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225章 祸孙
大道惊仙 第0225章 祸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225章祸孙陆离能得到创世青莲,消耗三千万量劫的法力也是太值的。

    创世青莲的价值可不是多少量劫的法力能比的奇珍至宝,它的意义更是不容小觑,而且,四大混沌至宝一但汇齐,会有意想不到的神妙变化出现,现在陆离手里等于掌握了三件,创世青莲、混沌神珠、盘古神斧,就差造化玉牒了。

    还有就是先天五‘太’,这五件至宝若能集齐也是不得了的,会有一个奇迹诞生。

    现在先天五太只有一件出世,就是圣音手里的‘太素圣典’。

    关于先天五太的辛秘,陆离和珺淮他们都不甚清楚,可能鸿蒙也不完全知晓,那条老龙有可能知道更多吧。

    越是迈往高圣之巅,陆离越觉得有一些事很不简单。

    比如老龙那样的存在,为什么会蹲在圣核深处不出来呢?他必有所谋,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在那里枯守。

    甚至可以预见,其它的混元天圣们都和老龙一样,把本尊本体都安置在圣核之深,只是他们各有各的‘点’,互不干扰。

    可能有一个天圣们共知的秘密,不到达天圣层次就无法领悟吧。

    陆离眼下最迫切要做的就是将创世青莲复原。

    他钻进混沌神珠之中,再摆出伏羲炼神鼎,将残破的几块创世青莲扔进去,催动‘紫炎青焰’,释放‘混沌光逝法’,开始了创世青莲的修复工程,外面的事全交给了妹妹娲祖、妻子珺淮圣音她们。

    龙族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老龙陀利飞的默许下也正常进行,灵皇负责一应对外的事务,灵婧与张良王诩他们则负责内政内务,要知道灵婧曾经一直是亿万灵族的女帝,处理起政务来那是一个应心得手,不过,她不会干涉太多,因为以前用她操心,现在不用她操那么多心,张良王诩孙武岳飞这些人都是丈夫的死忠铁杆,扔给他们管就得了。

    灵婧为了锻练儿子陆易,让他跟着张良等人磨励。

    ……

    ……

    后宫中,诸女聚在一起,脱劫之后,她们才算彻底抛开了生死的忧虑,有大靠山遮护,真心美的冒泡泡。

    当年最早跟随陆离的灵姑、六公主她们都已经是半步圣皇了,可以说陆离后宫中的诸女,最低都到了圣帝巅峰境的。

    只到她们看到灵婧领着儿子陆易出现,一个个才泛了酸、吃了醋。

    儿子啊,谁不想要?

    当初陆离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出于对人间道基的考虑,和安澜公主楚秀瞳养了一对孪生子女,陆安澜和陆秀澜,此后再无子嗣,倒是陆安澜这些年没做其它的事,就繁殖子嗣了,娶了一堆妻妾,诞下子女上百,其中数十子,他们又开枝散叶,诞下数十子,到了如今,陆离的孙子、重孙、玄孙等都不知有多少了。

    不过这些孙系们在陆离的根基中也没甚的影响,只是诸人都知道是陆离的孙啊重孙的,秀瞳都成老祖宗了,教的他们不错,从不叫他们仗着身份张扬跋扈,但难免莨莠不齐,总有一些不乖不听话的,自以为是的,世家最易出这样的‘人才’。

    陆易的出现更剌激了这些人。

    这日,一个耍了脾气的率孙叫陆强的,居然很大胆的甩了陆秀晴一个大嘴巴。

    陆秀晴是谁啊?

    当年陆离还在楚州陆氏时,身边唯一那个婢女,然后又要了一个陆秀鸳,一共就俩,她们算是陆离的近侍之婢,但是到了仙世之后,陆离太忙了,后宫都几乎没呆过多久,大事做都做不完,忙也忙不完。

    似乎,陆离的两个婢女给忘了,这些年都是这样,秀晴和秀鸳心里怎么想也没别人知道,但她们坚信陆离没忘了她们。

    赏了陆秀晴一个耳刮子的是玄孙辈的,也是给惯坏了吧。

    不过他打完就后悔了,害怕了,赶紧逃回去向父母说这事,他母亲是陆离六徒之一赤忠信的孙女,也是不得了的家势,陆离六徒,哪个不是威名赫赫?浪番云、赤忠信、历若海、宋师道、张良、项羽,后来更收了猴子,但猴子终是妹妹娲祖的器灵,算半个徒弟,但这个七徒情感是很不错的啊,毕竟陆离毕生就这七徒。

    浪氏、赤氏、历氏、宋氏、张氏、项氏,堪称六巨豪门,次一级的是王诩的世族、孙武、岳飞、范增、贾诩、郭嘉、诸葛亮、鲁肃、庞统等等这些人的世族,总之当初跟随陆离从民间出来的,如今全是显赫的名门。

    这位也是牛逼,仗着父母都是牛叉阶层,就敢抽陆秀晴一嘴巴。

    可他父母听一听这个祸事,脸色就全变了,什么?把陆秀晴打了?你丫的有没有脑子啊?陆秀晴是什么人?那是老祖宗最式微的时候身边的婢女啊,就是最贴心的妾,后面收那些女人都未必有她的恩宠,你眼是不是瞎了啊?

    不过到底是做父亲的,为了儿子也是没辙,分开去想办法摆平这事的影响吧。

    陆强之父陆恩,跑去找他祖父陆安澜了,母亲赤氏也跑回娘家找祖父赤忠信了。

    陆安澜的态度的是,谁惹的祸,谁自己去摆平,我不养没用的废物子孙,就把儿子陆恩给打发了,他儿子有六七十个,破事多的要命,他一桩一桩的管还管得过来?所索谁的也不管。

    赤氏找到祖父,赤忠信都翻白眼,训斥道:“修行没见他出类拔萃,惹祸倒是头一个,真做的一手好死,陆秀晴是你们惹得起的啊?你们这些人,别说重孙玄孙,就是孙子都在我恩师面前没印象,倒是敢得罪他身边的近婢,说实话吧,秀晴女是婢啊?她那地位,不用谁说,就是后入宫的都要给她留一份呢,你那个惯坏的儿子算个啥?真以为仗着是恩师的血脉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赶紧回去叫他给人家磕头去吧,真论名份,陆秀晴算他玄祖奶奶辈的,他倒是敢伸手,手可真贱啊……”

    赤忠信骂完,把孙女轰走了,什么破事啊,叫人好无语。

    后来,这事都传到老祖宗楚秀瞳那边。

    楚秀瞳都翻白眼,冷笑道:“真厉害呀,我见了陆秀晴都要称一声晴姐的,你们真好,真的很好,离了我这地儿吧!”

    老祖宗甩手不管,她也知道管不了,这事让陆离知道,那个祸孙肯定是被逐出陆氏的下场。

    陆恩给祖母磕头了,丧气垂头的回去了,一听妻子说赤家老祖也骂是做死,知道这事是坏定了,赶紧揪着那个祸子去陆秀晴那里给磕头,不见话就是一直跪着再不要起来了,这是唯一的活路了。

    就这桩事,很快传遍了世界,无数的目光都关注着。

    ……

    ……

    陆秀晴一直以婢自居,秀鸳也是一样的,她们都是本份人,陆离没给话,她们的身份就一直变不了,在她们心中,自然也奢望着有改变,哪怕陆离在世界享有极尊之威望,可她们‘婢’还是‘婢’,做了圣人都是‘圣婢’。

    这条死限,没有陆离亲口发话,她们始终是越不过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看法。

    然后,陆离的玄孙给他的婢女磕头认罪,似乎是有点……毕竟讲个血脉亲疏的,有些人的观念就没变,这是传统,他们变的是境界,好多老传统观念是一如既往。

    就是陆秀晴也有种给架在火上烤的感脚了,但她本身没有错,挨了打,还要低声下气吗?她宁可死,也不会那么做。

    倒是秀鸳劝她,出去说个话,原谅他了吧,不然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对你不好呀……

    陆秀鸳性子温和,没秀晴那么刚烈。

    “我没有错,他一个晚辈的,玄级的了,都敢动手打我,八爷家规真是如此,我死了也罢……”

    “尽说什么气话,八爷又不知道这事,知道还能叫你受委屈了?”

    “太多年了,八爷把我们都忘了,再不是人间的八爷了,我多想回到人间,还过以前那种日子,自从成了仙,我没有快乐过一天,秀鸳你也是吧?神仙就是无情无份吗?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就别说了怪话了,夫人们听了你这话,都要……哎,你这个脾气,这么多年了也没改?”

    陆秀晴凄然一笑,“我就是我,我还是那个晴儿,随她们想吧。”

    然后,灵姑、六公主、凌素素、梵清惠、言静庵、师秦石傅诸女都来见陆秀晴了,都劝她了,大家从骨子里说,血脉还是血脉,婢还是婢,这事陆秀晴只需要表现个大度就行了。

    这么多人来劝,陆秀晴也吃不消了,只得出来,到了宫门前,看到那个祸孙跪在那里仍吊眉塌眼的不服气的模样,她心里的气更是郁结不散,但是那祸孙的父母都陪着,一个个打躬奉礼的,倒是有赔罪的态度了。

    正心想着,算了吧,闹这一场他知道了也未必高兴。

    此时,一大堆人,或远或近的都在看这幕戏,陆离大后宫惊个惊动了呢。

    陆秀晴正要上前说话。

    就听的虚空喀嚓一震,黑洞殷然,一个小女孩儿从破碎开的黑洞里跳了出来。

    这位才是陆离的代言,无比傲骄的公主乖囡。

    看到她出现,所有人就知道,这事没有瞒过洞察周天一切的陆离,不然乖囡不会出现在了这里。

    没等陆秀晴开口,乖囡先开声了,“晴娘,此事阿爹叫我来处置哩,”

    “见过囡公主!”

    “见过囡……”

    “……”

    后宫诸女都要对这位最受陆离宠溺的娇主公客套,别人更不用讲了。

    就见虚空上屹立的乖囡不动,小脸儿极严肃,“张良王诩,你们也来……”

    居然把主政的正副宰相都唤来了,看来这事不小。

    后宫诸女也都龇牙,陆秀晴果然还是陆离心目中那个最亲近的侍婢,看到这一幕,陆秀晴以圣帝巅峰的修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一刻她真的找到了做八爷婢女的那种久违的感觉。

    张良、王诩等一众权臣都赶了过来。

    “臣等参见囡公主。”

    “……”

    乖囡突然手奉一黄金圣谕,展开宣读,“陆帝谕:即日立陆氏宗人府,由陆易出任第一届大宗正,全权负责陆氏宗族一切事宜,惩诫不肖,严罚忤逆,玄孙陆强,逐出陆氏一族,永不收录,望诸子诸孙以此为诫,另:册封陆秀晴、陆秀鸳为大帝三十六妃之一,赐名‘晴妃’‘鸳妃’,随侍帝侧,钦此!”

    这是陆离第一次颁诏。

    日后,陆宫也将正时成立,宗人府都立了,大宗正给了陆易。

    倒不是没给陆安澜机会,最后才出面解决此事,就是给陆安澜解决此事的时机了,只是他无事过问,那就一直闲着吧。

    陆安澜这阵儿都悔青肠子了,哎,我怎么就没管呢,这下可好,宗人府大权被陆易拿走了。

    看看,看看,陆秀晴的宠,这时候全看见了吧?人家直接被册妃了,还随侍帝侧。

    一堆大人物跪接帝谕。

    从此之后,秀晴秀鸳都正了名,妃了。

    想想吧,陆离后宫多少人?三十六妃之一,可不得了,那是仅次于帝后的‘妃’啊。

    至于帝妃就不用说了,那是珺淮的。

    第二位的‘圣贵妃’估计是圣音的了,然后就是平起平坐的三十六妃了,能有秀晴秀鸳的位子真不得了呢。

    这时,乖囡跳了下来,一手抓着秀晴,一手拉着秀鸳,嘻嘻一笑,“晴娘鸳娘跟乖囡走吧,阿爹身边总要有人伺候呢。”

    陆秀晴陆秀鸳都喜欢的泪水汹涌的,终于要回到八爷身边了啊。

    “恭贺两位妹妹。”

    “恭喜两位妹妹……”

    “恭……”

    后宫一堆夫人们齐声向她们道贺,毕竟她们都没有正名册封啊,要说心中没点想法才怪。

    乖囡又笑道:“诸位娘们,阿爹说了,过一个时期,举行正式的世界开廷盛典,我们要在混沌之世立廷,诸事繁琐,但该立的都会立的,眼下先这样,省得有些惯坏的祸孙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拿晴娘来刷存在感,真真是不知死活啊!”

    她回过头,对张良道:“张子房,你们去吧,立起宗人府,按廷制来,专人管,”

    “是,臣等明白。”

    张良玄诸圣臣离开。

    一场风波也就此落了幕,有人喜欢有人忧。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