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33章 又一桩腌臜事
大道惊仙 第0033章 又一桩腌臜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离在‘永福记’的中进厅堂中一坐就是一天。

    他借这个机会,精炼元气,七阶‘化形’是大炼练元气的一个境界,只有元气精度达到极高品质,才能凝出本尊天相而晋升八阶‘天相境’。

    本尊天相是实力放大十数倍的一种奇技,非精纯的元气而不能办到,因为那个比本尊要大十倍或数十倍的‘天相’是纯元气凝聚而成的,它所释放的杀伐威能也是本体的十数倍甚至数十倍上百倍,具体多少倍要视自己的积蓄和天赋而定。

    当初灵姑晋升天相境,本尊天相高达百丈,就是说她本尊天相的实际杀伐力是本体的上百倍之多,真是吓死人。

    百倍杀伐力的本尊天相,这是‘超天赋’者,万古难得一见的奇绝之事,这种人的修途未可限量。

    要论元气的精纯度,天下间怕没有谁能超越陆离,他的元气早在二阶‘合神境’时就能凝出符形了,何况现在。

    符形元气是烙进了生命印记的,携带了修士本人意志的一种至高品质元气,它就是碎成了肉眼看不见的微粒子也保存着它独有的形态,这种携带着生命意志的元气等同有自己的生命一样,不会被任何人轻易炼化融合为己用。

    就象陆离可以把死去的造虚之巅大修士炼为大人丹,那是因为他们的元气没精炼到元气化符的高度,否则的话陆离想要炼化也须借助好品质的炼鼎炼炉来实现,随手一搓就出丹那是不可能的事,人的精神意志一但融入实质物体,再想炼化这物体就无比艰难,首先要做的是瓦解那意志。

    想要瓦解别人的意志,你可能要付出神魂崩灭的代价。

    化出符形的元气质量是非符形元气的N倍,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能并论的,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一点不过份。

    陆离要是也要成就百丈高大的‘天相’,仅以元气纯度论,他的本尊天相就是举世无敌的那种,撕天天开,捶地地裂,捣山山崩,搅海海枯,就这么大的威能,堪比仙人。

    此时的陆离还没有把七阶‘化形境’的潜质完全挖出来,他才是‘化形后期境’,要进一步的洗淬改造却需要大量的妖魔百骸,品质低于七阶的妖魔骨骸对他没作用。

    如果具备足够的财力,在安澜古城收七阶以上的妖魔骨骸炼制奇丹,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呢,这是陆离新开的一条思路,因为怎么琢磨也想不出去哪弄500枚造虚大妖丹。

    七阶都如此艰难了,到了八阶天相境更是无以为继,就人世间的妖魔道来说,怕一共连十尊半仙级的大妖也没有,那么500枚大妖丹要许到了十万年之后吗?

    看来,掠夺也不是个办法,还得从炼丹方面着手,再就是寻找其它的奇珍来代替,半仙器半仙丹之类的也可以。

    当然,自己想要这些东不相上下都是人间的极品奇珍,想要得到可要费神劳心呢,那么,真仙秘藏就必须要染指,还必须要有收获。

    陆离睁开,厅堂中无人,他把神念漫散出去,很快就在楼阁的地下寻到了楚秀瞳的踪迹,原来地下有秘窟啊。

    秘室虽秘,却不具备封锁陆离神念渗入的法限,仅仅是一枚半仙器释放出的小法限又怎么能封住挡住陆离呢?

    秘室中,有十一个人,八男三女。

    三女中楚秀瞳是一个,另两个都坐她左下首,一个少妇模样,一个中年模样,都十分的秀致貌美,修行本来就是骨形进化的过程,境界越高形态越美,丑的都能渐渐变美。

    其它八男除了一个年近三旬的英逸男子,都在中年以上,更有三四个是银须老者,和以前的鬼爷差不多呢。

    紧挨着楚秀瞳左下首的一个残眉老者也是大紫日图腾的道袍,而且此老居然是造虚大圆满的一尊半仙。

    这倒也没出陆离的意料之外,安澜古皇一族要是连一尊半仙也没有,怕是他们都不敢混在古城中扎根吧?

    “大爷爷,那人只是化形境,却大言不惭,口气不小怕是哪个皇室或八道之一派出来的间子吧?”楚天纵对于白袍陆离的出现,无比的反感和厌恶,恨不能一掌拍灭他。

    这个时候出了个应验了安澜古皇预言的白袍人,岂不是要破坏掉他们策划已久的夺嫡复国大计?

    最让他不能忍的是眼看着快要到手的古皇公主楚秀瞳从口边溜走,此女堪称极品鼎炉,拿来阴阳秘修绝对上佳,想想公主之尊要屈从于自己,他汗毛孔都要爆开呢。

    可天不从人愿,突然冒出个白袍来算怎么回事啊?

    楚天纵语气中的不愤完全就带了出来。

    残眉老者微仰下眉,瞪了他一眼,“坐低,此事轮不到你发言,公主,老夫还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楚秀瞳早知他们在划策夺嫡融合血脉的事,自己这个公主也就名存实亡,借的无非是自己的血脉吧,至于转嫡一事他们可以做的更直接一些,以自己弟弟身殒为借口,不能叫古皇一脉绝嗣,自己都没什么好说的,可他们非要把自己也绑入他们的计划中去,给楚天纵做安澜王后,这样更名正言顺,也是因此,自己不得不怀疑一下弟弟的死因了……

    其实越是这么想,楚秀瞳就越觉得弟弟的死越有问题。

    历来嫡争都是血淋淋的残酷,父子相残,兄弟成仇,这根本就是家常便饭……说到底,自己现在的地位好不尴尬,若不是还关系到真仙秘藏的大玄秘,他们早就发动了吧?

    楚秀瞳神情不动,淡淡道:“白袍现安澜,此语已经验证了,我们不妨继续观望一二,或是试试这个人的实力,或其实力果真不凡,合作一二也未尝不可……”

    残眉老者却一挑残眉道:“公主慎言之,合作就不要想了,老夫是绝不同意的,真仙秘藏是我安澜古皇一族的遗世重宝,绝不容他人染指,何况一个小小七阶修士,他再强又能强过一尊九阶造虚?这数百年来,我们已经深得‘紫阳玉虚府’的信重,要合作也与玉虚府合作,八道之一玉虚府的实力绝对不弱,利益分配得当,自然可以合作,老夫这趟去安澜湾已经试过口气,就看我们这边肯付出什么来,公主你还是听老夫的吧,另外,古皇有什么仙谕示下,你还须在长老会上公开嘛,我们大家也好议个对策。”

    楚秀瞳是古皇唯活着的血脉后裔了,冥冥中古皇若有秘谕传到人间来,能承秘谕者怕也只有这位公主楚秀瞳了。

    楚秀瞳摇了摇头,“我虽知世间有鬼神的存在,但我也从不信鬼神,让人信也可,古皇上祖传个秘谕什么的给我也行啊,可至今也没有收到什么,哪怕一个梦都没有……”

    她这话就把自己摘干净了,可是在座的有几个信的?

    这位公主嘴巴紧的很呢,即便是大长老残眉也问不出个什么来,但最不信她的也是这位残眉半仙。

    楚秀瞳却不管他信不信,在真仙秘藏未出世前,知道残眉老大是不会对自己动手的,他也怕自己还隐藏着什么后手呢,这老家伙贼的很呢。

    她秀眉挑了挑,兜了一眼残眉,“莫不是大长老不信古皇上祖的预言?”

    残眉一笑,“呵呵……老夫也不信鬼神啊,这样吧,公主去和那个白袍姓陆的说,他能接老夫三掌不死,老夫就信他是上皇预言中的白袍,如何?”

    半仙的三掌,让七阶化形境来接?你要不要脸啊?

    楚秀瞳扁了扁嘴没接话。

    那楚天纵却哈哈大笑,“大爷爷,您老莫说笑了,就是孙儿我的三掌,怕那货也接不下来……”

    “放肆,”

    残眉勃然作色,“妄自尊大,你以为你牛逼的很?那人虽是化形境,但真正的实力绝不止于化形,他言道三元秘藏一事,当场死了五十多尊造虚之巅,所言非虚,这事老夫也听玉虚府人说过,就是玉虚府派去鬼峡的几个造虚之巅大长老都死了一半,虽说未有九阶造虚以下的修士进入当时的三元秘窟,可此人既知此事,便不可小觑,他背后必有其它势力撑着,我们岂能轻易暴露实力?少不更事……”

    最后一句就是训斥楚天纵了。

    “是,大爷爷,孙儿妄言了。”

    楚天纵噤若寒蝉,哪敢多说半个字?忙躬身认错,没有大老爷挺他,他想坐上安澜王位都没有可能呢。

    坐在残眉下首的秃顶门老者这时也开了声,“我赞承大哥所言,我们安澜皇室一族是绝不能暴露的,不然就是七皇八道要诛绝的首个目标,那个白袍亦不可信,谁知他是不是从哪听说了古皇的预言也未可知,若是故来来诱我们主动暴露的,那就是族灭的大祸,此事万不可掉以轻心。”

    上面厅堂中的陆离‘听’到这里微微摇了下头,又是一桩腌臜事啊,这些人还指望修成羽化之道?一个个心都歪去了一边,成天想着阴私诡算的勾当,能修成仙才怪呢。

    但那个楚秀瞳的处境甚是不妙啊。

    陆离略一琢磨,还是传出了一道神念给她,然后人就消失在了永福记的厅堂中,就好象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陆离消失都未触动永福记的禁法,谁都不知道他走。

    只有接受到他神念的楚秀瞳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