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30章 你胜什么天
大道惊仙 第0230章 你胜什么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30章你胜什么天经世阁的贵宾席中,陆离和那位半步神王对坐。

    他是真敢坐下来的,既来之、则安之嘛,也没什么可惊惧害怕的,因为你怕也没有用了,不妨坦然相对。

    那女子盘坐于法座之上,那法座是长圆形的龟背符格,暗蕴水神玄龟之守护奥义在其中的。

    陆离坐的较为随意,似不象个修行中人。

    女子道:“天圣天劫之丹是不多见的,此丹得之于渡劫之中,渡劫者还有余力炼化劫威为丹,可见根骨天赋之强罕绝世间,不知此丹是阁下本人所炼?还是得于秘藏?”

    陆离莞尔,“这个……属于在下的隐私。”

    “也罢,本尊就说说此丹价值吧,丹市之上关于劫丹类都是罕品,但再稀罕也有个限度的,讨价还价的话就不多讲了,以免你觉得敝阁小家子气,便以数目论吧,此丹你有十枚,敝阁出50神炁丹兑换,若百枚,敝阁出百丹来兑换,以此类推,你以为如何?”

    “这……不甚妥当吧?我翻十番,贵阁只翻一番,姐姐你欺我不识数啊?”

    一句姐姐叫的让那绝秀女子的眸光柔和了两分。

    女子温婉一笑,却没说话,似在等陆离的下文。

    陆离便道:“算了,我也不想多讲什么了,这天劫丹我只得一枚,也不用贵阁出什么价了,我这一枚丹只换那部《神》典便可。”

    既然对方摆明了态度要欺自己,那就不做这趟生意好了,我只一枚丹,就当给你们拴个便宜吧,我卖个好。

    女子秀眉微扬,“你这便说就是不满喽?”

    陆离微笑,“没有什么满不满的,我用此丹换那部《神》典,难道换不了吗?其它的,我不想谈。”

    “你这样子非是生存之道啊,形势比人强嘛,这个道理你是懂得的吧?势不如人时,一定要低头呀。”

    陆离心中渐渐火起,星目微微一眯,“我都叫你姐姐了,你还要欺负于我?莫不是以为吃定了我吧?”

    “自然是,你五行均衡,非我癸族中人,你身在异域之地,孤立无援,欺你,你也得认啊,对不对呢?”

    女子笑然盎然,目光却越发清冷冰寒。

    陆离仍保持笑容,但眼神也冷淡下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话姐姐也是听说过的吧?”

    “哟,你还教我做人呀?你小小一个天圣,不过仰仗着一件上品神器而已,你真觉得有对抗我的实力?”女子越是笑的娇靥如花,眼中神色越是冷的冰寒入骨。

    陆离丝毫不惧,已经默默催动‘羲道惊神剑’,准备初至神世这第一斩了,惊神剑,故名思义,它秘蕴惊神之质,就算是神器也是精绝的混沌物质炼成的,神修也不过是混沌质中的极致而已,没有脱离这个范畴,那能炼融混沌物质的紫炎青焰就是惊神之‘质’,会予其惊喜的。

    陆离自然不认为能一剑斩神或屠神,但总不至一剑无功啊,在紫炎青焰的无质不炼之下,神也要负上创伤,而且是难难修复的本源之伤,这才是紫炎青焰歹毒之处。

    一缕极隐晦但极锋锐的劫息悄然弥散。

    绝秀柔女到底是半步神王,眸光一变就察觉到了这缕极其隐晦而又锋锐的劫息,正从陆离的身上发散出来,一瞬间她就知道陆离要和她鱼死网破的决战了。

    她真不知道小小天圣怎么敢生出这样的胆势?

    可偏偏对方隐隐弥散出来的劫息锋锐令她这位半步神王都为之忌惮,到底是什么强势的底蕴,能令自己的神心都生出忌惮感受?

    一瞬间的感应让女子失去了完全掌控局势的自信。

    她的秀眉微微一蹙。

    她可不是蠢人,她不会拿自己去冒险的,她也极相信自己的直觉,那种忌惮感受的衍生,让她知道自己即使能胜出,也会付出不可估量的代价。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威压胁迫不能得逞,动手又可能受伤,那就要细思一下怎么办了。

    当然,那是因为她看出陆离不属于他们癸廷这边,极有可能是来自戊廷中土的修士,戊廷修士有很多走五行平衡的修行之道,虽说这条路甚是艰辛,可一但达成一定的高度,那真是修途无限。

    戊廷占着神世最正中的神陆,得地之利,兼顾东木之青、南火之灼、西金之锐、北冰之寒,戊廷修士性温而儒雅,更兼具厚德,但这并不是说戊廷之人好欺负。

    一个小小天圣修士,居然就拥有了上品神器,这样的背景和底蕴还是令人吃惊的,要说女子不心动,没有一点什么想法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以势压人,就是在寻找陆离的破绽呢。

    当陆离透露出要决战的坚卓心念时,女子反而有些进退失据了,进则不能完胜,退则丢失颜面,如何是好?

    哪怕陆离愿意奉上这枚天劫之丹,可这是一枚丹的小事吗?显然不是。

    ……

    ……

    陆离自然不会束手低头,这不是他的个性,他也没有这么软弱,更不会让自己这样的屈从于别人的威势,一但有了头一次,以后就可能形成一种习惯,所以,此例不可开,此头不可垂,此意不可屈,此志不可催。

    陆离也不是愣头青,他自然还是有倚仗的,新炼成的羲道惊神剑已经突破‘上品’极限,迈入了半绝品之质,虽说离真正的半绝品还有差距,但的确是已经迈入。

    有这样的法宝护身,陆离求个全身而退,或负伤而退也是完全可能的,至少于他来讲,宁肯负伤也不屈从。

    屈从的是意志,是心,陆离是办不到这一点的。

    女子仍掌握着主动,她若不先动手,她相信陆离是不会先与自己撕破脸的,便道:“你是我见过最有坚卓意志的修士,我很佩服你,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陆离,字道羲。”

    “哦,陆道羲,好名。”

    “过奖。”

    女子掠了一眼陆离还在手中的元气显化之幡,微微一笑道:“这个……谁信?”

    陆离不以为忤,“信则有,不信未必就无,”

    女子:“照陆兄你这么讲,非得信喽?”

    陆离一笑,“不若姐姐报个名,我来解析一番。”

    “我名癸壬柔。”

    癸壬柔?

    癸人皆以癸为姓?

    “不知陆兄能看出什么?”癸壬柔淡淡笑问。

    “以字论五行,这是非常深邃的一门学问,首先是字的组成结构,就是它的形,其次是它代表的意,即内涵,在就是我们对这个字的联想意义,基本以此为依据,来推断这个字内蕴的五行能量属性是什么,比如癸字,此字不常用,用则便在五行释意之中,北方壬癸水,癸字属阴属水,没谁认为这个癸字能代表阳面的事物,万物又分阴阳一说,水的本身也分阴与阳,癸为阴水,壬为阳水,在癸廷以癸字为姓者怕数不胜数吧,而以壬为名的可能也不少,再讲这个壬字,它与癸字差不多,也是用于五行之中意释为水,虽其五行属水,但内涵阳性,柔字单纯从字上讲,上矛下木,矛为凶厉之器,木杆铁尖,五行为金木之合,不过合成一个柔字时五行亦属金,柔字本来用来描述树枝可直可屈的形态,引申到的水之柔性,单从柔的特性来讲,属水亦可……”

    “似是有点绕。”癸壬柔道:“你这幡上所言,命由天定,不可更改,可我辈修行士,哪个不是逆天而改命?”

    “非也非也。”陆离摇头脑袋,“命不可更改,改的只是‘运’罢了,而影响运之转变的便是五行之气,这方面讲来也是很复杂的啊,我们只从简单的姓名来解析一二,你姓癸,便做先天为水吧,癸代表水嘛,姓为先天,你出生便定,这个不容你去选择,这不是你自己的问题,你家长辈也不允许你去选择的,所以,姓就是先天不可更改之根本,如命一般,天定的,而名就不同了,要取什么名看你家长辈的意思,又或你想自己改个名,也不是不允许,你家长辈都未必会干涉你,名就代表运,运则为五行,能变化万千,顺着你的姓下来的名,必然于你有益,反之,可能不顺,这个不顺引申到你的方方面面,甚至诸事不顺皆可……”

    “哦,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你就凭这个混口饭吃?”癸壬柔略带一丝嘲笑的道。

    陆离也无所谓,“我辈修行士,修性修命修本源,修天修地修大道,道蕴阴阳五行,九宫八卦,这些也必然是我们都要修行的,阴阳五行之变引申到世事万物万灵乃至天象之变,不通阴阳,不晓五行,又如何修行至道?姐姐嘲讽我,岂不是嘲讽自己?”

    癸壬柔白了陆离一眼,“你能言巧辩,我不与你争论,你只讲我的姓名与我之运势变化吧,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我据实而言吧,”陆离正色道:“癸是你的姓,癸代表水,你的先天之本便为水,壬柔是你的名,壬亦为水,柔字代表金亦可水亦可,那么你姓名中包括的五行信息则为‘水水水’或‘水水金’,本来呢,姓名不过一个代号,但它代表的也是你,那么这个姓名的五行就是你的五行所属,冥冥之中它的波动转变就等于你的运势变化,从五行相生相克的基理来讲,金生水,水水合则旺,三水合在一起一起更旺,水旺木相金休土囚火死,后面这段话你能否理解?”

    《五行》在这个年代似乎还没有完善到陆离讲的这个程度,但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修士们还是十分清楚的。

    这句‘水旺木相金休土囚火死’倒是癸壬柔不曾与闻的,没听说过的人太多了,因为这是陆离参悟出来的更深刻之五行奥义。

    ‘旺相休囚死’是五行之变由旺至衰的一个过程。

    “愿闻高义。”

    这一刻,癸壬柔的态度悄然有了一个变化。

    陆离微微颌首,“要从五行某一属性讲起,旺者,我生者相,生我者休,克我者囚,我克者死。比如你先天本命为水,则代表你水旺,水旺者木相,因为水生木,水旺者金休,因为金生水,水足够旺生,生水的金自然就可以歇着了,是为休;水旺者土囚,因为土克水,我这么旺你还敢克我?自然要被你囚禁起来嘛,水旺者火死,因为水克火,水这么旺,火就只能灭亡了。”

    “哦,原来如此,旺相休囚死,有一些道理呀。”

    “这只是一方面,五行衰旺还与四季变化有关,比如木盛于春,火炎于夏,金行于秋,水寒于冬,土存于四季,你为先天主水,运更盛于冬季,你姓名中五行为‘水水水’则太盛太旺,物极则必反,若以‘水水金’论,金则生水,侧次序颠倒,金在右而补左,是为逆补,逆则弱,顺为强,万事为逆时,必然引来巨压,承受巨大的压力,若能顺势而为自然省心省力,所以顺逆之别是天地之差。”

    陆离娓娓道来,倒是叫癸壬柔有些领略。

    “如此说来,我不论是‘水水水’或‘水水金’,都是极盛极旺的表征了吧?”

    “然!”

    “旺不好吗?”

    “好是好,但,物极必反,乐极生悲,这是运势到了极致最容易衍生变化的关头,说是好,其实是最不好的关口。”

    “那不好又会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是我辈修行者的坚志,若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修行又何用?”

    陆离,“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诸行皆讲究一个顺逆的次序,修行者最忌一个劫字,我们的生命都是无有极限的,但是谁能保证自己就不会应劫而灭呢?劫在哪?劫由何生?很明显,顺境之中劫极弱极微,逆境之中劫极重极多,难道姐姐无此认知?”

    一句话问的癸壬水不说话了。

    陆离又道:“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是狂妄的,还有什么胜天半子之类的说法,谁能胜了天?天就是世界,就是宇宙,就是乾坤苍穹,万物万灵无不在‘天’内挣扎生存,得得失失且不去论,谁又能跳出天外?昔日做凡人时,以为升仙之后能逍遥自在了,岂知天外还有天,为仙又如何?再修圣吧,说圣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当我修成圣时,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圣天之外还有天,还有约束着圣人的大法限,什么三界外五行中,有天就有界,有世界就有五行,我们便是修成了神,还不是在神世中?笼罩这方天地的又叫神天,我们有哪个敢说胜了这天?妄言也要有个度,不然只会被人家笑话了去,姐姐,你连五行也没弄懂,你胜什么天啊?”

    癸壬柔更是狠狠白了陆离一眼。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