“你说你和我是克泄组合,是何意啊?”

    “哦,就是……那个……你我若结为道侣,你懂的哦?”

    “……”

    癸壬水顿时俏脸飞红,狠瞪了一眼陆离,你一个小小天圣,癞蛤蟆要吃天鹅肉啊?我是半步神尊好不好?

    “居然有你这么厚脸皮的?”她啐了一口陆离。

    陆离腆着脸,“也非我妄自菲薄啊,在北癸之地,你去哪找我这样的奇绝天赋啊?”

    “哼,照你这么说,北癸之地的女修士要排着队来与你同参阴阳秘契喽?”

    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

    “啊……那倒不必,我又不是出来‘卖’的,还排队?”陆离直翻白眼。

    噗哧!

    癸壬柔笑喷。

    本为修士,同参阴阳秘契也不是多大的事,只是女修们一般不会轻易做出对自己不负责任的选择,尤其不会选低于自己境界的做道侣,那实在是丢脸没颜面啊。

    “就你这份位,也敢厚着颜腆着脸和我说道侣的事?你能要点脸吗?”

    癸壬柔都气笑了。

    陆离却不以为然,“我通阴阳,晓五行,凭我的奇异天赋和秘蕴手段,姐姐你能与我结侣修道,应该说是你的福缘啊,而且绝对是大福缘,别的不敢说,你若得我火精之助,必能堪破瓶颈,一举晋升四阶‘神王’,”

    说到四阶神王,癸壬柔的神情真是一振,美眸顿时豁亮,这都多少万年了,她就卡在这个关口上迈不过去,怎么补怎么修都无济与事,修为反而在悄悄的衰退,今日被这小小天圣一言击中软肋,她不得不细思一番这个可能性,再听陆离言之凿凿的说自己能晋升四阶神王境,焉能不振奋激动?

    “此言当真?”

    癸壬柔的性子并非不智或急躁型的,但在瓶颈憋了n万年的她已经要崩溃了,这时候急躁反而是最正常的表现。

    “千真万确。”

    其实陆离讲的以火克泄其水,也符合五行之说,但这仅仅是一方面,若无其它助益,单从这方面入手,最终是能成功的,可见效不会太快,陆离还有其它神通秘法,三千大道又岂是摆设?放在神世也是最强神通的基底,神世中流传的‘三千大道’更是稀罕,反而是先天五太加五行神通大行其道,如主修水的修士,择取道侣时以‘我生或生我者’为宜,取‘我克或克我者’的少数,毕竟相生者益,相克者无益,仅仅为克泄平衡的作用,助益绝对及不上‘我生或生我者’来的强大。

    而且有些修士不论男女,每一个阶段可能会重新择取一位对自己修行有益处的道侣,无甚的其它观念,什么从一而忠的凡俗伦规他们闻所未闻,道侣就是修道时合籍的伙伴,与娶妻嫁夫不同,若明媒娶嫁从夫守贞也是有的,然道侣就是道侣,道不同时不相为侣。

    道侣只须双方口头相约即可,随时随地能参阴阳秘契,共同精进,双双受益。

    可是癸壬柔怎么看,陆离做‘道侣’还是弱了太多,境界就是最大的限制,初阶天圣境,和三阶至巅的半步神王,这个差距是相当大的了,整整就差了两大阶位。

    “哎,你扛得住我?”癸壬柔不无担忧的问。

    她的意思是我半步神王啊,我多大的水,你自己去方量吧,你即便火旺,也仅仅是初阶的小天圣,你那点火行不行啊?

    “不试过你怎么知道我扛不住?”

    “呃,试过就怕迟了,你要被‘淹’了,本源受了创可不怨我呀。”癸壬柔郑重申明着,“而且癸地之女皆修极柔极m之道,阴更胜于阳,癸廷从来都是以女为尊,以男为卑的母系尊王之大势,你别为我所迷,误了自己性命,若以境界论,上万个小天圣都不够我一淹的,瞬间躯骨化灰都不算夸张。”

    这叫陆离一下想到了‘白骨精’的特性,但好歹白骨精还给你留一副骷髅架子呢,这位更狠,叫你尸骨化灰,什么都不留啊。

    陆离淡然一笑,“你也知晓我本命法宝是上品神器,已经与我本源融合难分彼我,你虽水盛,但再盛也吞噬不了上品神器吧?若无上品神器融入我本源,我自然不敢与你结为道侣,那真会应验你的说法。”

    “既然如此,我们便入我的修室同参秘契吧。”

    “呃……”

    这就去啊?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